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权健还可怕的中脉“陷阱”:涉及金额数百亿 投资者有家不能回
财经

比权健还可怕的中脉“陷阱”:涉及金额数百亿 投资者有家不能回

2020年01月20日 11:12:44
来源:无冕财经

一家直销公司,一家投资公司,经由“直销大王”周希俭连接,让众多投资者血本无归,这两家公司做了什么?

1月的广州,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归家的气息。

忙忙碌碌又一年,离家在外打拼的游子们都巴不得马上飞回到父母妻儿身边,围坐火炉话家常。

可偏偏有这么一群人,自半年前从天南海北聚集到广州,眼看年关已近,却个个有家不能回、想家不敢回。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广州。”1月18日,200余位维权者聚集在一起,忽听有人低吼,“回到家里,银行、小额贷、高利贷,都堵在门口讨债,哪里还敢回。”除此之外,这些人中,失信人也比比皆是,飞机、高铁通通不能坐,“再说了,哪里还有家啊,来这里的,谁不是早就妻离子散,茕茕一人。”

这200多人,相继于2012年至2015年加入南京中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中脉”)“直销”,以及道和集团有限公司“投资”业务,合计投入逾6亿元,最终血本无归。

“全国像我们这样的受害者还有很多。”维权代表们反复强调,涉及金额合计高达数百亿,“相比中脉,权健算什么,简直就是冰山一角。”

回首广州半年维权史,受害者们向无冕财经研究员(ID:wumiancaijing)讲述了他们如何一步步踏入深渊。

“拉人头”生意

2013年3月左右,刘女士的母亲糖尿病并发症特别严重,就托朋友帮忙在重庆介绍医院挂号看病,她告诉无冕财经研究员,“当时朋友确实给我介绍了一些医院,但同时还给我推荐了南京中脉的床垫,带我去了一家中脉生态家线下体验馆后,我花了两万六千八买了一套床垫。”

据了解,南京中脉的生态家产品还包括双人磁疗被、云舒枕头、空气净化器、水机等。

“刚开始效果确实不错。”刘女士事后回想,“因为床垫的原理是磁疗,本身能够促进血液循环,所以一开始有感觉,但时间一长,身体一旦适应了血液循环改善的效果,作用基本就不大了。”

而这时,朋友拿着一套诱人的“销售模式”试图拉刘女士下水,发展其为“下线”。

据维权者给无冕财经研究员提供的一份会员等级及分红图显示,当时南京中脉虽对外宣称其是国内首批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之一,但实际内部会员高达9个等级,且采用“双轨制”会员发展模式

如会员A同时发展两位不少于三万元投入的“下线”,当月即可获得8000-10000元的奖金返利。若想要获得更高奖金返利,则只需要通过引进投入更大的“下线”,或让“下线”再度发展“下线”,使得左右单边消费总额均达到升级的门槛标准,即可获得升级后的奖金返利。

▲会员等级及分红图,图片由维权者提供。

同时,据维权者介绍,南京中脉推荐所有会员开设线下体验店,所有开店、装修、人工成本等均由会员自行承担,仅购货成本稍有不同,首次投入产品成本越高,享受购货折扣相应越高。如一次性投入30万元买货,则开设为一级店,此后可享五折购货折扣。

对此,刘女士向无冕财经表示,“当时南京中脉的这套奖金拨比及卖货利润都是比较高的。那我就觉得产品又好,又能够赚钱,何乐而不为呢?”

但实际上,南京中脉的奖金返利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以基金为主的“空头支票”。据维权者展示,在南京中脉内部专门提供给会员购货的系统上,会员可以通过系统查询自己的PV值(等级)、返利情况、订单状态等。

其中,基金作为奖金返利的主力,并不能直接提现。会员们只能“一方面用基金复投,购买南京中脉的产品”,“另一方面,则作为‘下线’入会的现金抵扣,如让发展的‘下线’直接打款给你,你再直接用基金购买发货就好了。”维权者对无冕财经表示。

但本质上,最终都是为了吸引复投。

▲会员返利情况,由维权者提供。

远超三级分销等级,形成明显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上线报酬,这就可能涉嫌传销。2018年10月11日,南京中脉因违法直销,被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款20万元

只不过,这20万元罚款,与动辄几万的产品以及逐步突破百亿的年营收额相比,简直九牛一毛,更何况,南京中脉还有更大的野心在后面。

“羊毛出在牛身上,熊埋单”

2013年底,南京中脉开始联合道和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广州道和投资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道和”),发起一场关于“投资成为原始股东,参与系统产业化分红”的创新商业模式。

据维权人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介绍,此商业模式的最主要理念可称之为“羊毛出在牛身上,熊埋单”,其中,“羊”就是消费者,即南京中脉通过生态家培养的逾400多万会员,“牛”即中脉道和产业,而“熊”就是资本市场。

翻译过来就是,南京中脉要联合广州道和共同带领会员们,上资本市场割韭菜

中脉国际先是以原始股拉拢投资者。

据维权者向无冕财经透露,在两家企业共同召开的万人公开宣讲会上,高层管理人员宣称中脉国际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并有原始股政策回馈投资人。其中最低门槛为82.8万元换1.5万股,或一年当中有四个月做到钻石级以上(双轨制中任一单边不低于25万元),可分得中脉国际原始股最低2万股。且上市后,股价至少在20美元-30美元间。

期间,企业不断造势,又是高层在纽交所、纳斯达克分别接受CNBC、CNN的专访,又是时刻在会员们耳边鼓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让大多数维权者心动不已,甚至不惜借高利贷投资,只为抓住这个机会。

企业为维权者们算了一笔账,待股票上市后,投资者们摇身一变个个都是千万富翁,当初的高利贷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这一美好的愿景,最终被证明是一场骗局。

中脉国际所谓登陆纳斯达克市场,最终被证实只是进入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OTCBB),而OTCBB既不是证券交易所,也不是发行人挂牌交易系统。其只是OTC证券的一种实时报价服务系统,门槛极低,也没有上市标准,任何股份公司的股票都可以在此报价。股票流通性极差,大约一半股票处于停止交易状态。

其次是鼓吹系统多元化产业分红。

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13年下半年起,广州道和旗下相继成立道和酒业、道和房地产、道和饮用水、道和体育发展等子公司,并不断对外宣称未来跨界合计23家公司,涉及八个行业,统称系统产业化,且最终目标是一个一个规划上市。

“我们可以通过继续做南京中脉生态家,或购买道和旗下的产品,如道和酒业出品的白酒‘道和国韵’等,成为道和集团的原始股东,享受每年最低每家公司3万元的分红。”有维权者向无冕财经研究员证实,“提早投资的,2013年底,都有拿到道和旗下教育产业道和慧明教育5万元分红。”至此,大家便没有怀疑,纷纷跟进。

▲道和模式宣传语,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2015年底中脉国际上市谎言被揭穿、且多元化产业一分钱分红都没拿到后,维权者们开始意识到可能受到了欺骗。

有维权者向无冕财经透露,就连广州道和宣称的一坛价值43万元的300公斤白酒,其实也并非茅台原浆母酒,只不过是道和酒业收购茅台镇小酒厂的散装酒,价格约为20-40元/斤,并不具备收藏价值。

可惜亡羊补牢,为时晚矣。至此,已经有数万名投资者深陷泥潭,其中不乏试图通过投资扭转民营企业发展困境的中小企业家、体面国企退休后赋闲在家的中产阶级,以及公务员、老人等。

“换个马甲”

“其实南京中脉和广州道和就是一家公司。”维权者在与无冕财经研究员交流时如此强调,但查询天眼查,并没有发现两家公司实控人一致或存在联系。不过,两者之间存在一个不容忽视的纽带,那就是周希俭。

周希俭何许人也?

2013年创立广州道和,现为其实控人,曾被称为“直销大王”。出身安利,成名于美国直销公司如新,后转战中国本土直销,加入月朗国际。

2009年,周希俭加盟南京中脉,并成为中脉健康产业集团董事局主席,自此南京中脉的业务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扩张。在周希俭的经营下,仅两年,南京中脉的年销售额就达到10亿元。

而多位维权者在与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交流时反复提及的是,最疯狂的2013、2014年,南京中脉业绩呈现爆发式增长,“2013年总营收才25亿元,次年就实现近4倍增长,完成96亿元营收的好成绩。”有维权者称。

在这场游戏里,南京中脉与广州道和成为最大的赢家。

而更让维权者们担心的是,“如今他们换了个马甲,又在做相同的事情。”

2019年9月20日,有媒体爆出周希俭携众多中脉高级经销商加盟汉德森。据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汉德森在2018年1月获得直销牌照,是一家外商投资企业,旗下有社交电商平台汉薇商城。

次日,汉薇商城宣布与周希俭在国外创办的新社交电商公司Viiva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组成了汉薇Viiva。

而汉薇Viiva平台更是沿用之前南京中脉2017年推出的海淘APP脉宝云,一个曾被上观新闻爆出涉嫌传销的电商平台,通过设置第一层门槛4180元成为合伙人后,依靠发展下线,晋升层级带来各类返利。

▲脉宝云奖励制度,图片来自上观新闻。

巧合的是,脉宝云店所属的西藏脉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是周希俭老东家南京中脉的经销商。

自2015年维权至今,维权者们辗转多地,分别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南京等地均进行过维权行动,直至2019年6月份聚集至广州,在此期间,不乏同伴因债务紧逼而轻生、维权人遭遇恐吓、威胁等案例,即使到今天,他们也只能分散而居,谨慎行动。

而南京中脉似乎也感受到压力,担心大规模维权影响其品牌及直销牌照的正常使用。

1月4日,据时代财经消息,原南京中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第四任董事长邱伟杰,同时长期担任中脉科技媒体事业部业务副总裁、总裁,出手9000万拿下香雪制药旗下广东九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成立于1999年的九极生物是香雪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于2003年7月获得直销牌照。此番收购被维权者们广泛认为,拿到直销牌照是主要目的,他们担心会出现新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