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强:《证券法》修订处罚标准拟提高到200万 但仍然还不够

贺强:《证券法》修订处罚标准拟提高到200万 但仍然还不够

2019年11月30日 20:50:47
来源:经济观察报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

11月30日、12月1日,由凤凰网、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东方明珠联合主办的“变革与梦想·2019凤凰网财经高峰论坛”在上海举办,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出席论坛并做主旨演讲。

贺强在2019凤凰网财经高峰论坛上透露,全国人大已经将《证券法》修改的草案开始征求意见了,但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顶格罚款也仅仅提高到200万元。 违法者造假上市,可以圈钱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只是处罚 200万元,违法犯罪的成本还是太低了,应该将处罚标准大幅提高。 所以必须要建立重罚制度,应该像美国处理安然事件一样,如果要是财务造假的话,就罚到倾家荡产。”

以下为贺强演讲全文:

各位来宾,下午好!

下面我谈一谈什么是现在资本市场的历史机遇。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经济工作重心放在了转方式、调结构上,而这是需要新的动力来推动的,不只是一句口号。这个新的动力不是别的,就是新的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只有这一条路,绝不会再有第二条路。

假如没有技术进步,科技创新没有突破,那么转方式、调结构是不可能实现的。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培育大量的高科技企业。而高科技企业的特点,在早期很不成熟,充满着巨大的风险,而且高科技企业在早期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的。在这个阶段商业银行是不可能贷款的。在这个阶段只有依靠资本市场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来融资。而天使投资对资本市场也是有要求的,那就是必须给他们提供方便合理的退出通道,我们的资本市场才能给他们提供这样的通道。只有资本市场才能帮助高科技企业进一步的做大做强!

我们过去给学生说资本市场的功能不仅仅是融资,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引导资金合理的流动,合理的调整产业结构。目前我们正处在新旧功能转换的关键阶段,我们必须通过资本市场的不断创新,培育和扶持大量高科技企业的发展。为了培育高科技企业的迅速成长,我们推出了创业板,现在又推出了科创板,同时还在科创板实行了注册制,今后创业板也会深化改革推出注册制。

下面我想对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谈一点自己的观点。实际上,注册制不是简单的一件事情,并不是行政批准了,推出了就可以实行真正的注册制了。现在施行的是注册制的试点,而从试点到真正的实施注册制,我认为还有一段艰辛的路要走。

首先,实行注册制需要完善的法律制度配套。

全世界的股票发行基本上就是两种制度,一个是核准制,一个是注册制。

但是核准制也好,注册制也好,它是与国外两大法律体系互相配套的。核准制属于大陆法系,注册制属于英美 法系。如果从核准制改为注册制,这涉及到从大陆法系到英美法系的法律体系的跳跃。

中国资本市场的有关法律制度,比如公司法、证 券法,它的主体是大陆法系。

因此,中国在试行注册制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断总结经验,注重有关法律的调整和修改,不断完善有关注册制的法律制度。

其次,注册制需要与T+0交易制度配套。

在注册制条件下,科技创新型企业发行上市可能会产生较大风险。注册制进场相对比较宽松。不排除存在虚假上市,恶意圈钱的现象产生,一旦这些现象被披露就会带来突发的风险。 同时,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失败率比较高,一旦失败,可能就会被退市处理,风险巨大。

这在客观上需要投资者能够及时规避风险,因此有必要推出T+0交易,T+0交易制度的最大特点是可以使投资者当日及时止损。

全世界的期货市场为什么实行T+0交易。关键就在于期货市场的风险巨大,必须要及时止损。中国推动资本市场改革创新,把中国没有实行过的注册制都已经推出了,为什么在历史 上我们曾经实行过的T+0交易制度不能推出呢。关于推出T+0交易制度,我已经给证监会连续写了七年的全国政协委员提案。

最后,注册制需要与严厉的重罚制度配套。

目前,在我国证券市场中的违法犯罪的成本太低。

一个违法行为,可能给投资者造成巨大的损失。但是按照目前《证券法》法律责任一章的规定,顶格罚款只有60万元。

在注册制条件下,入场相对宽松,如果违法犯罪的成本过低, 有可能产生大量的造假行为。所以,我们对注册制条件下的 IPO 还要实行双重审核,严格把关。

现在,我们对《证券法》法律责任一章进行了修改,全国人大常委会下发了征求意见稿,但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顶格罚款也仅仅提高到200万元。违法者造假上市,可以圈钱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只是处罚200万元,违法犯罪的成本还是太低了,应该将处罚标准大幅提高。

如果说,注册制监管的核心是信息披露制度,那么注册制信息披露制度的核心就是重罚制度。

没有重罚就没有严格的信息披露制度。没有重罚,监管制度再好,监管者再尽责,也挡不住因巨大利益诱惑而导致的造假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