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调侃重返世界首富:显然我捐钱捐得还不够快
财经

比尔盖茨调侃重返世界首富:显然我捐钱捐得还不够快

2019年11月22日 14:42:02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11月22日讯(记者武辰),在近日举办的一场媒体见面会上,凤凰网财经向比尔·盖茨(Bill Gates)提问:“重回世界首富有什么感受?”比尔·盖茨笑称,“显然我捐钱捐得还不够快”。他表示,这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他能有更多的钱捐给基金会,“我捐出了500亿美元之后仍然在榜单上,这确实是件有趣的事情。我希望其他人也能踊跃捐赠,跟我竞争谁的名次下降得更快”。

公开资料显示,11月16日,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以1100亿美元净资产超过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成为全球首富,这也是他过去逾2年来首次成为全球首富。

2000年,比尔·盖茨与夫人共同成立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基金会2019年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报告》中提及,尽管全球在健康和发展领域取得了显著进展,但不平等问题——尤其是最富裕国家与最贫困国家之间的差距——仍然存在,并将严重影响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比尔·盖茨坚定地支持对外援助,“解决贫困国家的问题应当积极发挥对外援助的作用”。他提出,对外援助的规模应该扩大至当前规模的3到4倍,“目前,只有挪威、瑞典等少数国家在对外援助方面非常慷慨”。

对于中国在慈善领域的进展,比尔·盖茨指出,美国的慈善事业很发达,占美国经济总量的2%左右,而中国慈善也有其自身的特点,“在中国,慈善更多的是帮助残疾儿童、教育或环保这类事情。”

比尔·盖茨希望可以在中国帮助那些推广慈善理念的人,“我们需要确保受赠方能够真正有效地使用这些捐赠,并让公众知晓相关信息,然后他们才会鼓励朋友也参与慈善”。

(采访现场图片)

以下为凤凰网财经与比尔·盖茨部分对话实录:

Q1

凤凰网财经:您近期刚刚超越了亚马逊的贝佐斯,时隔两年重新回归首富之位,这对于您意味着什么?

比尔·盖茨:显然我捐钱捐得还不够快。我已经捐了500多亿美元了,但是股市和我的投资收益都不错。这是个好消息,因为我能有更多的钱捐给基金会。

显然,到了这种极端的财富水平,不会再对我的个人幸福产生任何影响。其中的百分之零点一已经足够我生活无忧了。因此更重要的是这能让基金会进一步提升工作,帮助人们适应气候变化、最终消除疟疾等等。我们已经将儿童死亡人数从每年1000万减少到500万,现在我们希望进一步减少到250万。拥有更多资源无疑会有更大帮助。

基金会现在每年的捐赠额超过50亿美元。时间长了以后,我会从财富榜单上往下掉,因为这些年会在未来的30或40年里被花掉。当然,我捐出了500亿美元之后仍然在榜单上,这确实是件有趣的事情。我希望其他人也能踊跃捐赠,跟我竞争谁的名次下降得更快。

Q2

凤凰网财经: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三位得主将研究领域聚焦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目标守卫者报告》中也提及,不平等问题仍然存在。在您看来,生活在贫困地区和国家的人是否能通过自己的力量摆脱贫困?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借助外力?依赖外力是否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比尔·盖茨:如果各个国家都固守自己的领域,而不是互通有无,这一定不是一个乐见的局面。疫苗和电力领域取得的进步切实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如果某个国家尝试独自研究如何印刷、如何制造钢铁,这可能需要花费几千年的时间。事实上,人类一直以来都在开展贸易、交换想法。很多伟大的发明来源于中国。历史上,中国在创新方面一度领先全球。

因此,贫困国家需要其他国家的创新力量。它们不应该独自去开发艾滋病疫苗、生产蚊帐或为应对气候变化寻找改良的农作物种子。

我支持对外援助,解决贫困国家的这些领域的问题应当积极发挥对外援助的作用。我认为,对外援助的规模应该扩大至当前规模的3到4倍。目前,只有挪威、瑞典等少数国家在对外援助方面非常慷慨。

对外援助力度的衡量指标是对外援助占本国GDP的比例。如果一个国家可以将GDP的0.7%用于对外援助,可以说是 非常慷慨了。目前全球只有八个国家达到这一标准。美国的数字是0.25%。最慷慨的是欧洲国家和一些中东国家。我们应该、而且也有能力以更大的力度帮助贫困国家。当然,我对中国的对外援助抱有很大的希望。中国对外援助的规模一直在扩大,我认为这一趋势将会延续。

许多国家加入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在这个平台上大家对官方发展援助(ODA)有官方认定,于是大家可以对外援进行比较和研究。中国目前尚未加入OECD,但如果未来中国能够加入,肯定是一件好事。

Q3

凤凰网财经: 据有关数据,目前中国的公益资金中企业家捐助占比超九成,而美国的公益资金超八成来源于公众,对于这一差异您如何理解?该如何鼓励更广泛的人群参与公益?

比尔·盖茨: 理想情况下,慈善应该广泛地存在与社会中。比如我们看到,中国发生自然灾害时,参与捐赠的人非常广泛,不光是富人,每个人都参与其中。但我们如何让大家对其他类型的慈善捐赠感兴趣——比如儿童死亡,这其实是一个每天都在发生的悲剧——这仍是一个问题。

在许多国家,宗教捐赠是很大一类,这点在中国可能不太一样。但在一些国家,这其实很有帮助,因为它让人们养成捐赠的习惯。即使他们一开始捐赠的对象是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会考虑捐赠给其他方面。

在中国,慈善更多的是帮助残疾儿童、教育或环保这类事情。也有一些机构提出了一些开拓性的想法,比如腾讯创立了“99公益日”,类似的机构也在增加。我们尝试与他们合作并提供一些帮助。中国的慈善事业有其自身的特点。我希望它能继续发展壮大。

美国的慈善事业很发达,占美国经济总量的2%左右。实际上,中东的慈善体量也很大。虽然组织得不是很好,但在穆斯林传统的影响下,捐赠比例可能超过2%。

对于中国的慈善事业而言,我们希望帮助那些推广慈善理念的人。每当有传言说慈善捐款被贪污滥用时,都会对这个行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我们需要确保受赠方能够真正有效地使用这些捐赠,并让公众知晓相关信息,然后他们才会鼓励朋友也参与慈善。我希望不仅大多数富人多做慈善,整个社会也都能参与进来。

基金会(在中国的慈善推广中)不是主角,但希望能发挥一些支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