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欠股民一个牛市?沪指年内93次冲过3000点 市场该不该有“牛市情结”

A股欠股民一个牛市?沪指年内93次冲过3000点 市场该不该有“牛市情结”

2019年09月22日 00:00:00
来源:证券时报网

原标题:A股还欠股民一个牛市?沪指年内93次冲过3000点,逢场作戏还是真心实意?市场到底该不该有"牛市情结"

这么多年来,3000点关口一直都是A股投资者心上的一道坎,看得比长城还重。不管是往上还是往下,只要大盘一靠近3000点,大家都格外紧张,不夸张地说,每天都是3000点定悲喜,得之弹冠相庆,失之“抱头痛哭”。

有网友做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统计:截至到9月12日为止,上证指数已经向上突破3000点92次,加上上周五的1次,应该是93次了吧?

想想也挺好玩的,上证指数真心和3000点缠绵悱恻93次了,得不到又放不下,简直是折磨人的93次虐恋。仔细分析,这些真真假假的突破可分为三种情形:

第一,假戏真做。前收盘在3000以下,当天收盘在3000以上,一共42次。

第二,虚情假意。前收和当天收都在3000以下,但盘中最高超过3000,一共26次。

第三,戏假情真。 前收和当天收都在3000以上,但盘中最低低于3000,一共25次。

由于只统计日K线的原因,同一个交易日盘中多次突破3000点也只统计一次突破。

从2007年2月16日第一次见到3000开始,一共经历了306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2926点,在3000以上有1263天,3000以下有1797天。

该网友表示,由于上证指数失真严重,受中石油和四大行影响太大,而四大行和中石油,尤其是中石油发行价过高,拖累了上千点指数,所以也没什么太多的参考价值,也就是统计着玩玩。

不过,大爷我觉得这个统计还是有价值的,它至少可以帮助我们认清3000点的真实面目,3000点没啥特别意义,不是万里长江城,不过是一道门槛,股“脚”迈进迈出,如此而已,最终能学会将3000点放下,视3000点若等闲,练就“得之我幸,使之我命”的良好心态。

但是,即便投资者对3000点的得失看淡了,他们心底里的那份牛市情结,怕是一辈子都没法释怀。

过度“牛市情结”不可取,但牛市梦还要继续

上周,在大盘踯躅3000点关前之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一篇题为《终结“牛市情结”——我们从2015年股市危机中学到了什么》的讲话,激发了市场的热议。

关于牛市情结,我觉得这不是A股所特有的东西,从庙堂到江湖,从总统到民工,从大鳄到韭菜,莫不以牛市为喜,以熊市为悲,有股市的地方恐怕就有牛市情结,或者说都有一个不愿醒来的“牛市梦”,只不过,A股的牛市情结要特别深厚一些,究其根本原因,还在于A股长时间牛短熊长的格局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没有出现过一次持续时间较长的真正意义上的牛市。

过往的几次牛市,总是来去如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匆匆结束了,高位参与的投资者反而经常被这样的“牛市”套牢了。这种快牛或者疯牛对投资者的伤害有时候比熊市还要大,所以,A股的投资者特别羡慕像美股历史上出现过的那种可以持续数年甚至十几年的大牛市,没有得到过的东西,就特别想得到,没有实现过的慢牛长牛梦,也就特别强烈。

当然,作为站位极高的前监管部门主席,肖钢更多的是从市场健康发展以及投资者如何防范非理性行为带来风险的角度来看牛市情结这个东西,高屋建瓴地阐述了过度牛市情结的危害。

但是,当我站在A股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位置上来思考的时候,对这种过于强烈的牛市情结,还是能够理解,或者说同情。

肖钢认为,在牛市情结下,政策以宽松基调为主,呈现激励政策多,控制政策少的特征。股市泡沫往往发生在经济转型时期,货币政策和信贷政策往往较为宽松,实体经济回报较低,充裕的流动性就会冲击各类金融资产,催生资产泡沫。比如,2015年我国股市危机的性质是由资金杠杆导致的流动性危机,引发了投资者大面积恐慌。与历史上几次股市大跌相比,危机情况非同寻常,极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果断出手救市,是完全有必要的、正确的,从当时实际情况看,也是唯一的现实选择。

肖钢表示,证券监管定位是“两维护、一促进”:维护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维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他指出,纵观全球股票市场发展历程,每次股灾后,各方面都会对暴露的问题进行反思,出台法规推动市场改革与发展。从境内外的实践中可以看出,监管部门都认真总结,出台了改革举措,不断完善市场治理,他本人也是很有信心,相信经过2015年股市危机过后,我国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促进金融脱虚向实、回归本源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这些改革必将推动中国股市的发展,中国股市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肖钢任中国证监会主席期间,对建设健康稳定的资本市场发表了不少真知灼见,现在看来,有不少讲话其实也是在为股市打气,显然他也是希望股市走牛的。比如,肖钢曾说资本市场二十余年发展由小及大,正加快形成多层次的市场体系,成为实现“中国梦”的重要载体。我国资本市场充满活力,青年人应当成为资本市场改革、创新、发展的生力军,为“中国梦”贡献青春力量。还比如,肖钢曾经还提出,改革牛理论成立,市场不差钱,实体经济越差股市越涨的判断没道理,牛市建立在政府有能力保7%的预期基础上。

由此可见,肖钢上周的演讲,虽然主张终结“牛市情结”,但他并没有抛弃“牛市梦”,他说,“我是主张有牛市的,不是不要牛市。”

A股还欠股民一个牛市

牛市梦看起来是投资者的梦,实际上,这个梦想的实现,需要一个不断迈向健康、成熟的市场环境,而这需要政府监管部门的努力。

从欧美成熟市场对待金融市场的监管体系来看,政府既要敬畏市场,也要在必要的时候,伸出有形之手,特别是当市场出现严重危机的时候,坐待市场出清往往会付出惨痛的代价,高度崇尚市场经济体制的美国政府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中,经过权衡利弊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干预。事实证明是明智的,很快,在次贷危机的废墟之上,美股展开了长达十年的大牛市。

肖钢认为“监管部门把股市上涨看成政绩是不应当有的情结!”,我理解的是,在市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下,让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就好了,这个时候,监管部门确实没有必要去过度关注股市的涨跌。

但是,当股市处于危机状态,信心缺失推动股市非理性下跌,而且这种下跌负反馈链条没有办法通过市场自己的手去扯断之时,有形之手就需要干预。假如监管部门通过有力措施,恢复了市场信心,让股市回到上涨趋势上来了,这个时候,股市上涨是不是也可以算是监管部门的政绩呢?

在市场出现信心危机的同时,政府主管部门和金融高官出面进行信心喊话并采取必要的措施来提振信心、化解危机,是国际上比较通行的做法。

监管部门需要打造一个体现“三公”原则的健康的股市,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而一个健康的市场,绝对不应该是原地踏步的市场,绝对不应该是与经济发展趋势背道而驰的市场,股市上涨,发挥经济发展晴雨表的作用,更好地发挥优化资源配置与价格发现的功能,这正是健康市场的重要特征。欧美发达国家,监管部门甚至政府金融部门的高管以及总统都是以股市上涨为傲,以股市下跌为耻的,特朗普甚至将美股迭创新高当作自己的政绩和竞选连任的本钱,去年圣诞节前后,美股暴跌,特朗普和财长都急着跑出来进行信心喊话,财长甚至打电话给各大金融机构CEO,问他们要不要钱,都是希望股市上涨的。

回到A股,如果没有牛市,那如何满足人民群众财富保值增值的诉求呢?所以,为A股营造一个可持续的健康的慢牛格局,符合国际惯例,也符合国家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的,毕竟,目前股权资产只占了我国居民资产总额的3%,日本是6%,美国是32%,中国股市应该容纳更多的居民财富!

记得肖钢曾经说过,市场上不少观点认为,投资交易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情,投资亏损是投资者“愿赌服输”或“自作自受”的结果。这些观点貌似有理,实则漠视投资者,是政府监管不作为的表现,也是股权文化不健康的反映,有违正义原则和契约精神。

肖钢在主席任上还说过,资本市场是一个资金场、信息场和名利场,因而必须是法治市场,要高度依赖健全完备的法律制度体系。

在肖钢看来,只有依法治市,才能有效地保护投资者,中国的股市才会有未来。

牛市梦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现阶段,中国正步入后工业化时代,A股将在后工业时代中迎来巨大的机遇,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牛市梦离“好梦成真”应该越来越近了。

据民生信托的一份研报分析,经济发展过程中,产业结构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变化,按照工业化发展速度,人类社会可以分为前工业化、工业化和后工业化3个阶段。新千年以来,我国工业化进程加速,已经提前实现党的十六大所提出的2020年基本工业化核心目标和主要指标。当前,中国作为世界最大工业生产国,已经出现了后工业化时代的基本特征。

具体而言,完成工业化进入后工业化阶段的主要标志是:人均GDP超过9910美元;农业在三次产业结构中比重低于10%,并且工业比重低于服务业;制造业增加值比重大于60%;农业就业比重低于10%;城市化水平大于70%。按照此标准,美国、英国、德国与日本大约在1975年至1985年完成工业化并进入后工业化阶段,韩国大约在1985至1995年完成该阶段转换。而根据现有数据与增速的测算,我国将分别于2020至2022年达到上述各项指标的标准。我们正在逐渐步入后工业化时代!

在后工业化时代里,实体经济增速减缓,无风险收益率下降,以权益为代表的风险资产估值中枢上行,权益市场将迎来巨大机遇。

第一,在工业化阶段,居民收入随经济发展保持高速增长,其可投资收入得到快速积累,将成为一笔巨大的可投资财富。而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后,伴随着雇员收入增速下行和财产性收入需求提升,居民权益性投资的动力日益增强。

第二,后工业化时代权益市场中机构投资者占比大幅提升,价值投资理念逐渐占据主流,非理性博弈和波动减少。与此同时,金融创新措施持续推进,各项政策积极引导权益资产配置,权益市场不但趋于积极有序,而且市场活力明显提升,风险收益水平得到显著改善。

第三,后工业化时代行业结构进一步改善,龙头崛起。因为行业增速放缓,盈利平下行,具有品牌、技术和成本等优势的龙头企业优势凸显,行业集中度提升。龙头企业往往通过并购整合、产业升级和国际化战略寻求发展,保持增速的同时提升估值。在证券市场中则体现为龙头企业盈利能力抬升、稳定性加强、周期性减弱,权益资产享受超额回报率。

正是如此,在后工业化时代股市通常会进入甜蜜期。根据发达国家的历史发展经验,在工业化完成之后,美国、英国与日本股票市场指数分别抬升了28倍、26倍和6倍,而其核心指数估值分别扩张了2.9倍、1.6倍和6倍。

据民生信托的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居民在目前市场资产配置中,房产资产占比65%,现金及存款占比28%,保险类资产占4%,股票类权益资产仅占总资产的3%。而美国、德国与日本的国家居民股票类权益资产占比分别为32%、10%与6%,仅市场体量这一方面,A股市场的市场就已经具有成倍增长的巨大空间。从产能周期方面看,继2007年至2015年持续去产能之后,国内产能周期见底回升,供需关系开始改善,硬资产已经具备盈利持续改善的基本面支持。因此,可以预期,未来中国股市将进入长达10年以上的高收益甜蜜期。现阶段,A股已经准备跨入甜蜜期的门槛,即将迎来崭新的阶段,或许,我们每一个人都站在历史性的关口,并将共同见证下一个辉煌的时代。由此看来.,A股市场的牛市梦真的有可能实现哦。

但愿未来,上证指数终有一次向上突破3000点是真心实意而不再是逢场作戏,太长时间的等待,总有圆梦的一天吧。

《淮南子·道应训》中有句名言,“胜非其难也,持之者其难也”,意思是说,取得胜利并不是最难的,保持胜利、巩固胜利成果更艰难。

快牛疯牛易,慢牛长牛难,惟其难,才值得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