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优播CEO朱宇:在线教育短期流量红利明显,中期不是那么乐观

东方优播CEO朱宇:在线教育短期流量红利明显,中期不是那么乐观

2020年03月20日 15:56:1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宋可嘉 每经编辑:陈俊杰

今年春节以来,受疫情影响,国内全体学生转战线上学习,在线教育一度被视为风口。而机构数据统计也显示,2月在线教育融资规模逆势增长。另一方面,网课卡顿、春招困难、流量无法转化也被人关注,在线教育能否成为最后赢家还是疑问。

近日,在每日经济新闻“2020未来商业战‘疫’行动”第二场线上沙龙上,新东方北京学校校长助理兼优能中学部总监、新东方在线副总裁兼东方优播网络科技公司CEO朱宇便指出,互联网教育实际上需要大量客服和辅导老师去维护,如果没有及时跟上,学生或家长的体验就会受到影响,而在他看来,如果疫情之下互联网教育无法应对庞大的流量作出这一部分的改善,估计疫情回落之后,线上教育实际的留存率堪忧。”

此外,在新东方身兼两个职责,同时负责线上和线下两部分的管理工作的朱宇,还在此次沙龙上复盘了疫情对于互联网教育短期、中期、长期所产生的影响。朱宇到底如何判断疫情对互联网教育发展所产生的影响?目前,线上线下教育机构又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他就此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采访。

东方优播CEO朱宇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疫情下的在线教育:短期有流量红利

NBD:许多业内人士认为,疫情之下在线教育危险与机会并存,您看到了哪些机遇?又察觉到了什么危险?

朱宇:以我从事的K12教育行业来说,我们观察到全国整个K12教育的学生,50-60%都接受了某种程度的在线学习,较之前渗透率一下提升了接近50个百分点。

基本上可以说,这次疫情使得整个互联网教育至少增加了5000~6000万的K12学生流量。不仅是K12,在成人阶段,也带来了500~1000万的学生流量。短期来讲,这个流量的红利是很明显的,我们预估这种流量红利本身带来的商业价值就有1000亿,省去了大概1000亿的广告费用,这是短期我们看到的情况。

但是其实过去的两个月,每天都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最开始对于互联网教育的发展非常乐观,到今天中期的角度来看,还不是那么乐观。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在跟家长打电话沟通时发现,一听到互联网教育、网课,家长挂电话的比例比去年同期高了很多。这就是短期红利,把互联网教育冲到了天花板上,如果没有很好的口碑评价,那么后期正价课的转化,或者互联网报名就会产生一定的危机,这是中期角度上看到的。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讲,互联网教育要真正提升上来,无非还是要解决效果的问题。即课程的教学效果能达成,分数能提高,学生能够迅速掌握学习的技能,才有可能最终使得这种模式,或者是这种产品跑得下去。

NBD:预计在疫情过后,能留存在线上教育方面的流量会有多少?

朱宇:因为很多孩子从来没有接触过互联网的教学工具,他们上来之后不知道该怎么操作,会不停地问这个怎么用?那个怎么点?这需要大量的客服去维护。一旦客服或辅导老师没有及时跟上,学生或家长的体验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个人的观点,倘若这一境况得不到改善,疫情回落后,实际的留存率堪忧。

线下转线上:90%机构都选择做小班

NBD:你之前提过这次疫情将是分水岭,更多人会选择直播小班课,原因是什么?

朱宇:我之前提出分水岭这个说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于这次看到线下机构转型做线上课程的时候,90%机构都选择做小班的方式,只有大概不到10%是改成以大班课的方式跟学生授课。大班课和小班课,培训机构后面自己也做了衡量和评估,原因不仅仅因为以前线下是小班,挪到线上也是小班,而是在于家长的可接受程度。

NBD:你一直是坚定的直播小班课模式看好者,疫情对这种模式的发展和盈利会产生什么影响?

朱宇:实际上,很多我们认为经济模型能够盈利的公司,到最后也没办法盈利。对此,我们就要寻找根源,到底什么是影响一家公司最终能够盈利的终极理论。

微观经济学告诉我们,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产品,如果处于绝对自由竞争的场景下,长期的盈利都是趋于零。如果我能赚钱,别人也可以跟进这个市场,他也可以赚钱,并且可以赚更多,当他把利润降低一点点,我也只能跟着降低,所以自由竞争的情况下,利润就会为零。

而当我提供的产品和技术是我垄断的,别人想进但进不来,我就可以继续维持我的利润。所以经济模式是一方面,最终竞争的垄断性也是很关键的要素。那我就要思考我提供的产品、项目,究竟我的绝对优势是什么。

对于东方优播而言,很核心的竞争力在于,要走这种小班模式,必须得具备规模化培养优秀小班老师的能力。对于我们而言,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而其他的模式,无论是一对一,还是大班课,也要琢磨和考虑这个事情。

实际上,疫情来了,对于我们现在而言其实是一个利好,我们无论是续班率还是招新的比例,比去年同期都有明显的上升。但对于我们而言,这不重要,我们要看的是长远,当大家都觉得小班模式好,都去这样做的时候,我们还能不能维持竞争力和优势,其他的产品也是如此。

提前准备暑期班:将课程挪至6、7月周末时间

NBD:疫情之下,什么类型的教培机构会更容易受到打击?

朱宇:线下机构方面,这次疫情对于很多城市中型机构的打击是最大的。规模在1000万到1亿之间的这种中型机构,本来要踌躇满志大规模扩张的,它的现金流状态预先就没有储备好,可能收购了一些机构,或者是做了扩张,或者正好新租了教室。过去两年,国家对于教培行业进行整顿,很重要的一条是要求机构单独的校区教室规模在300平方米以上。去年的时候,很多机构把每一个校区都扩到300平方米以上,满足了国家的要求,却突然发现在房租、定金都交了后,却用不上。但钱已经出去了,就会出现困难。

而个别的互联网教育公司也可能出现了生存危机,不是来自于业务,而是来自于疫情导致在投资行业当中,很多的投资者不愿意再投创业的、小的互联网公司,在资金上会有收紧,这个时候互联网教育公司就会遭遇一定的困难。

这也再次告诉我们,无论是创业者还是企业的运营人员,要有危机意识。新东方的这种体验和感受很明确,新东方账上一直都有充足的现金,遇到任何危机我们都可以用。

NBD:教育机构该如何打好春招班、暑期班这两场仗?

朱宇:对于春招,线下最核心的是在继续维持留存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通过互联网方式吸引学生来招新,这个难度很大。而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寒假的流量到底有多少流到了春季正价班来?寒假的时候,各家机构都在说自己已经有了几千万学生的流量进来了,但目前为止,各家都没有提多少学生转到春季的正价班,没有人讨论这件事,这可能就是大家还在暗自较劲。

而无论是线上和线下教育的公司,暑假是收入非常重大的一个来源。如果暑假真的被叫停了,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大家要提前做准备。各位要开始考虑一下,是否可以利用6月份、7月份周末的时间合理安排出一些课程,把以前属于暑假安排的课程段挪到6月和7月的周末上,重新进行组合,这是现在建议考虑的。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