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教育能否顺利过冬冲击IPO:营收净利润高企,短期偿债压力大
财经

行动教育能否顺利过冬冲击IPO:营收净利润高企,短期偿债压力大

2020年02月12日 20:30:42
来源:花朵财经

原标题:营收净利润高企,短期偿债压力大,行动教育能否顺利过冬冲击IPO

作者 | 花朵财经

花朵财经ID | F-Finance

2019年上半年,上海行动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行动教育”)再一次公布招股说明书,拟登陆A股市场。

据了解,聚焦于线下企业高管管理培训的行动教育并非首次试水国内资本市场。公司成立于2006年,早于2015年挂牌新三板市场,此后接受上市辅导,并于2017年和2018年提交招股书备战IPO。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数据库

排队多时的行动教育于2018年首次收获监管部门的反馈意见后,并未积极回复其中问题,而是决定暂缓上市,撤回IPO申请。

2019年,行动教育重整旗鼓,再一次闯关主板市场。与前年不同的是,此次行动教育似乎信心倍增更有底气,同样的发行股数和近似的募投项目,总募投金额却翻了一番。

▲数据来源:行动教育2019年招股书

▲数据来源:行动教育2018年招股书

现今疫情之下,前有在线教育正逢“盛世”异军突起,不断蚕食市场份额;后有线下机构“正值寒冬”加速洗牌,红海之中厮杀惨烈。

经历多年市场洗礼,致力于培养合格企业家,输出先进管培理念的行动教育,IPO之路是否足够顺畅?待花朵财经为各位慢慢道来。

营收净利润高企,增长后劲不足

▲数据来源:行动教育2019年招股书

据中研普华披露的相关研究显示,截止2018年,我国管理培训行业的企业约有7.8万家,行业市场规模约为3024亿元,从2015年至2018年,行业市场规模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8.44%。

依托管培领域良好的发展势头,行动教育在报告期内的营收和净利润也是双双“破亿”。据其招股书披露,2016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2.61亿元、3.47亿元、4.37亿元以及1.88亿元。同期增长率呈现出较大波动,2016年-2018年分别为12.56%、32.82%、26.12%和0.54%。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数据库

净利润方面更是夸张,增长率上并未出现如同营业收入般的过山车行情,而是出现了陡然下降的趋势,2016年-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1.01亿元、1.14亿元以及0.49亿元,对应期间增长率分别为221.33%、51.54%、13.10以及5.85%。

营收净利润上看似逐年直线上涨,实则增长后劲明显不足。

2019年中期营收和净利润较2018年中期虽略有增长,但远不及2018年全年数据一半,对于其2019年盈利能力是否能向往年一样实现较高速增长,相信各位也是心中存疑。

此外,据花朵财经了解。行动教育主要深耕于针对中小企业家的线下培训领域,该部分营收一直占据公司总营收的75%左右,其次则是为客户提供线下一对一的管理咨询服务,后者为公司每年贡献着近25%的收入。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数据库

由于所提供的培训和服务等内容的特殊性,需要学员和客户进行实地考察,亲自实战的参与到课程当中,很难在短时间内升级到线上课堂。

所以从2015年以来,正当各类教育培训机构逐步向线上转型时,行动教育采取“重线下,轻线上”的战略,以上海为基地,在全国包括北京、广州和深圳等28个主要城市都开始扩张设立线下分校,更拟定将其所募投资金总额的85%都用于线下培训基地的建设,将自己的线下管培教育进一步做大做强。

就在同时,行动教育也错过了向线上课堂升级转型的大好时机。

2020年初,受冠状病毒疫情防控的影响,众多线下培训机构首当其冲,停课的停课、退费的退费、延期的延期,课程内容安排上相对灵活些的则把课堂直接搬到了线上。

但对于营收上近乎100%依靠提供线下培训服务的行动教育而言,有些难熬。

疫情的原因,势必会影响其2020年第一季度的盈利情况。营收难达预期的同时,还需要承担来自多个分校的租金以及员工等方面的固定成本,真可谓是正在经历寒冬中的黑夜。

资产负债率畸高,短期偿债压力大

除了盈利能力在未来期间增长乏力等问题外,相较于行动教育同行业可比公司而言,其资产负债率上也出现畸高的情况。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数据库

2016年-2018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60%以上,而同时期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最高值也只有30%,且大部分呈现出下降趋势。

众所周知,教育行业不同于重资产和负债率较高的地产、基建等行业。教育行业更为注重的是轻资产、现金流充沛以及短期偿债能力。

什么原因造成行动教育常年伴有如此高的资产负债率呢?从其招股书来看,并没有很重大的长期负债压力,其全部负债均由流动负责构成。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数据库

据同花顺数据库披露,公司的预收账款连年高涨,2016年-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2.27亿元、3.51亿元、4.68亿元以及4.81亿元,仅2019年上半年的预收账款就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金额。

据行动教育招股书披露,2016年-2018年公司的预收账款分别占公司流动负责总额的85.30%、87.42以及87.18%,持续走高。

受其预付账款持续连年走高所带来的影响,较其可比公司而言,行动教育的短期偿债能力出现一些问题。

同期间内可比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的平均水平高达8.29以及2.52,但行动教育才仅有1.10以及1.09。简单来说,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较可比公司而言较弱,试想如果在未来期间,公司出现重大亏损,则可能面临较高的偿债风险。

▲数据来源:行动教育2019年招股书

此外,疫情期间,持有超过4个多亿预收账款的行动教育,还需要特别考虑在特殊时期因无法为已预缴学费学员提供线下教学课程,而不得不退还预收账款的风险。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数据库

结合行动教育报告期内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不难发现,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的现金流很是匮乏。如若在2020年初,因无法享受线下教育服务,出现大规模已缴费学员要求退款等情况,以行动教育现今的短期偿债能力和其所背负的租金、人力等方面固定成本的压力,很可能吃不消,造成资金链的断裂。

家族控股集中,中小股东“接盘”

据行动教育招股书披露,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法人为李践先生,其以创始人的身份直接持有公司41.63%的股份,同时通过上海云盾及上海蓝效等两家商务咨询企业间接持有行动教育5.38%股份。此外,其妻儿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也分别持有公司一定比例股份,一家三口合计持有公司58.29%的股份,达到对公司的绝对控股。

▲数据来源:企查查

行动教育虽早于2011年开始就通过增资计划引入多名新股东,并于2015年初登陆新三板市场,在此期间股权结构虽通过多次调整,但始终未解决家族高度控股的问题。

读过花朵财经以前文章的朋友都了解,大股东的“一股独大”,虽有助于提高公司管理层的决策效率,但也很可能造成公司各项内控制度的形同虚设。大股东往往通过其“一言堂”的本事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同时损害中小股东的权益,此类案件,屡见不鲜。

据了解,行动教育在2015年曾突然多次进行增资和减资等操作。其中,当年3月,大股东李践将其持有的2万份股权以68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云南滇红茶业有限公司,而后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行动教育再一次进行增资操作,每股股价却只有12.06元,超过5倍的价差,云南滇红茶叶结结实实当了回“接盘侠”。该段期间的增资问题同样受到发审委的关注并进行了问询,但行动教育并未回复。

▲数据来源:《上海行动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申请文件反馈意见》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受此次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行业风生水起,积极响应政府“停课不停学”的部署,而众多未及时转型升级线上授课教学的教育培训机构则是受到很大冲击,个个如履薄冰,纷纷踏上止损自救的求生之路。

花朵财经认为,如果疫情能够在短期内尽快出现拐点并得到有效控制,则不会对众多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可持续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但如果疫情的影响持续至更长久时间,房租成本、师资人力成本以及学员退费等问题将会加速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洗牌,强者恒强,淘汰弱者。

行动教育能否在此次疫情过后,通过优化现有的授课模式,弥补线下教学方式的短板,同时改善资本结构,再次闯关主板市场。

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