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疯狂自救:先对租客下手
财经

长租公寓疯狂自救:先对租客下手

2020年02月14日 17:41:00
来源:投资界

疫情还没结束,租住自如的房子却要涨租金?

这一段时间,不少自如租户集中反映:疫情当前,部分即将到期的自如租户没法搬家,而续租租金普遍增长10%30%,最高竟达到了38.3%。

针对愈演愈烈的涨租风波,自如CEO熊林解释,这是“长租换短续”引发的极个例租金波动,或“房租价格显著低于同地段类似房源”。随后,自如官方也称目前已经采取了福利措施,并与租客达成共识。

引发“众怒”的不只自如。春节期间,蛋壳公寓遭遇了业主的在线吐槽,称其以疫情为由单方面要求业主免租一个月并延期30天交付租金,却并未减免租客的租金。蛋壳回应称“不存在赚差价”,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安抚租客。

一家给租户涨租,一家找业主免租,春节期间,长租公寓两大巨头的吃相并不优雅。

涨租风波始末:

疫情下被迫续租,而续租就涨租

简单来说,这是一场由于续租而引发的涨租风波。

众所周知,这一场疫情打乱了绝大多数人的生活节奏,出于控制疫情的需要,不少人的返程和复工都被迫延迟,进而引发了一个问题:马上到租期的房子不得不续租。

“不管他涨多少你都得续啊,不然不续了你搬哪?这会儿你去哪找房子?”北京程序员林聪无奈地表示。

在微博上,来自北京的自如客“纪录片小晨”称:“在自如租的大兴西红门镇的房子合同2020年3月3日到期,今天(2020年2月14日)自如管家通知想续租的话由每月2190元涨价到每月2690元,而且只能续租一个月,管家表示公司规定只能执行。自如逼迫在疫情期间搬家。投诉无门!冠状病毒传播严重,在老家封村没有回京。而且北京各小区看守严格根本无法找房子搬家。于是想续租,但自如坐地起价,直接在原价基础上涨百分之二十五。”

投资界梳理黑猫投诉平台的投诉信息发现,在近日关于自如涨租的投诉背后,“抱歉,您的房子已无法续约”是管家们惯用的说辞,随之而来的,就是“如果您意向强烈的话,就得按市场价来。”

据了解,涨租是长租公寓续租时普遍都会发生的正常现象。按照自如早期规定,续租涨幅往往在3%-5%之间,但自2018年自如将其改为“保持合理涨幅”后,续租涨幅就变成了不高于10%。而所谓“按市场价来”,就更不明确了,甚至有租客要在续约时要多掏超15%的房租。

事实上,自如的续约涨租情况由来已久,疫情不过是矛盾的催化剂。

租住在北京朝阳区某自如公寓的李霖早在年前就从管家处获悉,年后若想续约下一年,房租要从2340元涨到2740元,涨幅超17%。这还是不包含服务费的情况,一旦加上随房租上涨的服务费,整体涨幅或许更大。

各地网友先后贴出了自己的涨租情况,除武汉外,其他省市的自如租客们无论是改为短续还是继续长租,几乎都要面临着超10%的续租涨幅,而不同意的结果只有一个在疫情下搬家。

自如CEO回应:涨价属于极个例的情况

免除租户2月的服务费

在网上,租客的不满如潮水般涌来。

随后,自如CEO熊林迅速回应,房租涨价属于极个例的情况,续租租金的突然上涨源于“长租换短续”或“房租价格显著低于同地段类似房源”。而自如方面也对投资界表示:“长租换短租正常会上浮15%。”

事实上,除了续租涨租受到诟病外,租客们还觉得自如的服务费不合理。疫情之下,由于停工避疫,自如的保洁与维修服务纷纷暂停;而另一方面,许多租客因诸多不便无法返回工作地,房屋空置。不少用户反映,这期间自如的服务费不应该收。

对此,自如品牌公关向投资界表示,自如保洁已免费增加消毒服务,除武汉外并不存在无法上门保洁的情况,而武汉已经减免2月全部服务费,并会按照政策通知2月14日起开始全面保洁消毒,“而且据我了解,并没有一个多月没有上门这种情况。”

对方还补充称,“自如短租续约2月份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调整为不涨价了,在2月8日上线的,续约客户需要联系管家申请,因为系统上显示短租还是会上浮。”

公开信息显示,2月12日,自如推出了系列举措,重点为因疫情无法返回租住城市或社区的自如客提供了便利续租、无责退租、临时安置房源、“0押金”租房等相关政策,并免除了租户最在意的2月服务费。

但仍有租客觉得其中“套路满满”。所谓“无责退租”,要求租户亲自去搬家才予以办理,然而疫情之下,根本无法实现搬家;所谓“临时安置房源”,管家的回应则是没有独立房源提供,请租客不要返回;而所谓“退服务费”,则要求租户必须在2月一整个月内都不在,才允许退款。

长租公寓两大巨头的吃相

一个给租户涨租,一个找业主免租

前有蛋壳,后有自如,两大长租公寓巨头先后引发“众怒”。

春节期间,蛋壳公寓遭遇了业主的在线吐槽,称其以疫情为由单方面要求业主免租一个月并延期30天交付租金,与此同时却并未减免租客的租金。“一鱼两吃”不仅引发了租户的不满,也让房东们纷纷开启法律维权。

蛋壳最新回应称“不存在赚差价”,并随后针对疫情期无法正常居住的租客推出了一系列租金返还措施。返还租金可用于抵扣,但却无法提现,这在已经缴纳了全年房租的租客看来,意义不大。

无论是自如的涨租风波,还是蛋壳单方面要求业主免租,这种操作归根究底,源于其所面临的经营与盈利的压力,说白了,就是“缺钱”。

事实上,国内的长租公寓迄今仍以租金收益差额、服务费、金融服务费等为主要赢利点。自如CEO熊林曾直言,如果行业只有一个管理指标,那就是出租率,“300万间存量的情况下,出租率降低一个点,月收入减少1500万。

这意味着长租公寓的抗风险能力很弱,尤其在疫情冲击下,人口流动减少导致房源空置率上升,长租公寓的收入更是急转直下,但其背后的成本压力却丝毫不会减少。

为扩大自身规模不惜高价抢房,这样烧钱抢市场的情况普遍存在于长租公寓头部企业中。无论是自如还是蛋壳,都在以高负债、负净资产的模式艰难运营。刚刚上市不久的蛋壳,已经在过去的三年的时间里巨亏了42亿。

起初还有VC/PE为长租公寓的烧钱抢房买单,但随着盈利能力与回报率的曝短,投资机构也逐渐退场。数据显示,整个2019年,长租公寓领域投融资事件共16起,同比2018年减少了15起,行业融资难基本已是不争的事实。

此时一旦营收滑坡,长租公寓势必要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而在业主与租客两头薅羊毛、赚差额就成了长租公寓的“续命大法”,烧出去的钱最终还是要在业主与租客身上找补回来。

但租客与业主们又何其委屈我们凭什么为长租公寓的经营风险买单?

无奈的是,无数的租客与业主们早已共担起了长租公寓的经营风险。从2019年曝雷倒闭的几家长租公寓案例中不难发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本质与“租金贷”无异的缴租形式下,最终房东与租户都逃不脱遭受巨大损失的命运。

租户们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像2019年自如先后被曝甲醛超标、隐藏摄像头,也曾引发疯狂的舆论讨伐,其状不亚于如今对于涨租的集体声讨。但最终,租户们还是回到了自己吐槽过的公寓之中,关上门继续过日子,妥协的,总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