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布棋:大象何以起舞 并且估值也高于同侪?
财经

平安布棋:大象何以起舞 并且估值也高于同侪?

2019年10月27日 13:48:26
来源:雪贝财经

中国金融业的竞争,早已从杠杆的军备竞赛,进入到组织建设和精细化管理的比拼。就如巴菲特所说,CEO的价值应当来自资本配置,管理者除了投资者的身份不该有其他。

但是,除去财务上的表现,管理者的组织价值又从何而来?过去几年,马明哲正在给出他的答案——人力配置。

如果说为股东创造财富是所有CEO的终极竞技场,那么目前来看,为中国平安50多万股东选拔高管团队甚至接班人,则是创始人马明哲最为核心的管理使命。

创业守城三十载,马明哲深知打造百年老店,维持基业常青最终依靠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他创设的制度生命力。

2018年末,借鉴全球超大型公司的治理经验,中国平安引入创设了“联席CEO+职能执行官”的管理模式,这也是成立三十年来最大的一次高层变革。(见早前文章《平安革新》)

随着中国金融业进一步的双向开放,马明哲未来还有着更大的使命——带领中国平安在全球金融业的竞技场赢下比赛。

A股最能赚钱的榜单中,尽管头名一直是工商银行,但它的净利润增速,前三个季度不到6%。

而中国平安的三季报显示,实现净利润1295亿元,同比增长63.2%,ROE(股本回报率)更是超过20%。

无论是增速还是ROE,这在其他大型金融机构的财报中无法想象。

超60%的净利润增速,也是平安近十年最高的三季报成绩,这对于体量超过7万亿元的金融巨头并不容易,放眼全球,也无人能望其项背。

大象何以起舞,并且估值也高于同侪?原因无他,来自于先进的公司治理模式和组织迭代。

一年前是创设联席CEO,这一次则是对这一制度进行优化。

跟随三季报一起发布的,还有一则重要的人事公告:公司监事会选举孙建一接替顾立基担任监事会主席;董事会推荐谢永林、陈心颖接替孙建一、蔡方方出任公司执行董事,选举任汇川接替孙建一出任副董事长;董事会聘任谢永林出任公司总经理,聘任蔡方方、黄宝新出任公司副总经理。

中国平安自去年就将业务调整为三大业务群,根据分工,谢永林管理公司业务群、李源祥统筹个人业务群、陈心颖负责科技业务群。

此次谢永林和陈心颖进入董事会序列,意味着三位联席CEO全部手握董事会投票权,管理职能和战略影响力都得到扩大。这也可以看出,此次平安董事会对于联席CEO机制,持非常肯定的态度。

对于部分高管岗位和分工的调整,则显示出董事会对这一机制的不断优化,以及坚持人尽其才的方法论。

对于平安而言,孙建一到监事会能够发挥其权威作用,任汇川接替孙建一,在董事会事务层面以及对外沟通协调上也有自己的比较优势。

而谢永林出任集团总经理,兼任联席CEO,在内部的问答交流会上,原总经理、现任副董事长的任汇川给出了他的逻辑:

由谢永林任总经理,可有效解决总经理岗位与联席CEO机制之间存在的职责交叉和重叠问题,能够进一步提高决策和执行效率,使分工更清晰、责任更明确、协同更有力,符合“联席CEO+职能执行官”集体决策机制运作需要。

马明哲的管理方法论曾谈到,打造百年老店,既需要铁打的营盘,也需要流水的兵。

有了先进的组织建设制度和公司治理模式,才有因势因时的高管流动,这为平安业绩超预期打下了管理基础。

管理究其本质在于利用商业世界的不确定性,实现资源的最优化配置,不确定性越大,个人作出错误决策的可能性也越大。

因此,中国平安的管理层选择了“联席 CEO+职能执行官”的决策模式,重大事项经三位联席CEO讨论决定,同时三大业务的职能执行官也有相应话语权,最大可能地降低个人在战略层面上的失误,提高决策效率,以集体决策对冲不确定性。

平安的公司治理范式可以概括为:集体决策、分工负责、矩阵管理。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样的集体决策机制,和此前阿里巴巴的组织升级不谋而合。

2015年底,阿里巴巴升级了“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模式:前台更加精简,聚焦于客户的需求并快速响应;支持类业务放在中台,为前台提供数据、业务和技术的需求。

“联席 CEO+职能执行官”,实质是决策的分布式架构。三位CEO降低了前台业务群的决策负担,扮演了管理决策层面的“大中台”角色。

如今平安立足于“一个客户、一个账户、多种产品、一站式服务”的综合金融模式,以客户服务为导向,这意味着客户需求会指向一个个不同的小前台,实际是由中台快速提供数据、业务和技术。

要保证业务的敏捷反应,首先是确立决策的敏捷,其次是不同业务单元来分工负责。

这样看来,“联席 CEO+职能执行官”制度,满足了复杂多元的金融业务对于敏捷决策的需求。

平安如此大的体量,“CEO+职能执行官”的管理设置,从组织架构上看,实则是让每个经营中心同时也成为决策中心。

由于严格的利率管制、激烈的同行竞争,通常看来,银行和保险行业极少看到宽阔护城河的公司。

其中在于,一般情况下,保险产品难以获得高溢价,原因也简单:投保人不会为容易复制的产品支付较高溢价,加上价格弹性相对有限,必须更多地依赖有效的成本管控。

于是,成本控制成为了差异化竞争的核心。对于整个金融行业而言,成本优势也是极为重要的护城河。

成本控制和成本优势从何而来?由人才支撑的管理能力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马明哲曾在内部谈到,一支国际化的优秀人才队伍+制度文化才能带来持久的领先优势。

此次人事调整后,平安的管理团队越发呈现出年轻化、专业化、国际化的三大特征,这三大特征也为管理能力提供了极大的竞争壁垒。

首先是年轻化。

其中,平安集团总经理、联席CEO、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51岁、联席CEO李源祥54岁,集团副董事长任汇川也才刚刚50岁,联席CEO陈心颖更是只有42岁,CFO姚波49岁,高管年龄较其他大型金融机构,有着显著优势。

其次,专业化。

此次担任总经理一职的谢永林,自1994年就加入公司,曾先后在保险、银行、投资等业务线担任重要职务,并在平安证券陷入万福生科造假困境时,扮演过“救火队长”,拥有跨行业的专业水平与经营能力。

陈心颖自2013年加入平安,目前统筹科技业务群。一位毕业于MIT的高材生,毕业后在麦肯锡工作一路升至全球合伙人。

在她掌舵下,平安在基础软件科技研发取得重大进步,注册的专利超过2万项,在全球金融科技方面的专利数量排名第一,在医疗科技方面的专利排名第二。

国际化最直观的表现是,本土派与空降派的融合协同,并利用国际化的金融经营制度与理念,持续培养本土人才。

谢永林、任汇川是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平安的本土派高管,而李源祥、陈心颖和姚波,是自国际企业的外籍高管,

此前外界纷纷猜测马明哲引入联席CEO制度,也是为自己退休做准备。

任汇川也提到,作为集团董事长,马董事长未来将继续在公司的重大战略转型、商业模式创新、科技创新、人才梯队培养和文化建设等方面,发挥核心领导作用。

年近90岁的巴菲特仍然活跃在投资与管理一线,还有2个月才64岁的马明哲,才刚步入管理生涯的中年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