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在下一盘大棋:澳门未来不是拉斯维加斯,而是下一个新加坡
财经

中央在下一盘大棋:澳门未来不是拉斯维加斯,而是下一个新加坡

2019年12月20日 17:45:02
来源:智谷趋势

澳门正在迎来它的高光时刻。

1535年,澳门开埠。从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到南中国的贸易中转港,再到世界第一大赌城,澳门沉沉浮浮几百年,始终摆脱不了土地的魔咒。

如今,背靠强大的祖国,澳门正从“拉斯维加斯”转变为东方的“新加坡”,以全球博彩中心的身份向(区域性)金融中心发起了冲刺。 这一步棋的历史性意义,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未来,这座只有66万人口的小城市,将推动大湾区成为世界级的科创中心。中国的“硅谷梦”,又往前走了一大步。

在回归二十周年的今天,澳门走向一个彻底重塑的临界点。

如能成功,相当于再造一个澳门。

当前,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澳门证券交易所方案已上报中央,中国第五个资本市场呼之欲出。

这是一个纳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战略性任务,剑指中国版的“纳斯达克”。

它的出世,将对全国的金融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目前,国内上市制度主要还是审批制,企业IPO,不仅看公司实力,还要拼公关能力,所以一直有堰塞湖的存在,排队时间较长。

作为中国最发达、最有话语权的省份之一,广东有4.5万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但上市公司也只有600家,占比1.8%。直接融资渠道受限。

在间接融资渠道方面,大量的科创企业也由于缺乏有形资产,无法取得担保和抵押,在银行里拿不到贷款,成为了制约大湾区崛起的拦路虎。

而即将出世的澳门证券交易所,便是要利用资本主义的特殊空间载体,做成注册制的证券市场,给大湾区的科创企业提供一个融资平台。

这无疑会彻底改变澳门与内地的经济关系。

历史上的澳门,就像是一个黑洞,吸纳了内地本可以用来投入再生产的资本。 那些浙江老板、广东富豪通过炒房、卖手机、分红赚了的钱,有许多都拿到这里一掷千金,流入了赌场的口袋。而最终通过澳门外商投资回流到内地的,很少,跟港资的体量根本没法比。一句话,吞入很多,输出很少。

而且澳门工业弱,矿业零,参与不了内地制造业的链条,也成不了内地原材料的供应地;人口规模又小,无法成为内地过剩产能的消化地。

所以,从经济的角度看,澳门与内地更多是一种平行关系,而不是辐射与被辐射的交叉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40年前深圳和珠海作为经济特区同时起跑,到了今天珠海仍是一座小城,GDP仅相当于深圳1/8的原因。

尽管2018年澳门人均GDP高达8.6万美元,排名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堪称全球最富有的地区。但是若没有澳门交易所的话,澳门的富更多是一种内部的、封闭的富。

一旦澳门证券交易所搭建起来,澳门将一举成为内地源源不断的资金弹药输送地。 澳门的富,也就变成了一种外部的、开放的富。

澳门交易所的最大看点,是一个以“离岸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为离岸人民币打通了一条回流渠道。

这意味着,澳门很可能会成为人民币国际化征程中的一个历史性拐点。

很早之前你城叔就说过,中国是否超越了美国,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指标值得参考,不是看GDP总量,也不是看HDI(人类发展指数),而是本国货币的国际化程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定货币的国际化程度是衡量该国综合实力最核心的锚,它反映了一个国家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的综合水平。

今天,人民币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和第六大储备货币。排名虽然很高,但是从全球占比来看,还是远远弱过于美元,称不上国际货币。

有数据显示,在全球各国的央行货币储备中,美元的份额约61.63%,欧元的份额约20%,而人民币仅为1.97%。全球跨境支付交易中使用美元的比重约42.5%,人民币只有2.2%。

为什么全球企业和居民住户持有人民币的意愿不是很强呢?

有一个原因,就是出于防范系统性风险的考虑,中国有审慎的外汇管制,资本账户不完全开放,全球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找不到太多优质的投资渠道。人民币出去容易,回流困难,无法构成一个顺畅的循环。

而澳门作为一个自由开放的经济体,货币可以自由兑换进出。在这个基础上建设以“离岸人民币”计价结算的交易所,无疑提供了全新的投资场所,打通了人民币回流的任督八脉。

窗口不大,却有一两拨千斤的力道。这对于人民币走向国际化的战略性意义,是如何高估都不为过的。

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澳门也面临着诸多挑战,比如说人才储备不足,管理经验缺失,法律体系非“普通法系”。起步期时,内地科创企业或许仍有路径依赖,选择到香港或者纽约上市。

就像一些评论说的,只有不那么优质的企业跑到澳门,让澳门的资本市场沦为“二手车市场”。

但是办法总比挑战多。背靠一个不断崛起和复兴的强大国家,澳门的想象空间很大。

就像97年的时候,香港能够从亚洲金融风暴中挺过来,稳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就得益于中央政府出了不少力。澳门从博彩中心转向金融中心,也一定能够得到国家无限支持。

展望未来,澳门的下一步,就是变成“新加坡”,下一个离岸人民币交易清算中心。

当前澳门的人民币存款只有511亿元(8月数据),不及香港同期6441亿元的1/12,盘子是很小。

但是随着澳门证券交易所向纵深发展、金融中心的逐步夯实,澳门的离岸人民币存量肯定会越来越大,成为一个充裕的资金池。

这个池子,对于未来缓解内地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具有绝对不可低估的作用。

就像你城叔刚刚说过的,我们的资本账户是不完全开放的,因为97年泰国引发的亚洲金融危机还历历在目,国家担心热钱可以自由进出国门之后,可能会造成国内通货膨胀,或者是变相流向了股市楼市,人为造成资产泡沫,所以设置了一些防火墙。

碍于机制上的限制,内地企业是不能跑到港澳地区搞跨境贷款的。这是多么巨大的沉没成本啊。港澳地区在巅峰期的时候,人民币存款高达1.2万亿元以上,但是这些天量的钱只能沉淀在账户上睡觉。

到了2013年,南沙、前海、横琴自贸区横空出世,中央给与了特殊的政策通道。在这些自贸区注册经营的企业,可以从港澳银行直接申请人民币贷款。截止到今天,已经有35家珠海企业从港澳银行借了200亿元。

央行一份报告指出,当政策趋紧、银行表内信贷紧张时,内地的银行往往会首先压缩掉中小企业的贷款。而澳门银行的资金池无疑能够解决企业的燃眉之急。

而且跨境人民币贷款定价主要由市场供求决定,政策限制、行业歧视等其他隐性成本较少,对于内地中小企业来说堪称福音。

伴随着澳门的人民币资金池沉淀越来越多,澳门将在国内扮演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

今天,主导世界的无非是两股力量,科技和金融。

中国有一个全球排名第三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单个城市的资本调配实力,几乎可以比肩纽约、伦敦。但是960万平方公里的疆域上,却没有一个足以睥睨众生的国际科创中心。包括北京的中关村、上海的张江,其实都落后于美国硅谷。

因此,粤港澳大湾区作为“千年大计”,在经济上的首要目标,就是成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与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一争高下。

金融与科技的关系相辅相成。有了澳门证券交易所,广深科创走廊成为下一个硅谷101公路的底气就更足了。

澳门是全中国最复杂的城市之一。

它很大。一年有3500万游客入境游玩,坐拥大大小小120多个国际组织的席位,人际空间通达全球每一个角落。更为关键的是,它还有直达北京的信息渠道,这是全中国所有城市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与此同时,澳门又很小。30多平方公里,生活着66万人,人口规模仅相当于北京两个天通苑的社区人口。一个国际机场,就能占据城市6%的土地面积。

这里每平方公里生活了2万多人,是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土地紧张到养老院都没法扩张,一些老人只好跑到珠海蹲。

所以,想要由博彩业延展出“旅游休闲”,真的很难。迪尼斯乐园建不了,海洋公园建不了,会展中心建不了。

博彩一业独大,反过来又干扰了澳门的经济。

一个普通荷官的月薪两万澳币,比社会平均水准要高。很多人初高中没毕业,就跑去赌场工作,教师,警察一度担心招不到人。回报丰厚的赌博业,抢夺了最多的土地、劳力和资本,提高其他行业的房租、劳动成本,挤压了全社会。

在自由化土壤中更有利发展的“金融”和“文化”,还没发芽就闷死在了赌客们的脚下。 产业多元化,在土地魔咒下可谓寸步难行。

所幸的是,中央出手了。

今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正式出台,澳门被确定为四大中心城市之一,未来将被塑造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

珠海横琴岛,就是澳门其中的一个希望。

它与澳门隔岸相望,足有100 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三个澳门。这块巨大的飞地,完全有空间移植澳门的体系,延伸澳门的经济和生活空间,成为澳门同胞的后花园。

第一,早前澳门大学通过租借土地搬到了横琴岛,新校区面积一下子扩大了20倍。 澳大所在的土地受澳门法律管辖,这种创世纪的举措,为澳门的扩张打开了一扇窗。未来不排除会划设更多横琴的土地供澳门开发,共同打造出一个世界旅游休闲中心。

第二,今年3月,横琴出现了全国首个跨境办公试点楼宇。 首批10家澳门企业无需工商税务登记,只需备案就可以直接入驻横琴总部大厦,手续非常简单。未来澳门证券交易所出世后,相关的会计、律师、投行、咨询等业务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来到横琴岛上,形成集聚规模,共同建设区域性金融中心。

类似的举措还有很多,比如澳门单牌车可以进入横琴、澳人澳税、横琴莲花口岸二合一实行24小时通关,珠澳一体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就算以后赌城色彩被稀释了,金融、文化、会展等产业也可以崛起替上。

如能成功,相当于再造一个澳门。

二十年斗转星移。

这一次,澳门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密联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