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港股历史上的闪崩惨案:远离这类股

盘点港股历史上的闪崩惨案:远离这类股

2019年11月22日 11:40:13
来源:凤凰网财经

文/诸六

11月21日,港股一天内出现两只股票暴跌,雅高控股与卡森国际双双跌逾90%,并先后公告暂停交易。

据股市煎饼侠报道,雅高控股的暴跌或因坐庄雅高控股的两派庄家出现了分歧,其中一方率先砸盘获利了结。与雅高控股不同,卡森国际暴跌因为一份沽空报告,11月21日,沽空机构Blue Orca发布报告称,卡森国际虚报资本支出,还让董事长家族拿走上市主体最有价值的业务,完全不值得投资,保守估计该公司股票价值在0.67港元,较11月20日收盘价有85%的下行空间。

Blue Orca还质疑了卡森国际在柬埔寨的投资。其称,2018年1月,卡森国际宣布投资成立一家合营公司,在柬埔寨Toulkey村开发一个大型水上乐园。卡森国际向合营公司少数股权合伙人预付了1.77亿元人民币来购置项目用地,但18个月后,公司披露显示尚未收到土地所有权。Blue Orca的沽空报告发布不久,卡森国际的股价就开始直线下行,跌逾90%。没等到当日早盘收盘,卡森国际便公告临时停牌。

南方能源:被沽空后一波三折

卡森国际并不是港股第一只因被沽空而暴跌的股票,此前南方能源也曾因一份沽空报告而大幅杀跌。

南方能源是一家无烟煤生产商,总部位于贵州省,从事无烟煤的开采和销售。

7月29日,南方能源遭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发表报告狙击称,南方能源自2016年上市申请时已篡改公司财务状况,在2013至2018年间,将收入夸大约五倍,而公司主席徐波通过出售股份及押股集资等操作维持其庞氏骗局,并预计“被退市”是其唯一合理的下场。

沽空报告出现后第一时间,南方能源紧急申请了停牌,8月2日南方能源发布澄清公告后复牌,但复牌即闪崩,南方能源股价一泻千里。从原本接近10港元跌到1.05港元,跌幅近90%差点成了“仙股”,而市值也由70亿港元缩水至7.5亿港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8月9日,南方能源公告称,董事会获公司控股股东及董事会主席徐波通知,自8月5日至8月7日,由公司控股股东Lavender Row Limited持有的约2.27亿股公司股份已于市场出售,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31.63%。至此,徐波及其妻子、Lavender Row Limited不再为南方能源的控股股东。

接连遭遇被沽空、控股股东清仓,南方能源此后一个月都没能走出颓势,直到9月9日,港股市场正式迎来新一轮的港股通标题调整,此前遭沽空股价跌成“仙股”的南方能源,被调入港股通名单之中。南方能源因此得到了资金的热炒,但好景不长,9月12日,南方能源盘中上演“高台跳水”,开盘暴涨63%至4.9港元后突然闪崩,一度暴跌50%至1.45港元,振幅达115%,最终收跌38%。

辉山乳业:98天后,沽空影响姗姗来迟

沽空机构的杀伤力可见一斑,因此而遭灭顶之灾的,还有一位苦主。不过这份沽空报告起初并没有得到沽空机构想要的结果,而是经过98天后,在一份不小心流落在外的文件辅助下,“铡刀”终于落了下来。

2017年3月24日,一个看似平淡的日子里,11点半,港股辉山乳业突然跳水。半小时内暴跌90%,瞬间抹去了300多亿市值。

其实早在2016年12月16日,一个周五的十点左右,浑水发布了第一份做空辉山乳业的报告。彼时交手时,早就嗅到气味不对的辉山乳业反应敏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十一点左右,紧急申请了停牌,当日股价仅微跌2%。

2016年12月19日(周一),辉山乳业复牌,浑水又发布了第二篇做空报告。第二轮交手,辉山乳业自掏腰包顶住了浑水的狙击。本以为事情到此就告一段落了,谁知沽空报告后,市场传闻辉山乳业被中行审计,账上30亿被挪用,辉山乳业的“命运”也变得莫测起来。加上一份流落在外的文件显示,辽宁省金融办定于3月23日召开辉山乳业债券银行工作会议。

这份流传的文件等同于昭告辉山乳业危机之深重,多重刺激下,辉山乳业三十分钟内坠入“地狱”,连紧急停牌都来不及申请。

承兴国际控股:天空突然飞来了“黑天鹅”

除被沽空机构狙击外,突然飞出了“黑天鹅”也会引起股票大幅杀跌。

7月8日,港股承兴国际控股收盘大跌80.39%,报0.9港元/股,盘中一度跌逾90%。该股崩盘原因或为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现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70后的罗静,曾在2018年的“商界木兰——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评选”中获得“商界木兰”称号。承兴国际控股的历史公告显示,这位“商界木兰”身兼董事会主席和行政总裁职位,为承兴国际控股第一大股东,股本占比64.87%。

撇开罗静被刑事拘留,事实上承兴国际控股的业绩比较亮眼。截至2018年12月,承兴国际控股的业绩增幅明显,实现收益约23.19亿港元,同比增幅61.7%;净利润约为1.44亿港元,同比增长224.3%。

不过,虽然业绩不错,但承兴国际控股近三年来的平均日成交额约为670万港元,业内人士称这种情况有可能是庄控。

北京体育文化:小心特征明显的“细价股”

承兴国际控股闪崩的同一天,北京体育文化也“不甘示弱”,盘中暴跌逾90%,最低报0.18港元,股价创7年最低。截至收盘,北京体育文化跌幅略有收窄,下跌78.57%,报0.41港元/股,全天振幅达85.71%。

北京体育文化是一家投资控股公司,主要从事于批发市场提供空运服务业务。该公司的子公司包括瀚洋货运有限公司、瀚洋物流有限公司及溢利物流有限公司。

一般而言,对于基本面较差、股权高度集中、大股东减持、股票的发行股数比较少的的“细价股”上市公司容易闪崩,北京体育文化就具备这些特征。

从2015年开始,北京体育文化的业绩便一年不如一年。2015-2018年,北京体育文化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402.32万、-4317.26万、-2015.04万和-4843.20万。

2018年,北京体育文化开展的收购也不顺利。之前北京体育文化集团拟联手智美体育以增资方式投资智美体育场馆运营(深圳)有限公司的投资协议及项下交易,最后因北京体育文化未能完成联交所相关审批手续,导致交易无果。

但诡谲的是,北京体育文化虽然业绩差,却走出了一波牛市。自2016年开始,北京体育文化从0.7元左右一路上扬,最高涨至3.180元,接近翻了四倍。

无独有偶,就在股价闪崩前不久,6月25日,北京体育文化独立非执行董事潘立辉在场内以每股平均价2.0484港元减持33万股,涉资约67.6万港元。

星亚控股:曾被香港证监会点名股权高度集中

6月25日午后,星亚控股突然遭遇断崖式暴跌,股价瞬间由接近5港元暴跌至不足1港元,盘中跌幅最高达98.14%,直接跌成仙股。当天收盘,星亚控股报0.172港元,跌幅达96.48%,总市值一日蒸发约58.98亿元,仅剩2.15亿港元。

星亚控股及其附属公司是以新加坡为基地的员工团队解决方案供应商,提供人力外判服务、人力招聘服务及人力培训服务。

2016年上市后,不到两年的时间,星亚控股涨幅超过了34倍,最高时市值达88亿港元,之后在高位盘整了一年。暴跌之前,截至6月24日收盘,星亚控股自上市以来的股价涨幅高达1530%,市值达到61.94亿港元。

虽然股价“给力”,但从业绩来看,上市后星亚控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止的九个月,其营收(未经审核)为1770.9万坡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16.7%;而净利润(未经审核)亏损277.4万坡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34.8%。

与此同时,星亚控股整体毛利率由截至2018年4月30日止九个月的约29.4%减少至截至2019年4月30日止九个月的约26.8%,主要是因为人力外判服务的劳工成本增加及集团提供具有竞争力的价格以维持竞争力。

此外,星亚控股还曾被香港证监会点名股权高度集中,截至2019年4月30日,公司前四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为56.33%。

综合看来,没有任何基本面支撑的星亚控股,股价自上市以来就大幅上扬,背后或靠资金炒作。

其利工业集团:跟风盘买入进场后迎来“噩梦”

近年来,港股暴跌越来越频繁,就在雅高控股和卡森国际暴跌前没几天,就有一只港股跌成“仙股”。

11月15日,其利工业集团午盘后突然出现了大跳水。当天下午14:45左右,原本股价毫无波澜的其利工业集团突然急转直下,向下猛冲。直到下午15:10左右,短短25分钟时间,股价就从3.39港元附近暴跌至最低0.47港元,跌幅超85%左右。截至当日港股收盘,其利工业集团报收0.580港元,跌幅达83.14%。仅一个交易日,上市公司市值蒸发了32亿港元。

而就在前四个交易日内,其利工业集团却连续大涨超98%,股价最高触及3.60港元。有市场人士认为,其利工业集团走势,不排除有控盘资金连续拉高后迅速出货的可能。数据统计显示,在前几日公司股价连续大涨的情况下,不少跟风盘买入进场,连续3日买入资金合计达到1.11亿港元。

据公开资料,其利工业的主要业务是为全球的知名品牌设计、开发及制造休闲包及背包,并提供优质的供应链管理服务。换言之,其利工业是为知名品牌做代工(OEM)或贴牌(ODM)的。

与其他闪崩股类似,其利工业集团的业绩也很一般,据其利工业集团8月23日公布的中期业绩显示, 2019年上半年,其利工业集团收入为1.23亿美元,同比降2.97%;股东应占溢利为406.7万美元,同比降36.25%;每股盈利0.36美分,不派息。

从股权结构来看,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利工业集团前两大股东合计持股达75%,属股权高度集中。同时吉利工业集团的市值也属于小盘股,这样的特征,也让其利工业集团成为资金操盘的下手目标。

港股之凶险,从这些闪崩股上可见一斑。这些股大多股权集中度高,业绩也不见得好,同时股价却一反常态,遇上这种股票,就需要深思背后是否有资金炒作拉高股价,以备日后抬起“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