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飞拓实控人易主前夜:35亿股权融资被挥霍一空

英飞拓实控人易主前夜:35亿股权融资被挥霍一空

2019年11月18日 18:00:16
来源:财联社

原标题:英飞拓实控人易主前夜:35亿股权融资被挥霍一空 大股东拟向公司提供借款

【红岸研究中心】(上海,研究员孙诗宇 薛彦文)讯,近日,英飞拓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JHL、实际控制人刘肇怀与深投控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本次转让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深投控将取得公司控制权。

事实上,英飞拓正陷入资金紧张的困境,在实控人变更前夜,大股东曾拟向公司借款1.5亿;更值得关注的是,红岸预警显示,公司账上近5亿资金遭非经营性占用;此外,自2010年上市以来,英飞拓共募资近35亿,但最终却通过高溢价并购将其挥霍一空,留下的却是近10亿商誉。

战略投资变实控权:称不是“救市行为”大股东拟向公司提供借款

2019年11月14日,公司控股股东JHL、实际控制人刘肇怀与深投控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根据《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本次转让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本次交易对手方为深投控,深投控实际控制人为深圳市国资委。

本次转让前,刘肇怀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公司1.99亿股股份,占公司16.64%,通过JHL间接持有公司2.5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为21.39%,合计持有公司股份4.5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03%。深投控持有公2.5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35%。

本次协议内容,JHL拟向深投控协议转让所持有的公司599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为5%,同时JHL承诺放弃行使所持有的1.46亿股公司股份,占目前公司总股本为12.16%的表决权,也不委托任何其他方行使该等股份的表决权。

若上述事项完成后,深投控将持有公司3.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6.35%。刘肇怀及其控制的公司JHL合计持有公司33.03%的股份,JHL承诺放弃公司12.16%的表决权。深投控将取得公司控制权。

在这次交易之前,深投控已经是公司第二大股东。2018年6月,深投控通过定增取得英飞拓12.74%的股份,之后在2018年12月,获得控股股东转让的8.61%股份,持股比例上升至21.35%。

在2018年报中,英飞拓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深投控不是“救市” 行为,因为公司和控股股东都没有资金链问题,这完全是双赢的合作。一是深投控是深圳市下属、实力雄厚的投资平台, 希望通过投资培育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智慧城市行业龙头企业(英飞拓)。二是公司希望通过积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快速做大国内的业务。

然而在本次实控人变更公告发布前夜,即11月13日,英飞拓刚刚发布公告称,为了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满足公司经营和发展中的资金支出需求,公司实际控制人刘肇怀先生拟向公司或公司全资子公司提供总额累计不超过1.5亿元人民币的借款(公司在有效期内可循环使用该借款额度),借款期限为12个月。

红岸预警:利息费用暴涨 或有超5亿资金遭占用

英飞拓成立于2000年,于2010年上市,从上市以来的业绩来看,营收始终保持增长,但在2016年公司出现首亏,归母净利润亏损达到4.21亿元,一年的亏损额甚至超过了英飞拓上市5年的净利润总和,原因是旗下两家子公Swann、藏愚科技将计提较大额的商誉减值。

此后两年,公司业绩明显向好,2017、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达到1.27亿和1.39亿元,到了2019年,最新三季报显示其归母净利润依然为正,实现2090.48万元,但较其去年同期下降达到68.24%。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虽然公司盈利,但其财务压力却有增无减,这可从其利息费用中窥见一斑。2018年,公司利息费用为3621.63万元;而2019年前三季度,英飞拓利息费用达到3692.61万元,甚至超过了同期净利润,利息费用正严重侵蚀公司利润。

此外,英飞拓或许还存在大股东非经营性占款的问题。据财报,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6.49亿,有息负债6.73亿。与此同时,英飞拓由货币资金带来的利息收入的利率和有息负债带来的利息支出的利率分别为1.82%和5.38%,公司利息支出的利率远高于利息收入的利率。这一反常现象背后,很可能意味着,英飞拓存在其他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英飞拓存在资金被占用的可能,截至2018年12月31日,英飞拓或有5.20亿元的资金遭到占用。

35亿股权融资被挥霍一空 10亿商誉压顶

英飞拓于2010年底在深交所上市时,拟募资5.09亿,但实际募资额却高达19.9亿。但超募资金很快被被花光了。2011年,公司以3666.19万元并购圆新纺织100%股权;2014年,以5.35亿元人民币收购Swann97.5%股权。

2015年以来,公司又多次进行定增募资。2015年定向增发募得资金1.218亿元,用于发行股份购买藏愚科技100%股权;2016年定向增发募得资金7.33亿元,用于平安城市全球产业化项目,智能家居全球产业化项目,互联网+社会视频安防运营服务平台项目,全球信息化平台建设项目,智慧城市信息化建设项目;2018年定向增发募得5.76亿元,收购普菲特100%股权,补充流动资金。

由此计算,通过股权融资,英飞拓共募得资金达到34.64亿元。且这些巨额融资最终又通过高溢价收购花了出去。这可从其巨额商誉中窥见一斑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英飞拓仍有高达10.59亿元的商誉。

而这些高溢价收购来的公司,其业绩却极为堪忧。以其收购的视清为例,伟视清的业绩承诺是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的考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万元、300万元、400万元、500万元及600万元人民币。但截至目前,上海伟视清承诺的2016年-2018年考核净利润合计为800万元,实际实现利润为503.06万元,直接导致2018年末计提商 誉减值准备200万元。

此外,藏愚科技2016年业绩实现率仅为9.56%,以及收购的海外子公司Swann,2016年商誉计提减值准备达3.52亿元。

事实上,即便已经完成的业绩,其含金量也并不高。这可从其应收账款中看出端倪。2019年9月底,英飞拓应收账款已高达13.02亿,与2015年底相比,应收账款涨幅高达117.75%。

与此同时,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不断流出,自2016年以来更是始终为负,2018年,其经营活动现金流流出为2.96亿元;今年前三季度,这一数字已高达5.06亿。

截至目前(2019年11月14日),英飞拓股价为4.95元/股,这与其2015年时的高点相比,股价跌幅高达近七成。然而,基于其近10亿的巨额商誉,未来,英飞拓的业绩仍极有可能随时暴雷,投资者仍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