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百亿飞贷:撬动建行数亿资金放贷 半年向股东分红超2亿

估值百亿飞贷:撬动建行数亿资金放贷 半年向股东分红超2亿

2020年02月25日 20:09:08
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飞贷高管曾透露,仅仅是建设银行就给予飞贷的授信就几十亿元,用于发展放贷业务。飞贷现在已经是各种投诉网站上的常客,建设银行也经常相伴出现。

2011年,张化桥辞去瑞士银行中国研究部主管的职位,担任广州万穗小额贷款公司的董事长。作为名人,张化桥一下子成了小额信贷行业无可争议的代言人,四处为小贷公司奔走呼号、摇旗呐喊。

不过万穗小贷的名气始终没有超过张化桥本人,业务没有起色。

张化桥后来在自己撰写的《影子银行内幕》一书中说,自己去找了很多银行去合作,虽然大家很热情,但是最终没有一家银行愿意和其合作。

与张化桥的失败相比,“中兴微贷和证大速贷都成功地说服了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让他们做银行的小额贷款中介,本质上就是可以利用银行的钱来放贷。”

让张化桥羡慕不已的中兴微贷的创始人叫唐侠,中兴微贷后来还有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叫“飞贷”,被人称为“金融科技领域的一个现象级企业”。

飞贷高管曾透露,仅仅是建设银行给予飞贷的授信就达到几十亿元,用于发展放贷业务。

飞贷现在已经是各种投诉网站上的常客,建设银行也经常相伴出现。飞贷创始人唐侠毕业于武汉大学金融系,在中国建设银行服务了13年。

模糊的飞贷:逾期费率年化高达72%

日前有媒体报道,王先生2016年通过飞贷APP,从建行深圳分行申请了一笔个人消费贷款,这笔贷款本金24万元,借款期限18个月,计算下来,王先生的总还款金额为331797.6元,总还款成本超过了8万元。这个利息成本远高于正常的银行消费贷款利率。

根据王先生出示的个人征信报告显示,该笔贷款的放款方确实为建设银行深圳分行所发放,本金24万,分18期按月归还。

王先生就不合理的息费问题向建行致电质询时,建行方面却回复称,在该笔贷款中,建行实际收取的利息折算为年利率仅不到6%,剩余的利息部分,均为合作方飞贷APP收取的“服务费”。

这正是飞贷从成立以来就引以为傲的“普惠金融业务模式”,从银行和持牌金融机构获得资金,然后基于收集的数据对贷款人进行评估,快速放贷。

飞贷APP运营方为深圳中兴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兴飞贷),其100%持有互联网小贷公司深圳市研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研信小贷)的股权。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一则判决书揭示了飞贷与建设银行之间的合作模式:

借款人通过飞贷APP(中兴飞贷)向建设银行深圳分行申请贷款,并由中兴飞贷为本贷款提供相关贷款申请、预审核、签约、贷后管理等服务,相关管理费、综合费、代偿费等费用由中兴飞贷按《“飞贷”额度借款合同》等约定收取,与建设银行无关。

所谓代偿费就是如果借款人没有及时归还借款,将由中兴飞贷代替借款人向建行归还。借款人须向中兴飞贷支付代偿费。代偿费以中兴飞贷代偿的贷款余额为基数,以代偿费费率为系数,按天计算。

代偿费说白了就是逾期费用。

这个代偿费率是多少呢?

逾期天数在10天以内(含10天),该区间代偿费率为每天0.1%(年化为36%),逾期天数在11天至30天(含30天),该区间代偿费率为每天0.15%(54%),逾期天数在30天以上的,该区间代偿费率为每天0.2%(72%)。(备注:1年按360天计算)。

在多起借款人逾期的诉讼中,由于借款人逾期,建设银行深圳分行按合作协议扣划了中兴飞贷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已经改名为研信小贷)的归集账户中所有贷款本息。

因为按照约定,建设银行可通知或委托飞贷通知借款人,亦可不通知借款人而直接要求飞贷履行代偿责任。

在这里飞贷到底是何身份,从事何种业务呢?

如果飞贷从事的是基于研信小贷的小贷公司的业务,根据深圳市金融办发布的《关于我市小额贷款公司开展融资创新业务试点的通知》,小额贷款企业的贷款资金除了股东自有资金,来自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金总比例不能超过净资产的2倍。企查查显示,研信小贷注册资金9.46亿,实缴资本只有2.45亿。研信小贷净资产究竟有多少,可以撬动建行几十亿的资金?而且贷款方很明确,只能是研信小贷,不可能是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

如果飞贷从事的是助贷业务,显然银行不能将贷款发放、本息回收、贷后管理等核心业务环节交给飞贷,飞贷也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借款人收取息费,更不能进行实质性的风险兜底承诺。

当然除了与建行合作,在飞贷网站上列出的金融机构多大数家。飞贷金融科技联合创始人卜凡德曾表示,2017年下半年,某大行与飞贷合作,引入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方案,线上信贷8个月累计放款35亿。与多家银行合作,飞贷已累计实现超400亿信贷放款规模。

飞贷董事长唐侠曾经畅想 ,如果与飞贷合作,中小商业银行、小贷机构等传统金融机构就可以分分钟轻易制造出“自己的飞贷”,“这是一个可能达到30万亿的市场。”

估值百亿飞贷:半年向股东分红超2亿

2010年,唐侠从中国最早的小额贷款公司之一深圳中安信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离职,创立了深圳市中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研信小贷前身)。为了提高自身实力,中兴小贷从一开始就引入了深圳市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中兴新通讯)作为大股东,持股46.8%,中兴新通讯的实际控制人正是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

也正是凭借这一关系,飞贷将自己冠以“中兴”字样。曾经有投资人向中兴通讯询问中兴飞贷是否与其有关,中兴通讯回复称中兴飞贷不是其子公司。

除了引入侯为贵的中兴新通讯,中鸿地产旗下的中鸿投资(香港)控股有限公司也是其股东方之一,持股25%。

直到2015年7月,唐侠主要也是依托中兴小贷开展业务。

2015年,互联网金融开始大热,网络贷款兴起,在当年10月,唐侠依托中兴飞贷,推出了飞贷APP1.0版本。飞贷从此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开始迅速崛起。

此后经过多次股权变更,中兴新通讯和中鸿地产另外一家关联企业北京中鸿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相继退出股东行列,唐侠成为持股37.46%的大股东。新三板挂牌企业深圳天图资本及其关联公司相继进入股东名单。

企查查显示,天图资本直接或简介持有中兴飞贷股权约为19.71%,其中直接持有16.93%,通过深圳天图兴飞投资企业等简介持有约2.78%。

天图资本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持有中兴飞贷股权以公允价值计量为23.1亿,以其持有股权比例计算,中兴飞贷估值约为117亿。

2019年上半年,天图资本计入当期损益的分红款为4185.12万元,意味着上半年中兴飞贷向全部股东分红现金约为2.12亿。

APP违规被点名 多次被投诉暴力催收

1月8日,工信部发布第二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名单,飞贷APP名列其中,工信部要求相关APP应在2020年1月17日前完成整改落实工作,逾期不整改的,工信部将依法依规组织开展相关处置工作。

查看飞贷的《隐私政策》发现,飞贷APP想要获取的信息可谓五花八门,既包括手机号码、身份信息、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个人敏感信息、银行账户、财产信息、精准定位信息,还包含设备的MAC地址、设备型号、操作系统、识别符、登录IP等等。值得注意的是,飞贷APP还要求获取通讯录及相关的联系人信息,用于贷款逾期的催收。

针对工信部的点名,飞贷称将积极配合整改,不过目前尚未看到其隐私政策有任何改动。

各种投诉平台上,针对飞贷的投诉屡屡不断,投诉原因多为暴力催收和利息太高。

多起判决显示,一旦借款人逾期,中兴飞贷代替向银行偿还之后,便将追偿权转让给厦门鑫众信资产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在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上,也有多起投诉中兴飞贷的信息。深圳地方金融监管局表示,如该公司涉嫌违法,建议投诉人携带相关证据材料到公安机关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