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顺石油IPO:家族基因过重,实控人被指曾40万贿赂官员
财经

和顺石油IPO:家族基因过重,实控人被指曾40万贿赂官员

2020年03月25日 08:54:00
来源:核心价值发现者

日前,和顺石油成功上会,并将于3月25日进行申购。然而和顺石油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仍然面临着业绩下滑,营业范围较为集中,家族基因过重等问题,并且公司实控人涉及到官员贪腐案也同样值得关注。

2月21日晚间,证监会核准了湖南和顺石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顺石油”)的首发申请,并将在3月25日进行申购。

作为登陆A股的第一家民营加油站企业,和顺石油的上会引发众多关注。据悉,和顺石油将于上海主板上市,拟发行3338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03%,由信达证券保荐。预计募集资金12.79亿元,主要用于零售网点扩张储备金项目、长沙铜官油库建设项目以及和顺智慧油联平台项目。

虽然成功上会,然而和顺石油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仍然面临着业绩下滑,营业范围较为集中,家族基因过重等问题,并且公司实控人涉及到官员贪腐案也同样值得关注。针对以上问题记者向和顺石油公开邮箱发送了采访函请求解释,但截至发稿,和顺石油并未给出合理解释。

业绩下滑、营业区域集中

据公开资料显示,和顺石油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获国家商务部批准取得成品油批发资质的民营石油企业,主营成品油批发、零售。业务涵盖成品油采购、仓储、物流、批发、零售环节,在成品油流通领域形成完整产业链。截至2019年12月31日,和顺石油自营30座加油站,拥有库容为29500立方米的湘潭油库,拥有1条3.2公里铁路专用线使用权、25辆不同吨位的油罐车。

众所周知,在加油站市场之中,中石油、中石化等国企占绝大市场份额。面对国企巨头,和顺石油的压力也异常巨大。据招股书披露,2017-2019年,和顺石油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66亿元、23.39亿元和19.40亿元,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比下滑17.06%。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2亿元、1.56亿元和1.62亿元,2018年以及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都出现了大幅下滑。

对此,和顺石油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2018年四季度国际原油价格急剧下跌,OPEC一揽子原油价格在10月初达到84.09美元/桶后急速下跌至2018年底的50.1美元/桶,跌幅达40.41%。在原油价格急剧下跌的情况下,成品油实现销售时的毛利较下订单时减少,导致零售毛利率下降,因此业绩出现大幅度下滑。

近日,国际油价仍不断下跌,被许多市场人士视为重要关口的“30美元”近日已经失守。油价的下跌无疑也是给了和顺石油重重一击。

不仅如此,由于和顺石油主要立足于湖南长株潭城市群区域,2017年至2019年,公司在长沙市地区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51%、85.02%和88.23%,因此经营区域较为集中。

和顺石油也在招股书中表示,面对经营区域集中的问题,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如公司不能制定并有效实施向其他核心城市拓展的策略,公司将面临经营区域集中的经营风险。

有专业人士表示,面对中石油、中石化等国企的激烈竞争,和顺石油如不能持续保持自身竞争优势,采取有效应对措施,加快加油站网点布局,将可能导致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和毛利率下滑,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家族基金过重,涉嫌官员受贿案

据公开资料显示,和顺石油的实际控制人为赵忠、晏喜明与赵尊铭,目前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84.62%的股份。和顺石油的法人代表以及董事长均为赵忠。晏喜明为赵忠之妻,赵尊铭为赵忠之子。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在公开媒体表示,对于和顺石油这种准备上市的民营中小企业而言,企业家族成员众多、家族基因过重,很可能成为其发展壮大过程中的一个潜在绊脚石。和顺石油即将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之后赵忠等公司主要股东需要更加妥善地平衡处理好家族成员与高管团队、职业经理人之间的关系。 ​​​​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和顺石油与一件官员贪腐案关联颇深。

据2019年5月13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赵文彬利用担任长沙市开福区委书记,长沙市副市长、大河西先导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长沙市委常委、大河西先导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或个人在工程承揽、土地使用权取得、国土证办理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其中,赵文彬收受和顺石油法定代表人赵某贿赂38.4661万元、港币4.6万元。赵文彬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赵某在加油站“拆一还一”、办理洋湖壹号国土证和相关报建手续、湘潭油库危化证换证等事项上提供帮助。2009年至2018年,赵文彬本人或通过他人收受赵某价值27.3161万元的宝马轿车1辆、现金3.6万元、港币4.6万元,赵某还代为支付赵文彬家保姆工资7.55万元。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由公开资料可以得知,裁判文书中的赵某便是和顺石油的实控人赵忠。赵忠通过向赵文彬行贿获得了许多“黑色利益”,而这些可能给和顺石油的业绩带来众多好处,而失去这些“特权”,和顺石油需要更加反思自身的营业能力。

(发现网记者 罗雪峰 左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