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毁林风波背后的农夫山泉:不知情的项目负责人和“缺水”的公司

独家|毁林风波背后的农夫山泉:不知情的项目负责人和“缺水”的公司

2020年01月14日 11:22:39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四号》出品 文|江知树

作为“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的“翻车”令人始料未及。

近日,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因在武夷山市新建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时未按环评要求施工,违规擅自开挖便道毁坏林木,被当地森林公安立案查处。

1月12日晚间,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就此事发布了调查通报。通报指出,农夫山泉相关取水点并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此外,取水点附近修筑的施工便道所造成的毁林情况已由市森林公安部门在去年11月18日立案调查。

01 风波中的施工现场:大型挖掘机已开走 项目负责人声称不知情

“避而不谈或避重就轻就没意思了。”强雯对这份调查通报颇有微词。11日,强雯(微博名“Qiang小Qiang”)在微博上发布了农夫山泉在国家公园内开挖便道毁林的视频,一时间掀起了舆论热议。

“农夫山泉为了施工,要用货车运载大量水泥等原料穿越近2公里的国家公园,施工车辆入园审批了吗?有手续吗?原项目环评提及了吗?缺失环保评价又是在如此敏感的区域,如何监管?”强雯在微博上发出了一系列质疑。

在她看来,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虽然对举报中所涉及的“取水点”、“取水点旁的施工便道”以及“运输便道”三个地块的细节进行了说明,但对农夫山泉是否违规毁林一事并未直接回应。

“今天(1月13日)白天我们又去了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范围内的地方,之前那些大型挖掘机已经开走了。”强雯告诉凤凰网财经,“但是施工队还有一些水泥没有运下去,他们现在也暂时不敢用器械运送,就找了一些人从坡上背下去。”

但强雯也指出,在非国家公园红线范围内的地方,农夫山泉仍在正常施工,不时还有中型挖掘机在进行挖土和填土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农夫山泉公司在武夷山国家公园的项目施工负责人声称对挖机伐木造路一事并不知情。这名负责人向媒体表示,伐木造路一事从来与他们公司没有关系,他们只是夜间在此用挖机运送水泥,对于这片黄泥地如何形成以及何人所致并不清楚。

“刚好你建坝施工、运输水泥需要用路,刚好就天降神兵、如有神助,原本茂密的森林里硬生生地出现了一条路。”强雯对这一说法表示强烈怀疑。

凤凰网财经就这一问题再次致电农夫山泉,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应。

02 “突然变宽”的黄泥路

记者查询当地环保局对农夫山泉该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时发现,在“施工便道”的施工方法中明确写道:“先沿河堤边缘开挖开填筑一条宽 4.5~5m 的施工道路,道路高出水面 50cm,以供机械进入施工现场。”

图注:农夫山泉“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部分内容

但据强雯在微博公布的武夷山市政府1月8日出具的2日调查报告显示,国家公园被毁林开道的地方长约150米,宽3米;然而十天之后,强雯发现那条被毁林开道的黄泥路变得更宽了。

图注:武夷山市政府1月8日出具的调查报告 (来源:受访者供图)

强雯在微博披露的1月12日现场测量数据显示,这条施工便道最窄处4.5米,最宽处6米多,平均5米。“市政府调查的时候不是说才3米宽吗?那么多出来的面积是哪里来的?”

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营告诉记者,根据前述环评报告表中的数据表述,“4.5-5m”是包含本数在内,实地测量的数据确实突破了报告中规定的5米限制。

此外,强雯还向凤凰网财经透露,此前环评报告中规定施工便道应“沿河堤边缘开挖”,但农夫山泉开设的施工便道确实通过毁坏林木进行拓宽的。

也就是说,无论是宽度还是修筑位置,农夫山泉开设的这条施工便道并不符合前述环评报告表中的规定。

而武夷山国家公园发布的调查通报则指出,农夫山泉在施工时有从该便道运输建筑材料的情况,但“未对便道进行拓宽、整修”,也“未对该便道沿途的林木等周围环境损坏”。

图注:农夫山泉公司开设的施工便道(来源: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调查通报)

凤凰网财经就上述问题向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致电咨询,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具体回应。

03 农夫山泉“缺水”了?

农夫山泉毁林取水的舆论甚嚣尘上,除了关注事件本身,人们对农夫山泉的发展态势也出现了质疑—公司是不是“缺水”了?

深陷在这场风暴中心的是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于2017年8月29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由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法定代表人为钟睒睒。

由于公司未上市且不融资,农夫山泉的财务数据一直是个谜;同样神秘的还有钟睒睒本人。

“隐形的富豪”、“独狼”、“最会做广告的企业家”…这是钟睒睒近年来留给外界最深的印象;作为农夫山泉的创始人和曾经的浙江日报记者,他深谙传播之道,也鲜少出现在公开场合。

虽然在任何财富榜单上“查无此人”,但钟睒睒创造的“大自然的搬运工”、“有点甜”等农夫山泉的广告词却早已家喻户晓。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农夫山泉在全国范围内拥有八处水源地,分别位于千岛湖、长白山、丹江口、万绿湖、峨眉山、太白山、天山和武陵山等地。

针对此次事件,经济学家宋清辉也说道,农夫山泉凭借低端价格占据了零售渠道的霸主地位,在此基础上开辟新的水源地,大面积圈地建厂,大概率为了避免高昂的物流成本和扩大产能不足的战略考量。

“从整体发展来看,农夫山泉相对比较良性;但本身深处竞争比较激烈的行业,中国饮料行业又进入低成长期,对企业的调整和要求更高。这次武夷山事件,就是分公司操作出现管理的纰漏。”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凤凰网财经,“对农夫山泉的品牌包括公司的IPO还是会有影响,但整改之后也会有所改善,整体来看影响不会太大。”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毁林取水事件进入公众视野,农夫山泉“大自然搬运工”的人设也在慢慢崩塌。如何挽回这块金字招牌,是它未来亟需克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