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预计明年国外会有更大比例的负利率债券发行 主要购买方就是央行
财经

曹远征:预计明年国外会有更大比例的负利率债券发行 主要购买方就是央行

2019年12月07日 14:45:24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讯 (郑雨婷)北京时间12月6-9日,“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在海南三亚举行,此次论坛以“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为主题,汇聚了国内外政商学界精英,深入探讨全球热点,全面展望2020年全球及中国经济、政治、社会、科技新趋势,共同求索大变局下的应对之道。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12月7日,在“全球经济展望与秩序重塑”全体大会上,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明年的全球经济肯定是下行的,会显著低于今天的增长水平。“现在的核心问题还不是经济是否下行,而是下行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曹远征坦言,“从市场的角度看,(核心问题在于)经济下行是不是意味着很多发达国家会出现衰退?这种衰退会不会导致新的金融危机发生?”

曹远征指出,当前全球采取的手段是宽松的全球货币政策,但“货币宽松到如此地步了经济还没有出现增长”,这充分反映了世界经济的新常态。他表示,今年以来全球很多国家都开始降息,不仅仅是发达国家,还包括发展中国家,但降息的步骤完全不一样,欧洲已经进入零利率,美国维持在2%,中国则维持在4%左右。“全球货币政策出现了三种状态,假如中国是正常的状态,那美国已经不正常了,欧洲则是个极端的状态。”曹远征说道。

谈及未来的货币政策走向时,曹远征表示,全球范围内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出现新变化,即用货币政策实施财政扩张。“如果通货膨胀不显著出现,货币就可以无限发行,无限发行货币购买国债,用财政开支来支持经济增长,这就是负利率的国债发行,而且已经占了市场的相当大的比例。”曹远征说道,“我们预计明年还会有更大比例的负利率债券的发行,它的主要购买方就是央行。”

曹远征强调,未来全球协调的宏观政策必须得有准备、有框架,“否则的话真是洪水来了不知道怎么应对。”曹远征表示,“没有远虑必有近忧,从这个意义上说,全球格局的变化,还不仅仅是个贸易的问题,可能在金融格局、在货币政策、财政安排等方面有重大的变化,必须留心,必须关注,才能加以应对。”

以下为曹远征部分发言实录:

从目前的情况看,明年全球经济肯定是下行的,会显著低于今年的增长水平。现在的核心问题还不是经济下行不下行,是这个下行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从市场看来,经济下行是不是很多发达国家衰退,这种衰退会不会导致新的金融危机的发生,换言之,会不会出现2008年的金融危机,于是黄金价格大幅暴涨,现在已经涨到1500美元以上。

从较长的时期来看,我们世界经济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今年是金融危机爆发第11个年头,如果从金融危机10年的情况来看,基本可以总结一句话,就是一个低迷的或者无增长的复苏。所谓低迷和无增长的核心含义是全球的全要素生产率都在持续下降,意味着技术进步的速度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快。在技术进步速度不快的情况下,经济增长主要靠市场扩张,但是我们也看到,危机以后全球总需求或者国际贸易的增长速度远远低于了经济增长速度,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

全球采取的手段是宽松的全球货币政策,货币宽松到如此地步经济还没有增长,以美国为例,现在利率2.25%,充分反映了世界经济的新常态,这个新常态是经济增长变换,同时为了维持经济增长,杠杆变高变长,如果经济再变差,杠杆维持不住,或者出现2008年以快速去杠杆为代表的金融危机,这是我们对明年的一个理解。美国的降息是预防性的,能不能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让市场安抚一下,不至于很快到了金融危机的局面。

但是,大家要观察一下,今年一开始全球很多大的国家都开始降息,不仅仅发达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降息的步骤完全不一样,欧洲已经进入零利率,美国多少还有空间,在2%,中国利率维持在4%左右,全球的货币政策出现了三个状态,假如中国还是个正常的状态,美国已经不正常了,欧洲是个极端的状态,我们不能理解利率为负的情况下是怎么操作的,它一定会变为另外一个安排,把现金存银行要收保管费,这就是负利率,如果你去银行贷款,政府要给你贴息,这就是负利率。欧洲银行业现在大幅在裁员,这个政策能不能起到效果?日本是这个政策的发明者,到目前为止,安倍的目标是达到通货膨胀2%,但始终没有做到。

从历史上来说,很多国家货币政策已经走到了极限,未来怎么办?其实我想说的是,全球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化,就是说用货币政策实施财政扩张,意思是说,如果通货膨胀不显著出现,货币就可以无限发行,无限发行货币购买国债,用财政开支来支持经济增长,这就是负利率的国债发行,而且已经占了市场的相当大的比例,我们预计明年还会有更大比例的负利率债券的发行,它的主要购买方就是央行。这个政策的影子很早就能看到,QE就是中央银行购买,如果利率降到零,政策就变成了印钞票,这可能会成为明年预防性或者常态性的政策,问题是后果会什么样?其实我们看到全球在进入持续通缩的过程,如此大规模发行货币,又如此大规模支持财政开支,全球的物价并没有上升,但问题是,哪天物价上升了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在通缩期间,灵活的宏观政策一定是频频出现的,但我想说,未来全球协调的宏观政策必须得有准备,得有框架,否则的话,真是洪水来了不知道怎么应对,没有远虑必有近忧,从这个意义上说,全球格局的变化,还不仅仅是个贸易的问题,可能在金融格局、在货币政策、财政安排等方面有重大的变化,必须留心,必须关注,才能加以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