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条“稳外资”新政出台,“二线管住”要跟上“一线放开”节奏
财经

20条“稳外资”新政出台,“二线管住”要跟上“一线放开”节奏

2019年11月11日 18:52:06
来源:时代财经

“当前,中国的舞台已打开,在这个‘入世’将近20年的舞台上,我们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应用学科学位委员孙立坚说。

11月7日,国务院公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4个方面共20条的“稳外资”任务清单。在深化对外开放方面,《意见》明确将继续压减全国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全面清理取消未纳入负面清单的限制措施,加快金融业开放进程,优化汽车领域外资政策,营造公平经营环境。

对于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的又一次“瘦身”与深化开放,孙立坚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如今中国的开放已不再像过去那样以资源换市场的方式招商引资,而是拼“内功”,通过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来提升市场的高质量发展。

近年来,中国实施高水平对外开放,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更是经过几次修订和“瘦身”。与此同时,中国还在今年3月通过了新的外商投资法,并于2020年1月1日实施。

11月10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钢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当前全球经济形势、贸易形势复杂,且全球并购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企业投资的信心大幅度下降,这显示了投资者对于未来经济前景持不确定的、观望的态度。李钢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推进高质量发展。而在这一过程中,如何打造好营商环境来实行更高水平的贸易投资自由便利化,是意义重大的命题。

三年四次“瘦身”

在中国加入WTO的前十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的规模由2001年的469亿美元增长至2010年的1147亿美元,增长近145%。近三年来,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更是密集地进行了4次修订和“瘦身”,充分显示出中国政府对于吸引外资的高度重视。

“这些文件对改善吸引外资的环境、增强外资到中国来投资的信心起了非常好的作用。”10月29日,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指出,与前三个文件相比,此次通过的《意见》有三大新特点:一是内容更加全面深入;二是进一步加大了外资企业国民待遇的保障力度;三是强化了对已出台文件的贯彻落实。

与此同时,《意见》还释放出了对外资金融机构的重磅利好:加快金融业开放进程,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丰富市场供给,增强市场活力。

李钢表示,今年以来中国是在密集落实之前提出的“实行高水平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包括负面清单、新《外商投资法》的颁布与实施。“今年相关政策的落地主要体现在服务业的开放上,而金融服务业是其中的一个重头。”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今年以来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不断提速,将有力提升资本市场吸引力和包容度,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从长期视角来看,当前A股仍处于外资入场的初期阶段,未来尚有万亿级的增量空间。

除了取消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限制外,时代财经注意到,今年以来,已经有部分电信业务也取消外资限制,以开放促发展。

7月,发改委、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其中在增值电信领域,取消国内多方通信、存储转发、呼叫中心3项业务对外资的限制。精简负面清单、取消限制,体现了中国电信行业放松政策管制的趋势。

在李钢看来,除了金融服务业的相关领域之外,还有其他方面需要进一步落地,这也印证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市场,欢迎国际投资者来此更好地发展,同时帮助中国共同发展。

“我觉得未来其他方面应该也会相继放开。”中国外商投资协会常务副会长屈延凯11月10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现在国企对市场有一定的控制力与影响力,但是创新力和活力的表现较差,外资进来后可以推动中外合资,比如中外合资银行可以更好地利用境外资金。

“下一步,我呼吁各地应该加快对国内民营金融投资机构的开放。”屈延凯认为,河北和山西在这方面的动作比较快,已分别成立了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晋投资有限公司,“其实(政府)2016年就已下文件要求各地组织民营金融机构,但一些地方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这比较遗憾。”

关键在监管

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经济下行趋势较为明显,特别是近年来贸易增长更是低于经济增长,但中国始终向全世界敞开着大门,不断为对外开放注入新活力。

持续一周的第二届进博会已经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711.3亿美元的意向成交额,较首届增长23%,另外还有7000多位境外采购商、91万的进场人次等。而举办进博会,正是中国政府着眼于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做出的重大决策,是中国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的重大举措。

李钢表示,当前不管国际形势如何变化,中国按照自己的节奏主动应对开放,不只是向全世界展示扩大开放的一种信念、理念,同时也在一步步不断地落实具体的举措。

在孙立坚看来,当前中国加大开放力度,一方面是作为一个有责任的大国,中国愿意对WTO承诺开放市场;另一个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此轮开放的重点是希望通过引入世界500强企业,形成一个更好的竞争环境,以倒逼本土企业成长。

“过去中国的土地和劳动力的优势非常明显,利用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和土地,可以与海外的品牌技术进行交换。过去的短板是技术短板、品牌短板,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没有‘内功’,所以招商引资是靠资源换市场。”孙立坚表示,实际上,如今中国已经上升为发达国家成熟阶段的开放战略,不再是借外力或者搭便车的增长模式,而是引进公平竞争的环境来提升自身的高质量发展,即是机遇也是挑战。同时,也为外资企业提供了大量机会。

“今天的中国,已进入到一个高质量开放的阶段,更多如华为、大疆、华大基因、小米等中国自己的世界型品牌已经走进了全球市场,同时也在中国市场的公平竞争下让消费者自己主导选择权。”孙立坚说,在数字经济新时代下,中国已经与全球竞争者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进一步开放是大好事,会推动在中国市场形成‘鲶鱼效应’。”在屈延凯看来,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和消费国,现在的中国有底气对外资进一步开放,而开放的关键就在于要提高监管水平、加强监管能力。

孙立坚亦表示,当前中国监管部门面临的一个考验是在以往“二线管住”的能力上能否跟进现在“一线放开”的要求。“不管是利用数字经济和‘监管沙盒’,还是利用区块链,都是为了把过去发展中国家因市场和工具不成熟导致的政府参与型、行政数量管制型都放开,用市场化监管能力来化解未来开放所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