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农商行:问题公司频成借贷大户  违规支付领5年来最大罚单
财经

大丰农商行:问题公司频成借贷大户 违规支付领5年来最大罚单

2019年11月18日 12:30:55
来源:凤凰网财经

文/雪楠

这两年,受苏南5家农商行上市示范效应影响,江苏地区多家农商行都开始谋划上市。证监会网站信息显示,目前IPO排队银行中,江苏地区尚有3家,且均处于信息披露预更新状态。 这3家排队银行中,预披露更新最早的是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大丰农商行” )。

招股书显示,大丰农商行是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的一家区县级农村商业银行,其前身为大丰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目前在盐城地区设有总行营业部1个,管辖支行38个,其中37个支行均在大丰区范围内。

这家偏居一隅的农商行,名气远远不如此前上市的张家港行、江阴银行、紫金银行,资本市场对“大丰”可谓相当陌生。

违规支付领5年来最大罚单 员工越权办卡诈骗近30万

10月份以来,银保监会的罚单骤然增多,国庆后一周就公布了62张罚单信息。正在冲刺IPO的大丰农商行,也收到了5年来最大的一笔罚单。 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网站近日公布的信息显示,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违反了《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的通知》、《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因此,被处以警告,罚款人民币85万元整;单位相关直接责任人员也被罚款人民币5万元整。

仔细阅读罚单信息,凤凰网财经发现,大丰农商行应该是在结算账户、条码支付、收单业务等涉及支付场景的操作上出了问题。这些场景中,收单业务常见问题多是商户通过POS机套现、洗钱,条码支付则涉及资金、信息安全等。大丰农商行此次被罚究竟是因为没有发现某些重大风险,还是存在主观错误,准确信息还有待当事方具体解释。

事实上,这不是大丰农商行第一次被处罚。之前预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上,大丰农商行披露,该行在报告期内(2015年初至2017年末,下同)曾两次受到过人行盐城市中心支行的行政处罚,分别被罚3170.08元、5097.53元,只是金额都远不及今年这一次大。

此外,报告期内大丰农商行还曾发生一起员工越权办理信用卡并形成诈骗的案件。

据权威媒体报道,大丰农商行原职员张某某利用客户资料报批借记,盗刷客户信用卡套现。直到2015年10月下旬,银行查点账目时发现资金流向异常才东窗事发。因为涉及资金巨大,银行控制住张某某后报警。知情人透露,张某某利用职务之便,盗刷客户信用卡88张,将套现的资金用于赌博。

2017年5月,江苏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张某某犯信用卡诈骗和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25万元。这起信用卡诈骗涉案金额约为28.25万元,法院判决被告退还并追缴余款给受害者。

贷款风控出现漏洞 问题公司频频成借贷大户

与其他农商行一样,大丰农商行信贷结构中也存在地域、行业与客户过于集中等一系列风险。招股书显示,从贷款区域上来看,大丰农商行客户主要集中在盐城市大丰区,如果本地区出现整体经济下滑或者企业支付困难,无疑将对该行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从细分行业看,报告期内,大丰农商行向制造业发放的贷款占贷款和垫款余额的比例均超过了60%。而截至2017年末,制造业公司类不良贷款占大丰农商行公司类不良贷款的比例分别为 74.46%、61.09%和 58.83%,成为公司类不良贷款的主要来源。

对此,大丰农商行解释称,制造业贷款集中度高与银行所处的经营环境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大丰地区民营经济活跃,且多数为从事制造业的中小型企业,现在和未来制造业仍是银行重点发展领域。

在贷款管理上,大丰农商行也存在不少漏洞。根据招股书披露的监管情况,盐城银监分局曾多次指出大丰农商行存在贷前调查不到位、超比例授信、贷款转移用途等情况。更严重的是,一些出名的问题公司,却频频成为该行的借贷大户。

大丰农商行十大不良贷款客户名单上,拖欠金额最高的是辉山牧业发展(江苏)有限公司,贷款金额为5000万元。这家公司隶属于在港上市的辉山乳业,这是一只有名的问题股,2017年3月24日一天内股价暴跌85%,之后停牌至今,目前仍处于临时清盘重组状态。

大丰农商行还曾向有名的传销大户江苏权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贷款1亿元。2019年1月1日,由于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对其实控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2018年更新后的招股书中,权健已不在十大借款人名单中,但十大借款人中另一家、贷款1亿的江苏江动集团有限公司,半年后已成为金额达9943.8万元的最大不良贷款客户。 此外,大丰农商行负面清单上的重量级客户,还包括江苏鸿旭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盐城大丰天池大酒店有限公司、江苏家好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分别欠贷2825万元、2631万元、2000万元。

6年核销不良贷款近5亿 欠款大户多数成“老赖” 

这些年,为冲击上市,大丰农商行下了很大功夫。

从资产规模看,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该行总资产翻了近一倍。

2014年末,其总资产为229.87亿元,而2017年末该指标已变成431.19亿元。不过,其依然是目前A股上市排队序列中规模最小的商业银行。 从资产质量上来看,大丰农商行也做了一番努力。 2012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甚至一度达到4.89%。之后,开始大幅下降。2014年至2017年年末,大丰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38%、2.05%、1.58%、1.56%。

(截图源自:大丰农商行招股书)

不良贷款率能实现从4到1的跨越,大丰农商行的绝招就是大刀阔斧地核销不良贷款。 自2012年至2017年年末,大丰农商行分别集中核销不良贷款7496.8万元、9833.8万元、1.57亿元、1.28亿元、8.19万元和3674.4万元。6年间,该行累计核销不良贷款4.95亿,真是毫不手软。

虽然实现了不良贷款率的大幅下降,但大丰农商行如此“下狠手”并未获得业内人士好评,因为大量核销并不是长久之计,要真正遏制不良贷款出现,关键要从源头上加强对贷款客户的审核力度。

令人担忧的是,大丰农商行似乎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这从其十大不良贷款客户的表现就可见一斑。事实上,这些客户近半出现了多次被执行记录,有的已失去偿还能力,其中部分已计提贷款损失准备。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大丰农商行十大不良贷款借款人中,之前从未有过被执行记录的江苏江动集团有限公司,在2018年3-11月期间出现6次执行记录。同一时间,盐城市宇晨家纺有限公司有8次被执行记录。

2017年7月-2018年11月,盐城大丰天池大酒店有限公司有14次被执行记录。 这个记录还不是最高的,大丰农商行十大不良贷款的第三大借款人——射阳大有国际装饰城有限公司,2015-2018年期间竟然被执行23次。

招股书显示,大丰农商行累计向上述4家借款人放贷14955.7万元。其中,诉射阳大有国际已审结胜诉并进入执行中,但计提贷款损失准备1038.6万元;诉江苏江动集团还在审理中,但也已计提贷款损失准备6376.55万元。

与此同时,大丰农商行的现金流也出现大失血。

根据招股书和2018年年报,大丰农商行2014-2018年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2.96亿元、18.36亿元、76.2亿元、-44.33亿元、-3.5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