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安达无借款账上趴着2亿元 募投项目信息披露现疑云
财经

科安达无借款账上趴着2亿元 募投项目信息披露现疑云

2019年11月08日 16:11:58
来源:金证研

Photo by Rakicevic Nenad on Pexels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太簇/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2019年6月,深圳科安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安达”)被工信部评为全国第一批248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之一。不仅如此,科安达的信号计轴设备首家获得铁路装备CRCC认证和城轨装备URCC认证,并获得SIL4级安全认证,防雷产品首家获得铁路装备CRCC认证。

而在这“光鲜”的背后,科安达或“徒有其表”,不仅无借款,账上“趴着”2亿元,不缺钱反募集营运资金,而且其募投项目与官宣存“异象”,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存疑。除此之外,科安达保荐机构、审计机构频受处罚,又将如何勤勉尽责。

一、无借款账上趴着2亿元,不缺钱反募集营运资金

此番上市,科安达拟募集资金4.54亿元,其中5,000万元将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而科安达或并不“缺钱”。

2015-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科安达的货币资金分别为2.34亿元、2.2亿元、2.3亿元、2.13亿元、2.03亿元。

同期,科安达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1.96亿元、1.9亿元、2.01亿元、1.79亿元、1.69亿元。

除了现金较为充裕,科安达的资产负债率亦不高。

2015-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科安达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0.14%、23.91%、24.75%、24.19%、21.45%。

同期,科安达的财务费用分别为-85.46万元、-246.11万元、125.37万元、-204.27万元、-66.42万元;其中,利息收入分别为110.35万元、294.2万元、222.62万元、201.67万元、86.5万元。

且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科安达无银行贷款等有息负债,无利息支出,利息收入均为银行存款利息收入。

从负债方面来看,科安达债务情况良好,不仅如此,报告期内,科安达每年都进行现金分红。

报告期内,即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科安达的现金分红分别为2,181.96万元、3,967.2万元、1,586.88万元、1,719.12万元,近三年累计共分红9,455.16万元。

财务情况良好、无长短期负债,账上又“趴着”超2亿元的现金,同时近三年分红逾九千万元,科安达或并不“缺钱”。而在此次募投项目中,科安达却要募集5,000万的营运资金。

事实上,科安达募投项目面临的问题不仅于此。

二、募投项目数据与官宣“冲突”,信披披露现疑云

除了募集营运资金的合理性存疑,科安达的募投项目与环境影响报告书还存在数据“打架”的问题。

据招股书,珠海市科安达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科安达”)为科安达的子公司。

而据珠海市生态环境局数据,《珠海科安达自动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以下简称为“环境影响报告书”)中,项目名称、建设单位、占地面积、环保投资,与招股书披露的募投项目“自动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一致,即上述两个项目为同一个项目。

而令人疑惑的是,环境影响报告书披露的项目总投资额为19,051万元,而招股书披露的总投资额为18,929万元,二者相差了122万元。

除了总投资额存“异象”以外,募投项目的产能与环境影响报告书也存在差异。

据环境影响报告书,该项目产品及产量情况中,产品年产量包括计轴机柜475个/年、道岔融雪170套/年;而招股书显示,该项目的规划产能情况中,计轴系统422套/年、道岔融雪系统211套/年。

以上两种产品的产能数据存在“出入”以外,同时,防雷产品的产能数据,或难以与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对应得上。

据环境影响报告书,自动化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计划产能中,防雷器215,424个/年,防雷箱1,056个/年,防雷分线柜822个/年,检测防雷分线柜239个/年;而据招股书,该项目的产能只披露了信号监测防雷分线柜为616台/年。也就是说,关于该项目的产能情况,环境影响报告书披露的与环境影响报告书披露的,或无一匹配。

制图:《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来源:科安达招股书和环境影响报告书

募投项目的数据与“官宣”存出入,科安达信披的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与此同时,科安达的保荐机构、审计机构同样不是“省油的灯”。

三、保荐机构、审计机构频频受罚,或难勤勉尽责

众所周知,保荐机构和审计机构是企业上市的重要参与者,科安达的保荐机构、审计机构收“罚单”收到手软,或为科安达“拖后腿”。

据招股书,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证券”)是科安达的保荐机构。

在2019年7月26日,证监会公布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长城证券的级别从2018年的A级被调整为BBB级。

据证监会深圳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169号文件,2019年9月2日,长城证券因尽职调查不充分,现金流预测不合理,未建立相对封闭、独立的基础资产现金流归集机制;存续期间未有效督促资产服务机构履行义务,未有效进行基础资产现金流跟踪检查;临时报告、定期报告未完整、如实披露基础资产现金流归集情况,被深圳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督管理措施。

据证监会深圳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6〕36号文件,2016年6月14日,长城证券因未能在证券存续期间内,持续有效督导深圳市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被深圳监管局采取出示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不仅机构频频受罚,长城证券的员工也未能“幸免”。

据(2018)沪刑终95号文件,2019年8月29日,长城证券员工区志航因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20万元。

据证监会重庆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3号文件,2018年11月20日,长城证券员工王亦天因在2015年6月10日至2017年7月7日从业期间,私下接受客户委托,操作6个证券账户买卖相关证券,被重庆证监局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据证监会重庆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4号文件,2018年11月20日,长城证券员工罗媛媛因在2016年9月30日至2017年7月6日从业期间,借用其父亲罗某清证券账户违规持有、买卖股票,被重庆证监局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6万元罚款。

据证监会北京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6号文件,员工黄钦来因在长城证券任职期间,利用他人证券账户买卖股票,被北京监管局没收违法所得363.6万元,并处以1,090.79万元罚款。

无独有偶,作为科安达的审计机构,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众华”)也频频受罚,和长城证券可谓是“半斤八两”。

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37号文件,2019年5月24日,众华因在为江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百特”)2015年财务报表提供审计服务;为雅百特提供盈利预测实现情况专项审核服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所制作、出具的审计报告、盈利预测实现情况审核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被证监会责令改正,没收业务收入54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2万元,并合计处以174万元罚款。

而据众华官网,在2016年3月-2019年3月,众华受到证监会的处理处罚共9次,其中责令改正1次、出具警示函8次。

无蜜不招彩蝶蜂,上述种种问题或非“空穴来风”,对于科安达而言,未来如何为资本市场注入“强心剂”?仍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