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再演“金蝉脱壳”?与甘薇或是"技术性离婚"
财经

贾跃亭再演“金蝉脱壳”?与甘薇或是"技术性离婚"

2019年10月22日 13:46:44
来源:丽尔摩斯

技术破产+技术离婚

来源:丽尔摩斯

“贾布斯”的长篇“意难忘”剧情终于快唱到了终篇。

先是申请破产,再是被爆离婚,留给老贾表演的舞台越来越小了,大家看老贾表演的机会也不多了,且看且珍惜吧!

与老贾“颇有交情”的顾颖琼在爆出贾跃亭的离婚大料时,附发了贾跃亭两次支付给甘薇的家庭费用,共计为51万美元。并点评称,“贾跃亭真是一个负责温情的男人!”

啧啧,把债务留给自己,钱转给妻子?可不是个温情好男人吗?可是,这个离婚的时机却是蹊跷。因为个人破产制度的推行,成了贾跃亭剥离债务的最好时机。而今,贾跃亭申请破产,洗白上岸就在眼前,这时候,甘薇却坚持不住了?要知道老贾远走美利坚后,甘薇就一直扮演“贤妻”的角色。最艰苦难熬的时候都撑住了,为何在这个节骨眼申请离婚?

这让人忍不住想起A股那场世纪离婚。应莹一句“苍天在上,我要离婚”的呐喊,引爆这场惊天动地的离婚案。而她这招被大部分人认为是“技术性离婚”,分割财产,保全薪火。

通过离婚敦促青岛中院尽快甄别资产,消除徐翔假释、减刑的法律障碍,何尝不是一种“救夫”之举。如今,贾跃亭和甘薇的离婚案颇有似曾相识之感。毕竟,离婚被爆出前两天,甘薇还在朋友圈颇有情意的为贾跃亭辩白。

“贾跃亭申请破产,甘薇申请离婚,这是双重切割、技术性离婚。”有人这样认为,前者通过美国的破产程序,隔离对外债务;后者通过中国的离婚程序,切割对内债务,而之所以先离后破,则是美国的制度需要中国的法院佐证财产分割的合法性。

果然,“商人的离婚不一定是离婚”是条铁律,患难之中又掺杂了巨大的利益,真爱与否已不能简单界定大佬的婚姻。人们还在围观他们夫妻之间的爱情纠葛,人家早已在跃跃欲试重新上路。

从贾跃亭过往神奇的“锦鲤”经验来看,如果“天”能助贾,贾还真有可能回国东山再起的,只希望这一次人们不要再次稀里糊涂做了韭菜,毕竟天台风也挺大的。

1

技术性破产?

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确认,贾跃亭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债务处理小组称,这将成为解决贾跃亭个人余下债务并保障债权人利益的最佳方案。

根据目前公布的方案,贾跃亭将把美国法院认可的全部个人资产即他在FF公司的全部股权及相关收益权转入给债权人信托。

换句话说,这在破产重组完成后,债主们将成为FF的股东,而贾跃亭的债务将得到解除。

目前贾跃亭债务在70亿元以上705亿元以下,共有超100位债权人。文件同时披露贾跃亭20个最大的无担保债权人名单,索赔金额合计24.91亿美元(约人民币176亿元)。

碰巧的是就在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两天前,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了全国首例“个人破产清算案”情况,由于债务人无力承担巨额债务,最终214万的债务只需归还3.2万余元。

正是这个案例,让贾跃亭和“个人破产清算案”颇受争议。

事实上,“个人破产清算案”是帮助浙江中小企业主的。

2011年,温州企业发生债务危机之后,这些地区就开始探索个人破产制度。因为互相担保的情况太严重了。

《圆桌派》有一期让人印象很深刻,马爷和魏一平从南方宗族关系谈到弱势政府,谈到人情社会,再谈到“假象熟人社会”。魏一平接话,他走访过福建、广东、浙江,坚固的那种宗族关系也好,家族、同乡关系也好,那种相互之间的信任的契约还是很强的。

马爷说,凡是有独特语言系统的人,都有极强的宗族思想。“为什么我敢啪地就借你几万块钱,不用打借条?那是因为我背后有很强的‘契约网络’在这儿,就是你再借,借不出来了。”

温州人、潮汕人,他们在经济上的成功,除了藏富于民,文化背景的依赖性是主要原因。因此,在这些地方公司之间有一种传统就是相互担保。

表面上看这样很安全,其实恰恰很不安全。万一哪天甲公司倒闭了,担保方乙的公司也肯定跟着完蛋,然后丙的公司也完蛋,....最后丁的公司也完蛋,反正所有人的公司都完蛋。而由于他们都还用个人名义给自己公司做了担保,个人也完了。

有点像赤壁之战的曹操,一艘船着火,别的船统统都完了。

这种类型的债务,和普通的老赖显然不一样,不是人品问题,而是企业经营出问题后个人承担的连带责任。既然企业可以破产,那么个人理论上也应该可以破产。特别是这些中小企业家虽然钱没有了,但还有人脉和经验,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很大。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说,允许他们破产利大于弊,相当于允许他们重新开始积累把企业再做起来,而不是有点钱就拿去还掉。

从顶层设计来看,个人破产制度初衷是政府帮中小企业解决这类担保问题的。尤其是经济下行期间间,再这么搞下去很容易火烧连营,烧到自家大门口。

214 万债务只需要还 3.2 万,10 号的全国首例个人破产案件,算是制度落地的典型案例。

所以说,目前国内的破产是有严格限定的。目前只有一种情况是可以申请破产,就是你本身并没有欠很多钱,但不幸帮一个倒霉蛋企业担保而欠下的连带债务。单纯的个人间欠款,或者个人间担保欠债务,都不在此列。

仔细研究贾跃亭欠下的钱,他的债务主要来自于当年帮乐视各种项目所做的个人担保。所以本来为浙江小企业主量身定做的个人破产方案,贾老板居然也适用!

因此,首例成功落地后,贾跃亭忙不迭的跟着上船,还让人说不出什么。用新规则的权利避开了旧规则的义务,用旧规则的权利避开了新规则的义务。 老贾的智商确实让人佩服,却无法让人认可。

从恒大回购股票机制、再到FF合伙人,再到“个人破产重组”,我们发现,,老贾已经把自己手里的FF的股票全都转到了别人手里;与此同时,之前因为乐视而欠下的一屁股债,也跟着被放进FF这个局中了,不用还了。

贾跃亭这是强制性的把债主都绑在了FF的船上,FF发展的好还好说,但从目前新能源汽车的前景来看,堪忧!说到底,风险还是全部转嫁给了债主们。

当然,解决掉个人债务的问题,FF才能轻装上阵,投资人敢往里面砸钱了,之前可是砸多少都会被债权人逼着处理掉资产拿去还债。

另外贾跃亭也不是完全失去了FF,根据此前恒大和FF和解时达成的协议,贾跃亭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FF股权,这意味着他依然有重新入主FF的希望,如果FF未来发展的好的话。

而如果申请通过,老贾虽说一无所有但可以回国了。但靠之前的传奇经历,咸鱼翻身估计问题不大,说不好真能东山二次起。兜兜转转的,受伤的果然不是贾布斯。

2

技术性离婚?

在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之后,朋友圈一篇文章《亮三点107期:贾跃亭破产内幕揭秘》引起了贾跃亭老婆甘薇的注意,并有感而发以下内容:

“老大、老板、老贾、老赖……也很形象,贾总当年创业带着一群兄弟们,大家都叫他老大,乐视小有成就后,就叫老板,乐视危机时,都叫他老贾,如今都叫老赖了。创业者的世态炎凉,创业环境太重要。”

怎么看,都还对贾跃亭温情脉脉的。

嫁给贾跃亭之前,甘薇曾是混迹演艺圈的女星。一场饭局,20岁的甘薇认识了当时只是山西小老板的贾跃亭。

2014年,甘薇生下双胞胎女儿,乐视老板娘的身份才公开。那几年,在乐视老板娘身份的笼罩下,甘薇从演艺圈转战资本圈,从女星成为幕后制片人,过的风生水起。有她的地方必然一票明星追随左右。

甘薇可以说是贾跃亭的头号粉丝,一直都是一位护夫狂魔。2017年老贾“潜逃”美利坚后,甘薇就一直扮演“贤妻”的角色。不仅一手挑起了乐视的烂摊子,更多次发声力挺丈夫。

很多人曾对贾跃亭此举感觉到不耻。潘石屹老婆张欣对此评论称,“这个小女子,看着娇滴滴的,这么能担当,了不起!这男人,遇到事,把老婆推出来,真没出息!”不过,甘薇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老贾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原本可以选择一条比较舒适的生活和轨迹创业,但却选择了一条艰难无比的道路创业,为了事业义无反顾。这是老贾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今天,老贾阶段性创业失败,很大的问题是他有超越常人的梦想,不断地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结果挑战过度。”回国后甘薇就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一个妻子的内心独白》的文章,介绍了从一个妻子的角度看到的贾跃亭和乐视。

2018年,孙宏斌吐槽投资乐视是“壮士断头”,甘薇立刻替丈夫辩驳:“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白衣惹灰尘,只需心如故。”

从始至终,甘薇始终是站在贾跃亭这一边的,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虽然随后被爆出离婚,但是一点都看不到影子,仿佛两人依然是统一战线。

很多人认为他们现在提出离婚,似乎是在为贾跃亭回国再创业做准备。 从曝光的最新消息中可以得知,甘薇与贾跃亭是在10月11日的时候申请的离婚,但是在离婚前,贾跃亭却已经两次向甘薇的账户转账,第一次是40万美元,第二次是11万美元,合计约350万人民币。

有人猜测贾跃亭肯定还是想要东山再起的,所以一笔启动资金是很有必要的,他在离婚前就提前与甘薇清算资产,可能就是想借这一笔资金东山再起。当然,也可能为不连累甘微和三个孩子,不得已的选择!就像徐翔老婆执意离婚,背后的真相,谁也不知道。

为“梦想窒息”后,这一次,贾跃亭要为“爱情窒息”。 只是可怜股民,不明白为啥买单的又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