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与“诡谲”:台湾政局扑朔迷离

“动荡”与“诡谲”:台湾政局扑朔迷离

2020年01月16日 16:28:06
来源:华夏时报

李雯心

2020年1月11日,台湾地区四年一度的地方领导人与“立法委员”“二合一”选举刚刚落幕。在此次选举中,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赖清德当选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得票817万余张,得票率为57.1%,而在另外两组候选人中,中国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张善政得票552万余张,得票率为38.6%;亲民党候选人宋楚瑜、余湘得票60万余张,得票率为4.3%。在台湾地区立法机构总共113个席次中,民进党获得61席,国民党获得38席,台湾民众党获得5席,“时代力量”党获得3席,“台湾基进党”获得1席,无党籍及未经政党推荐者获得5席。2020年“大选”的结束成为台湾政局新形势的开始,未来仍旧风云诡谲。

民进党党内政斗或更趋激烈

民进党在此次选举中获得胜利,不仅继续掌控执政权力,还维持了“立法院”多数席次的优势。在一段时间内,蔡英文在党内的权威性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巩固,但为了获取胜选,民进党在选举过程中埋下了诸多隐患。一是政策买票将使岛内的经济、民生问题雪上加霜。在“九合一”选举中翻转蓝绿竞争形势的经济、民生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因应此类问题,蔡当局并没有提出根本解决之道,只是在选举过程中,利用对媒体的操控及竞选议题的转移,使其负面效应没有在选前发酵出来。选后,伴随选举议题的降温及执政的运行,经济及民生议题将再次成为民众最为关切的话题,并且蔡当局为了胜选,在选前大力度政策买票,将加剧经济问题的严峻性。二是民进党鼓吹大陆“威胁”,强修“反渗透法”,制造“绿色恐怖”,导致两岸关系的复杂性与风险增大,并不符合岛内民众渴望和平,渴望两岸交流良性发展的最大民意,尤其在选后,两岸关系恶化的消极作用会更加深层次显现,凸显蔡当局执政能力低下。三是接班人选将加剧党争烈度。蔡英文当选后将不再面临连任压力,但后续民进党接班人选将成为党内竞争的焦点问题。赖清德从“敌手”到“副手”,在初选中与蔡英文分庭抗礼,火力十足,但为了各自的政治盘算,最终两人组成“CP”,共同参选2020年选举,据悉赖清德获得接班人承诺,但在党内仍面临“强棒”郑文灿等人的挑战,能够获得兑现,恐怕还存在很大变数。因此,民进党的未来发展仍然存在很多隐患,蔡英文仍然有可能在之后的执政中面临提前“跛脚”的窘境。

国民党的改革前景不明

在“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获得巨大的优势,完全逆转了态势,根据历史经验,很有可能乘胜追击,重新获得执政权,实现政党轮替。但国民党却在2020年“大选”中彻底败北,不仅没有获得“大位”,在“立委”席次上也几乎接近谷底。党内外要求检讨的声音四起,外界普遍认为此次的败选与国民党没有完成整合,党内政治斗争严重有很大的关联性。

党内被强烈的低气压氛围环绕。据报道,败选后国民党召开了工作会议,会中讨论将成立项目小组深切检讨、深入讨论,并提出改革方案。国民党内陷中常委“辞职潮”,如“立委”江启臣、蒋万安、黄昭顺、沈智慧、杨琼璎、台北市议员徐弘庭以及彰化县议长谢典霖等接连跟进辞职,已出现“骨牌效应”。对此,国民党14日发布新闻稿表示,本届中常委原应于去年10月届满前改选,但因应2020年“大选”之故,经“全代会”通过延长任期迄今,故无所谓辞职问题。15日,国民党主席吴敦义率一级主管正式向国民党中常会请辞获准,由中常委林荣德代理国民党主席。国民党青年派于下午怒闯中常会与中央党部,强烈要求换人换路线。另外,中常会提出组发会所拟“2020年中国国民党主席补选作业细则(草案)”等,将于1月17日办理补选公告,当天起到2月3日开放参选人进行党员连署,总计18天,投票改选将与3月7日举行。

此次选举的结果对于国民党造成重大的冲击,不管是党内运作制度还是权力结构等都亟待重新的盘整,茶壶中的风暴已开始旋转。新的党主席人选,新的中常会以及党的路线选择都将成为未来国民党改革中备受关注的问题,也决定其未来发展态势。若改革不能顺利完成,党内仍旧纷争不断,国民党也可能面临分裂或崩解的可能。另外,在此前的四年中,民进党一直利用公权力全面打压政敌。国民党的生存空间被大幅压缩,党费的筹集都一度困难,此后的四年中,恐仍将面临政治清算的危机。国民党能否成功渡过危机是台湾政局变化的重要观察点。毕竟,国民党仍然是岛内两大党之一,具有较为稳定的基本盘及深厚的发展根基,并且握有多数县市的执政权,仍然具备挑战民进党,终止其执政的机会与空间。

此外,韩国瑜的动向也是牵动国民党发展的重要面向。在“大选”落败后,韩国瑜将面临罢免投票。Wecare高雄等公民团体发起罢免韩国瑜高雄市长一职的活动并于去年12月26日将第一阶段3万份罢免提议书连同罢免理由书送至“中选会”。罢免程序正式启动,罢免投票最快将于5月份举行。韩国瑜将面临“双杀”风险,同时国民党也将面临再度失去高雄市执政权的危机。

第三势力的影响不容小觑

台湾的政治制度更利于两党制的巩固,第三势力发展的空间非常有限,再加上第三势力政党林立,票源分散,能量难以汇集,影响力一直比较有限。经过此次“立委”选举,第三势力党的实力消长再次重新洗牌。由台北市长柯文哲新成立的台湾民众党异军突起,成为国、民两党之外的第三大党,2016年新成立的“时代力量”党尽管能量相较上届有所削弱,但也拿到了3席,可以在“立法院”组建党团。亲民党、新党都未在“立委”席次上有所斩获。另外,从“立委”选举的得票分布上看,蓝绿阵营支持者都有分裂投票的情况,国民党的区域“立委”票与政党票分别为563万票与472万票,相差91万票左右,而民进党的分别为633万票与481万票,相差152万票。由此说明,国、民两党的政党吸引力在下降,部分票源流向了第三势力党。

而在第三势力党的部分,目前来看最有影响力的是台湾民众党,其成立对于亲民党与“时代力量”党等都有削弱的效果。经此一役,台湾民众党不仅在“立法院”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并且获得政党选举补助款,已经基本站稳了脚跟。基于国民党未来发展态势不明朗,其他第三势力小党力量有所消逝,不排除会有其他势力投靠台湾民众党,使其持续做大。另外,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的台北市长任期仅剩2年多的时间,从其组党、运作“立委”选举及表态来看,蓄力角逐2024年“大位”的意图比较明显,并且选后台湾民众党已握有直接提名2024年“大选”参选人的资格。

党派博弈的复杂性将增强

台湾“立法院”是台湾地区最高民意机构和“立法”机构,在台湾政治体系中扮演着诸如“‘国情’的听取者、人民的代理人、权力的制衡者、事项的参决者、荷包的控管者、‘总统’的问责者”等诸多角色,发挥民意代言及决策中心功能,是各政党扩大政治影响力的主战场。从此次“立委”的席次组成来看,民进党单独过半,仍然握有较强的话语权甚至是强渡关山的实力。但从“立法院”的运作机制来看,“政党协商”等制度的设计也给予小党牵制与监督大党单方面决策的空间。此次,国民党席次数仅比上届多3席,实力变化不明显,台湾民众党与“时代力量”党可以自组党团。目前来看,“立法院”中第三势力党多为绿营政党,如“时代力量”党,“台湾基进党”等,台湾民众党的柯文哲也与民进党竞合关系复杂。蓝营小党亲民党、新党等在此次选举中都未能攻进“立法院”。

尽管都具有绿营色彩,但其间仍然存在复杂的政治博弈。民进党的政治目的自然是不断蚕食小党,壮大并稳定力量,争取长期执政。而其他第三势力小党则希望不断扩张力量,提升政党独立性,因此绿营政党之间仍然存在激烈的资源竞争与政治博弈,尤其台湾民众党将在未来的发展中挑战民进党权力的全方位收紧政策。未来,国民党、台湾民众党及“时代力量”党的“在野联盟”能否成行,在不同议题上如何竞合也成为影响蔡当局各项决策、法案等能否顺利通过的重要面向。(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