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乱斗:动了院线的奶酪 徐峥遭万达等联合抵制

资本大乱斗:动了院线的奶酪 徐峥遭万达等联合抵制

2020年01月26日 23:25:05
来源:财联社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戚夜云)讯, 从今日开始,徐峥贺岁喜剧电影《囧妈》登陆今日头条系App,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等全线免费播放。在电影历史上,院线电影互联网免费首播尚属首次。

新型冠状病毒期间,7部主力春节档影片全部撤档,《囧妈》的非常时期非常办法,收获民间一片掌声,不过《囧妈》的出品公司欢喜传媒港股暴涨43.07%之后,院线“不高兴”了。

因给院线带来损失,继浙江省电影行业发文谴责之后,万达、博纳、幸福蓝海、金逸、大地等23家院线把徐峥和《囧妈》告到国家电影局市场部处,要求电影局紧急叫停《囧妈》,并抵制《囧妈》制片方以及徐峥出品的电影。

徐峥的背水一战

在免费首播、春节撤档之前,徐峥的《囧妈》经历了一次提档风波。1月20日,徐峥在微博上宣布《囧妈》从大年初一提档至除夕。他直言,提档是为了提升假期的票房。

今年春节档共有7部影片竞争,其中票房主力角逐的四部影片为《唐人街探案3》、《囧妈》、《姜子牙》以及《夺冠》。但是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春节档预售成绩《唐人街探案3》,截至1月22日17时,春节档预售4.68亿票房中,《唐人街探案3》2.6亿的成绩一骑绝尘,《囧妈》排第二,预售却仅有5001万。《姜子牙》紧随其后,为4965万元。

但是囧妈的危机在于,13.4%排片率既没有《唐人街探案3》30.5%的一半,甚至不及《姜子牙》14.3%。

徐峥的提档,焦虑来自于一份对赌协议。

2019年11月7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横店影业签订了关于《囧妈》的保底发行协议。双方约定保底总票房为24亿 元,保底方需要最少支付保底发行代价为6亿元,超出24亿票房部分,双方按该电影的影片净收入的比例分配:欢欢喜喜为35%及保底方为65%。

以24亿票房计算,扣除5%的电影事业发展专项基金、3.3%的税费后,共有约22亿分账票房,刨除院线等各方抽成收益,欢喜传媒最终收入为33%,约等于7.62亿。

目前,《囧妈》的口碑遭遇滑铁卢,豆瓣评分仅6.1分。去年《疯狂外星人》豆瓣评分6.5分,排片率达20%,最终票房止步22亿。业内人士均预测,《囧妈》即使春节档如期上映,也难达到24亿保底票房。

互联网试水,遭行业性抵制

1月23日,欢喜传媒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订立合作协议,据此,欢欢喜喜及字节跳动将于在线视频相关的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字节跳动将向欢欢喜喜最少支付6.3亿作为代价。同时,《囧妈》保底发行协议也已中止。

欢喜传媒相关公告透露,《囧妈》的整体制作成本为2.17亿。按照分成比例计算,6.3亿对应的票房为16亿。鉴于囧妈的口碑以及排片率,《囧妈》已然很难达预期24亿的票房。与今日头条合作的绝妙之处在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时,让徐峥及欢喜传媒全身而退,并名利双收。

不过,这一发,却牵动着整个电影业的生态。

1月24日,包括万达影业、大地电影有限公司在内的23家电影院线公司联名向电影总局提请申请。要求总局紧急叫停欢喜传媒电影《囧妈》互联网免费首播的行为,取缔电影院以外各类”零窗口期”的放映模式。

《科创板日报》记者根据电影专资办的数据进行粗略统计,前十大院线中,万达、大地、上海联合等7家院线联合签名。中国共有将近50家院线,参与联名院线高达34家(包括新增11家),市场份额占比约70%。

值得注意的新增抵制名单中,原保底发行方横店影视赫然在列。

院线之怒,院线之难

特殊时期特殊操作,值得院线统一战线,集体上书声讨吗?

大动干戈的背后,上海西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王纯迅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本质上是对于生态叛逃的一种声讨。”

34家院线联名上书的三层意见包括:一是叫停《囧妈》的互联网首播行为,二是抵制欢喜传媒以及徐峥的作品,三是如有其他片房效仿,一律终止合作。

院线的态度一言以蔽之,院线地位不能被流媒体取代甚至撼动。

一位业内人士评价该事件时表示,《囧妈》成为靶子的原因,院线被抛弃在蛋糕之外。在此基础上,《囧妈》身上还包含院线最为看重的两大标签,“春节档”以及“大IP大制作”。

中国影史票房排行榜前十名中,《流浪地球》《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美人鱼》四部电影均为春节档。王纯迅表示,院线和大片近年来形成的互相支持的生态,片方倾向将大投资体量和题材创新的影片投入春节档,以获得良好的票房收益。

来自中金公司的一份研报显示,平均而言,春节档占全年总票房从2018年开始接近10%。不同的城市之间占比差异极大,重要票仓的三线及以下城市对春节档呈现出超高依赖度,短短的十天左右春节假期,以2019年为例,票房收入占据全年54%。

三线及以下城市人口超过10亿。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导致撤档的黑天鹅事件,意味着3000多个县城、4万多个乡镇的电影院,全年票房收入的一半流失了。

电影的窗口期,一贯称之为院线的生命线。但是近两年,窗口期呈现两极分化态势,一方面文艺片的窗口期缩短至两周时间,斩获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主角的《地久天长》、贾樟柯《江湖儿女》、娄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均在上映两周左右全网上线。另一方面,是大IP或大制作电影密钥期无限延长。《哪吒之魔童降世》《战狼2》《流浪地球》密钥延期2个月。

大IP大制作,已经成为院线最为重要的票房收入的利器,因此院线将更多的资源以及关注度投入到大制作影片之上。

“国内能生产优质的商业电影十分有限,投资却又越来越大,一旦几亿投资打了水漂谁都受不了。”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双重标签下《囧妈》与互联网合作,将院线排除在外,无疑是釜底抽薪。“他们更担心其他片房的效仿《囧妈》行为,所以联名书中特意强调,如有效仿,将一律终止合作。这一点有几分敲山震虎之意。”

不过,王纯迅却认为,虽然互联网对院线有多重打击,并从根本上瓦解观众的观影习惯,但他认为流媒体无法支撑电影大制作的变现。

网络大电影至今未诞生口碑佳作即为例证。

他认为,大制作往往需要大量的投资,以及更为专业团队。“大制作电影与院线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中国从2015年开始,院线才陆续开始爆发支撑大制作的实力,并每年产生2到3部爆品。院线的出路,不是联合绞杀新模式,而是应该是发觉更多可以拉人进影院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