“75司”投行业务之殇:中信建投再陷“2019年IPO造假第一案”漩涡
财经

“75司”投行业务之殇:中信建投再陷“2019年IPO造假第一案”漩涡

2019年09月11日 00:13:39
来源:叩叩财讯

导读: 在科创板中接连铩羽后,据叩叩财讯获悉,中信建投在常规发审IPO项目中又再遇到其近几年来投行业务的最大难关——卷入“2019年IPO财务造假第一案”漩涡。

作者:周嘉薇@北京

月满则亏。

刚刚成功坐上国内投行一哥之位的中信建投正在遭遇来自投行业务的连番打击。

这家曾因自称提供的薪酬 “整体水平居于市场水平的75%分位之上”而被业内戏称为“75司”的老牌券商,在近几年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力于投行业务并成果卓著。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上半年中,中信建投投行业务实现净收入15.8亿元(合并口径为16.21亿元),略超中信证券的15.28亿元成为行业第一,而后者则由去年同期的第一降至第二。在7月下旬已经正式开板交易的科创板中,中信建投继续以15.5个(联合保荐以0.5个计算)保荐项目曾领跑各大券商,当仁不让地成为科创板保荐之王。

然而正在这看似鲜花着锦的一片大好前景的背后,一连串的“危机”已经向这家新晋的“投行之王”逼近并蔓延。

8月30日深夜,一份来自于证监会的公告正式宣告了一家足以被载入中国资本市场编年史的企业横空出世。

在这份名为《关于不予同意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的决定》的公告中,正在对注册批文翘首以待的恒安嘉新正式梦断科创板,成为了在注册制体系下首家被证监会不予获准注册上市的企业。

恒安嘉新此次科创板IPO的保荐机构正是中信建投,原本正寄望全面发力科创板投行业务的“75司”成为了首只被予以儆“猴”的“鸡”而大倒热灶。

同样是8月30日,中信建投保荐的另一个科创板项目也遭遇折戟——因发行人撤回发行上市申请,上交所终止视联动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上市审核,这是科创板第8家终止审核的公司。

还有一家同样由中信建投保荐的科创板项目——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应用股份有限公司,虽然早在6月28日便已经过会并向证监会递交了注册申请,但两个多月过去了,获准的批文却迟迟未下发,前景已然不容乐观了。

屋漏偏遭连夜雨,正所谓祸不单行。

在科创板中接连铩羽之后,据叩叩财讯获悉,中信建投在常规发审IPO项目中又再遇到其近几年来投行业务的最大难关——卷入“2019年IPO财务造假第一案”漩涡,早前,2019年第一家被监管层因在IPO核查中涉及问题尤为严重而已经被移送稽查的企业,经过多方求实证伪,已经基本锁定为珠海市杰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该上市项目的保荐机构正是中信建投。

1)中信建投再涉IPO保荐漩涡

中信建投还未从恒安嘉新被证监会不予注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中有所缓解,接踵而来的IPO财务造假案漩涡又已经将其卷入其中难以自拔。

同样是在8月30日,证监会发言人在对正在进行的IPO核查工作进行阶段性总结时表示,在对部分抽中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后,对企业根据问题性质与重要程度进行了分类处理,其中已经将问题最严重的一家企业移送稽查部门。

这家被查出严重问题并移送稽查部门的企业外界曾有过诸多揣测,对于这桩被业内视为2019年IPO财务造假第一案的涉事企业,证监会发言人对其的造假事宜定性为“该企业涉嫌存在大额体外收入与体外成本未入账、通过体外收付货款银行账户向实际控制人及其亲属、高管和核心员工转入资金。”

“这一定性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基本上可以断定为财务造假。”北京一位投行人士表示,一般移送稽查的项目都是已经有造假证据。

这桩在2019年首家被移送稽查的IPO项目到底是谁?之前市场曾根据有关特性将怀疑的目光投向此前主动撤销IPO材料并存在通过体外银行账户支付资金嫌疑的之江生物、嘉曼服饰,但皆遭到了两家企业的否认。

在经过多次求实证伪后,真正的嫌疑人终于被锁定被浮出水面——珠海市杰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既为此次被移送稽查的拟IPO企业。

在9月5日证监会最新公布的IPO排队名单中,杰理科技已经正式撤回IPO申请材料,其审核状态已经转变为终止状态,撤回的时间显示为9月3日。

根据招股书,杰理科技是一家主要从事射频智能终端、多媒体智能终端等系统级芯片开发研究的公司。

成立于2010年的杰理科技自2017年起便开始排队IPO,之后于2018年3月撤回了IPO申请。时隔7个月,杰理科技再次申报IPO。

据杰理科技最新披露的招股书,其财务数据呈逐年增长态势。杰理科技2015年至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7亿元、5.33亿元、9.7亿元以及6.15亿元,同期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3642.7万元、1.03亿元、1.92亿元以及1.09亿元。

虽然杰里科技从业绩上看无可挑剔,但是在规范性、信息披露上则有很多需要改善。在2017年9月份证监会要求的反馈意见中,涉及到规范性的问题有24个,信息披露问题25个。

杰里科技此次IPO的保荐机构即为中信建投。

显然,如果杰里科技一旦被认定财务造假被监管层正式立案调查,作为其此次保荐机构的中信建投自然难逃干系。

在过去几年的财务核查中,也有数起拟IPO企业被移送稽查并被认定财务造假,而对应的中介保荐方同样被立案调查也由此遭遇到重罚,更有多家投行因此被处罚后,相关业务的景气度急转直下,甚至整个投行团队都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

发生于2013年的天丰节能虚增业绩案,曾被称为IPO财务核查第一案,也是今时今日被移送稽查企业的前车之鉴。

2013年4月,按照5%的抽查比例,30家拟IPO公司被抽中成为首批进行现场检查的企业,而天丰节能便是在这批检查中被首家查出“虚增利润”,从而成为首例在IPO现场检查中被认定为财务造假的企业。

2013年5月6日,证监会对天丰节能正式立案,同时作为其保荐机构的光大证券也因此被证监会调查。

2013年11月,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因在天丰节能IPO项目中未勤勉尽责,证监会对光大证券给予警告,没收业务收入215万元,并处以430万元罚款;对涉案的保荐代表人李瑞瑜、水润东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2016年辽宁振隆的IPO造假案则是近年来最为知名,也是处罚力度最大的一起由IPO现场核查而引发的案件。最终证监会决定给予其保荐机构信达证券顶格处罚:没收信达证券业务收入160万元,并处以320万元罚款;对两位保荐人寻源、李文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并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宣布处罚决定之日起,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相比罚款、警告或保荐人市场禁入措施等最终处罚,对券商影响最大的则是一旦自身被立案调查,其投行业务将直接遭受冲击,由其带人保荐机构的其他项目都将遭受牵连。

根据证监会有关规定,券商一旦被立案调查,在此期间,证监会将暂不受理该券商作为保荐机构推荐的任何项目材料,也暂不受理相关保荐代表人具体负责的推荐的任何项目,而由其保荐的在会待审项目,也会因此按下暂停键。

“一旦监管决定对杰里科技和其保荐机构中信建投立案调查,那么中信建投保荐的项目将肯定会直接受到牵连,这或将是近年来中信建投投行业务所面对的最大潜在危机。”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因为中信建投近几年在投行业务上的发力迅猛,初步估计加上一些即将申报IPO的潜在企业,受牵连的项目将超过百家。

西南证券便是因为在涉及几起保荐企业而被立案调查后,其投行项目遭遇到竞争对手的地毯式挖角,最终使得其投行业务一落千丈,至今也未恢复元气。

2)中信建投投行事故频发

在短短几年时间中,中信建投的投行业务能一举赶超老大哥中金公司、中信证券而坐上“投行之王”的位置,其业务发展的速度是让业内叹为观止的,但另一面,高速业务发展模式下所带来的后遗症也正在一一体现:保荐质量严重下滑,风控体系缺失,投行事故频出。

近三年来,中信建投仅在IPO项目和新三板挂牌业务等投行项目中便多次因未勤勉尽责而遭到处罚。

2019年4月,头顶“第三方支付行业第一股”光环的拉卡拉正式挂牌交易,其保荐机构正为中信建投。

虽然拉卡拉最终成功上市,但鲜为人知的是,在其IPO过程中,中信建投曾因对拉卡拉IPO保荐过程未能勤勉尽责而遭受到了证监会的处罚。

据叩叩财讯获悉,中信建投在对拉卡拉的IPO保荐过程中,对有关信息披露和早前拉卡拉的一些资本运作过程的核查曾出现漏洞,尤其是对拉卡拉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及业务剥离等事项的核查不充分,被证监会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同样情况的还有金逸影视,其IPO虽然也在2017年9月成功过会并上市,但依然掩盖不了作为其IPO保荐方的中信建投在该项目中未勤勉尽责遭受处罚的事实。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2017年7月,既在金逸影视IPO上会前两个月,中信建投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一份警示函被予以行政监管措施,其原因便是中信建投在担任金逸影视首发上市保荐机构的过程中,其保荐代表人未勤勉尽责、未对金逸影视主要客户的异常情况保持应有的职业审慎,未对金逸影视主要客户进行全面充分核查,违反了相关规定。

在新三板的项目中,中信建投更是事故频频。

2016年11月,中信建投在提交珠海伊斯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挂牌文件中未充分对公开转让说明书的完整性进行核查,违反了相关的规定。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据此对其采取提交书面承诺的监管措施。

同样在2016年11月,作为三门峡速达交通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主办券商兼独立财务顾问,中信建投未能在信息披露事前审查中发现速达科技对重组行为存在误判,并督导速达科技规范履行相关程序,违反了相关的规定。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据此采取出具警示函、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2016年5月,中信建投作为西部超导的在新三板的主办券商及督导方,未能勤勉尽责,发现其信息披露不规范,会计核算及财务管理存在不规范,内控机制不完善等问题,违反了有关规定。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据此要求发行人采取提交书面承诺的监管措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