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医药实控人花3228.5万养锦鲤 保荐机构称一条价值300万

博瑞医药实控人花3228.5万养锦鲤 保荐机构称一条价值300万

2019年10月20日 10:25:56
来源:蓝鲸财经

摘要:博瑞医药是科创板注册企业,此前曾因创始人袁建栋在养锦鲤的爱好上花费过多而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不只是袁建栋,其他上市公司的实控人们各有各的爱好,大多数最终都影响到了公司。

10月11日,科创板注册企业博瑞医药(688166.SH)的保荐机构民生证券回复了证监会和上交所,只为了回答后者对博瑞医药实控人养锦鲤爱好的疑问。

回复函显示,博瑞医药实际控制人袁建栋在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9月24日这3年多内,共花费了3228.5万元用于支付锦鲤的购买和养殖的相关费用。袁建栋在苏州木渎镇的旺山拥有自己的养殖场,养殖场中共建有16方养殖池。据民生证券现场清点,养殖场共有成形锦鲤212条,而鱼苗则数量过多,难以清点。

“鲤鱼王”价值成谜

这些锦鲤可不是普通的锦鲤。公告中提到,袁建栋所养殖的锦鲤曾于2018年获得日本第49届总和锦鲤品评大会的总合优胜奖。而前一届品评大会的获奖鱼名叫“S传说“,在日本锦鲤阪本竞卖会中以2亿日元(约合1230万人民币)成交。

猫妹在网上找到了这条冠军锦鲤的照片,懂行的读者请帮忙鉴定一下。巧的是,拍下这条2亿锦鲤的也是中国人,是来自台湾云林县的欣昌养殖场总经理、华锦顾问董事长钟莹莹。

下图则是袁建栋的获奖锦鲤,品种叫做“丹顶大正”。总和锦鲤品评大会作为备受瞩目的日本全国性赛事,优胜奖状会由首相亲自签发,去年为袁建栋签发奖状的正是安倍晋三。

在回复函中,民生证券声称“S传说“的身价可以作为袁建栋的冠军锦鲤的价值参考,且袁建栋还拥有3条价值300万元以上的全日本总和锦鲤品评会80部优胜的锦鲤。然而,“S传说”的买主钟莹莹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品评会以往的冠军锦鲤最多卖6、7千万日元(约合369至430万人民币),“S锦鲤”的卖价是历年来的天价,“S传说”也是世界上最贵的锦鲤。钟莹莹更是直言“锦鲤就像是把钱往水里丢的消费型艺术品”。

除此之外,袁建栋还有个玩盆景的文雅的爱好。锦鲤养殖场旁边就是他的盆景园,种着红豆杉、松竹梅之类的观赏植物。不知道袁建栋在这项爱好上又砸了多少钱呢?

仿制药供应商的学霸创始人

尽管被证监会发现了实控人的小爱好,博瑞医药还是成功过会并在科创板完成了注册,公司在技术研发上还是拥有一定的实力。

首先是公司创始人袁建栋,虽然他现在看上去显得不务正业,但事实上袁建栋不仅是海归博士,有着华丽的履历,还是公司的技术研发核心。

公开资料显示,袁建栋出生于1970年1月,因高二时获得全国奥林匹克化学竞赛一等奖而保送北大化学系,1992年北大毕业后赴美深造,并于1998年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获得博士学位。随后,袁建栋进入美国恩佐生化(EnzoBiochem Inc.,代码:ENZ)担任高级研究员。公开资料显示,恩佐生化主要从事基因类生化药物的研究。

2001年,袁建栋回国创业,后来成为了“千人计划”创业人才。天眼查显示,袁建栋在回国当年便成立了博瑞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博瑞医药招股说明书显示,在创业之初,公司的注册资本仅为6.1万美元。且由于袁建栋拥有美国永久居留权,博瑞医药被认定为中外合资企业。

据招股说明书,博瑞医药主要从事药物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另外,公司研发了两款创新药,并已经签署了技术转让合同,如果该创新药能够上市,则博瑞医药能够获得销售分成。

上市前,博瑞医药共获得了6轮融资,不仅pre-A和A轮融资中出现了元和控股和元生创投这类医药专业投资基金的身影,在今年年初的pre-IPO轮融资中博瑞医药更是获得了红杉中国这样资本大玩家的青睐,三家机构共下注5.5亿元领投,可见其实力还是得到了资本市场一定的认可。

博瑞医药所生产的中间体药物和原料药主要用于生产心血管、抗病毒、抗肿瘤等领域的专科仿制药,属于技术壁垒较高的领域。作为科创板企业,博瑞医药拥有发酵半合成技术、多手性原料药技术、靶向高分子偶联平台和非生物大分子平台等核心技术。而袁建栋正是这些专利技术研发的主导人。

公司的客户主要为全球知名的仿制药厂商,海外客户中包括以色列的梯瓦制药,美国的迈兰,日本的日医工、明治,印度的西普拉、太阳制药、卡迪拉、卢平,韩国的Penmix、荷兰的帝斯曼等企业。2016年-2018年,博瑞医药的净利润分别为1706.1万、4587.64万和7624.37万元,收入中大部分来自海外,直至今年第一季度,国内的收入才刚超过了海外收入。

对于仿制药企业来说,药物研发的速度是关键。因为所有的仿制药企业都需要抢在所仿制药品刚过期时推出仿制药,推出仿制药越快的企业就能够抢占市场到更大的市场份额,甚至抢注新的专利,从而获得更高的利润。而作为仿制药企业的中间体和原料药的供应商,博瑞医药则需要密切关注专利即将到期或刚刚到期的创新药,以配合客户的研发竞速。

因此,袁建栋作为企业研发团队的核心,投资者应该不十分乐意见到他花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在个人爱好上。另外,招股说明书显示,博瑞医药的研发团队共有202人,而其中仅有26.24%的成员拥有研究生学历,本科生占比接近60%,其中还有14.36%的成员学历为大专及以下。

买画、演戏、登山……上市公司老总们的100种不务正业法

除了博瑞医药的袁建栋之外,A股市场从来不乏业余生活丰富,有着烧钱爱好的老板。尤其是当企业成功上市,老板们觉得自己的阶段性人生目标已经完成,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和股权质押机制又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套现途径,让他们的烧钱爱好拥有了充足的资金支持。这些老板拥有的企业原本也都属于行业内的龙头,可是随着核心人物的业荒于嬉,这些企业无一例外地走下了神坛。

首先,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华谊兄弟的董事长王中军了。身为中国最大影视企业的实际控制人,王中军的爱好也十分高雅,为了收藏梵高的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向日葵》和国宝级书法作品《局事帖》,王中军共花费了10亿元人民币。另外,他还有其他不计其数的名家作品,收藏数量多到可以建美术馆。然而,随着王中军日益沉迷于买画和作画,他逐渐将华谊兄弟的经营交给了弟弟王中磊,结果就是华谊兄弟不但陷入了逃税丑闻,还迅速丢失了市场份额,今年的爆款电影无一出自华谊兄弟之手。

详情可以参考往期文章:《“终极藏家”王中军: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莱绅珠宝的董事长沈东军的爱好则是演戏,在电视剧《克拉恋人》中沈东军客串了一个“孙总”的角色,并出资566万为电视剧冠名,剧中还有与他同名、同人设的角色沈东军。随后,他又陆续出演了《翡翠恋人》、《太太万岁》、《最佳前男友》等电视剧。最后,当演员都已经不能满足他对于影视行业的热爱,亲自担任了电视剧《归还世界给你》的总制片人、出品人和演员。然而,莱绅珠宝的业绩从2018年起便开始出现下滑,2018年收入同比下降15.29%,2019年上半年收入下降24.36%,线下门店更是关闭了100家,今年2月还出现了高管集体辞职的状况。

详情可以参考往期文章:《通灵珠宝沈东军跨界演戏,影视梦成钻石梦碎》

搜狐的董事长张朝阳则是爬山爬出了名堂。2002年,张朝阳与另一个知名登山爱好者王石一同登上了海拔5355米的四姑娘山顶峰。2003年,他组建了一支“2003中国搜狐登山队”,去挑战珠穆朗玛峰,最终停在了6666米的高度。最厉害的是2005年那次,张朝阳找来了明星孙楠、李冰冰、高圆圆和姜培琳组成了“搜狗美女野兽登山队”,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国民女神们送到了海拔6206米的西藏启孜峰上。当然,搜狐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在互联网行业日新月异的变革中,搜狐被毫不留情地甩出了第一梯队,昔日的门户网站巨头,沦落为屏幕角落里的国民输入法。

在中国,将爱好玩到极致和把生意做到极致的老板是同一个人,那就是传统太极武术爱好者马云。马云曾在微博上自称“热爱太极和自由搏击多年的伪拳迷”,说自己习拳很久,从大学开始跟过不下8位太极拳老师,并且“几十年没有一场败绩”。事实上,我们也看到了马云在太极拳上的造诣——连国际武术巨星李连杰都不是对手。马云不但能够拳打“叶问”甄子丹,脚踢“战狼”吴京,还用击败拳王邹市明的方式证明了太极拳在实战上的价值。究其原因,或许是马云在为自己找好了接班人,正式退休卸任之后,才开始放飞自我,而不是像其他几位老板一样,在公司仍然需要自己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享受自由。

毕竟,对于企业实控人来说,上市就像高考,是一个更加艰难阶段的开始,而不是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