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破产,但庞青年豪赌“水氢汽车”的梦还难言结束

青年汽车破产,但庞青年豪赌“水氢汽车”的梦还难言结束

2019年11月18日 14:52:00
来源:澎湃新闻

11月10日,人民法院网发布的一纸破产文书显示,因“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

“青年汽车”倒掉了,“青年汽车集团”还能走多远?有分析认为,青年汽车的创始人——庞青年可能还想依靠新能源技术赌上一把。

据悉,杭州青年汽车成立于2008年,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事实上,青年汽车2014年下半年开始停止生产经营,自2014年5月以来,在杭州萧山区法院涉及执行案件14件未履行,合计执行标的约1.03亿元,其中部分执行案件已因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法院认为,杭州青年汽车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付款义务,应当认定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已经具备破产原因。因欠薪和欠款等问题,在2016-2017年两年里,青年汽车旗下浙江青年莲花涉及几十起诉讼,被多家金融机构的失信名单。在裁判文书网上与“青年汽车”相关的裁判文书就多达几百份。庞青年前后20余次被列入失信名单并被限制消费。

从2017年9月至今,两年多时间后,随着破产程序的终结,青年汽车正式宣告破产。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显示,管理人对青年汽车的资产进行分配,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后,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133,683.07元,而其中扣除破产费用、共益债务6,916,933.00 元、职工劳动债权922,732.84元、税款253,463.07元以及应缴纳社保款605,473.20元后,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435,080.96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青年汽车宣布破产,庞青年主导的青年汽车集团也陷入困窘。在今年8月,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青年汽车集团破产清算却被驳回。青年汽车集团目前仍然存续。

有观点认为,青年汽车集团被债权人申请破产,但公司却不同意破产,原因是在于庞青年可能还想依靠新能源技术翻身。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在浙江金华总部发布了首辆水氢燃料车。此后,虽然“水氢汽车”引发了极大的舆论风波,但是因为青年汽车集团依然存续,目前还无法判断是否庞青年的“水氢汽车”梦已经走到尽头。

据了解,青年汽车集团不同意破产的原因主要包括:资产负债表显示青年集团2018年期末资产1582548182.35元,负债735029818.01元,资产超过负债,不构成法律规定的破产条件。

而青年集团的债务重组工作已经启动。媒体报道,2019年1月5日,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了《化解青年汽车债务危机和推进青年汽车重组专题会议纪要》,两地政府携手推进青年集团的重组工作。2019年5月6日,青年集团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债务重组工作正按协议进行。重组计划经过充分论证,对重组后公司的股权结构、债务的剥离及偿还、资金的落实等均有明确约定,解决的方法和步骤切实可行,并有三地政府的支持及监管,重组计划的实现指日可待。

青年汽车集团认为,破产程序不利于包括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如进入破产程序,青年汽车集团将丧失全部汽车生产资质,导致企业价值急剧减损。根据重组计划的相关协议,破产程序将导致正在进行的重组计划失败,不利于维护其他债权人利益。

此外,青年集团在行业内有领先地位,具备营运价值且仍在营运。青年集团是全国拥有全套客车、卡车、轿车生产资质的企业之一,也是浙江省唯一一家。其中客车项目拥有尼奥普兰平台整车、驱动和前桥三大核心技术,是16项行业标准的参与者,是国内唯一通过欧盟正常标准认证的重卡企业。并坚持认为,在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及布局方面,其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从青年汽车集团对自己的表述来看,庞青年豪赌“水氢汽车”的梦想还没到画上句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