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狮龙征战IPO:业绩下滑,经销商模式风险暗藏,沈正华能否如愿
财经

法狮龙征战IPO:业绩下滑,经销商模式风险暗藏,沈正华能否如愿

2020年03月25日 17:28:10
来源:乐居财经研究院

“不甘现状战江东,鸿鹄之志论英雄。狂野淳朴似高松,顺势而上得成功。脚踏实地赢光荣,精益求精法狮龙。”

对于法狮龙的掌舵者沈正华来说,战江东未免有些过时了,当下的鸿鹄之志更加属意资本市场。

近日,证监会官网显示,法狮龙家居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狮龙”)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3229.28千万股普通股股票,计划募资4.74亿元,用于项目投资和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法狮龙主营集成吊顶产品及其配套设施的研发、制造、销售,主要应用于建筑室内装修、装饰,旗下拥有法狮龙品牌和丽尚两大品牌。

然而,在上游房地产业调控+限购双加码,自身“护城河”又不高的情况下,法狮龙经营业绩不容乐观。

业绩下滑,裁员降薪

2016年至2018年报告期,法狮龙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亿元、5.52亿元、5.17亿元,同期的净利润分别为0.47亿元、0.96亿元、0.82亿元,期间营收同比涨幅为57.78%、-6.22%,净利润同比涨幅为106.45%、-14.98%,增速下滑势头已经开始显现。

2019年上半年,法狮龙仅录得营收1.96亿元,净利润0.21亿元,全年业绩下滑是大概率事件。

营收、净利润下滑的背后,是法狮龙毛利率逐年走下坡路,且远低于同行可比公司的事实。

报告期内,法狮龙毛利率分别为31.89%、38.63%、35.23%、33.66%,存在一定的波动。

和同样起家于海盐县的上市企业友邦吊顶相比,2016-2018年法狮龙的平均毛利率为35.25%,而同期友邦吊顶为43.76%,相差超过8个百分点。

和奥普家居相比,法狮龙2018年主营的三种产品毛利率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导致2018年的毛利率由2017年的38.63%降低到35.23%,而同期奥普家居毛利率却由2017年的47.75%上升到2018年的49.46%,毛利率相差超过10个百分点。

我们都知道,毛利是企业经营获利的基础,毛利率高,则意味着利润总额越多,盈利能力也越强。一般来说,企业为了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会采取价格折扣的方式进行促销,由此导致毛利率下降。

对此,法狮龙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主要产品系集成吊顶、 集成墙面产品,更新速度较快,市场竞争较为激烈,若公司采取调低价格来提高市场占有率的策略,则公司毛利率面临下降的风险,从而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然而,从业绩反映来看,法狮龙的低价促销策略并没有收到意想的效果,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不升反降。

另一方面,或许是业绩下滑带来的巨大的压力,法狮龙裁员降薪行动也在进行。

其招股书披露,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法狮龙在册员工总数分别为546人、742人、648人和592人,期间均不存在劳务派遣用工,平均薪资分别是5.78万元、6.97万元、6.66万元、3.85万元,呈下降趋势。

而2016-2018年浙江省同行业上市公司薪资均值分别为6.95万元、7.19万元、8.30万元,法狮龙这波“节流”力度着实不小。

常言道,“开源节流”乃企业经营之道,目前看来,“节流”措施法狮龙已经做了,但“开源”呢?经销商模式下,经销商销售总收入、平均每家经销商销售额、经销商数量无一例外都在下降,法狮龙却对暗藏的风险置若罔闻。

经销商模式风险暗藏,热衷理财

法狮龙的销售主要倚重经销商,其销售额的95%以上由经销商贡献,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也就是说,经销商销售收入的丰歉,销售数量的多少,将直接决定公司的营收。

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报告期,法狮龙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042家、1312家、1432家、1401家,完成销售额34361.9万元、53452.3万元、50546.1万元、18556.7万元。

其中,2017年到2018年,公司经销商数量增加了120户,但平均每家经销商贡献的销售额下降了13%。2019年,这种势头继续蔓延,按年化计算,平均每家经销商贡献的销售额比2018年又下降了25%,经销商的数量也首次出现缩减。这对法狮龙来说,无疑加大了营收不稳定的风险,但对此,法狮龙并未在招股书中向投资者提示经营风险。

而对于法狮龙的经销商模式,证监会也提出了诸多问询,“报告期,发行人经销商数量增长较快,法狮龙品牌经销商在2016年新进和退出的数量几乎一致,2017和2018年新增数量显著大于退出数量,请说明原因及合理性;请补充披露经销商和发行人是否存在实质和潜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专门销售发行人产品的情形。”在更新的招股书中,并未找到法狮龙的详细答复,似有意躲开经销商收入、成本、费用、人员增长等问题。

销售乏力,市场疲软,按理说法狮龙应该加大产品创新力度,以求在市场竞争中更具话语权,事实上法狮龙将大量资金用在购买理财产品上。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法狮龙银行理财产品的金额分别为3700万元、8400万元、13654.8万元、3602.8万元,2016年至2018年间法狮龙购买理财产品金额所占净资产的比例为32.76%、46.82%、40.4%,很是狂热。

而在研发投入上,法狮龙表现的很“惜财”,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 3.47%、3.93%、3.91%和 4.17%,远低于对销售费用的投入,这对于一个需要新产品来占领市场的企业来说不是好苗头。

一边疯狂理财好似“不差钱”,一边又要募资“大补血”,法狮龙这出戏码让市场疑惑。

不过,扒一扒沈正华那不安于现状的人生,或许就不难理解了。

不安于现状的沈正华 高度集中的股权

法狮龙董事长沈正华实乃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身上具备了大部分浙商的气质:外表低调,内心狂野。

1999年,不满而立之年的沈正华开始闯荡生活,销售导购员、促销员、家电部的负责人……在不同的角色变换中,他为自己积攒着成功的履历。

2005年前后,房地产业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全国,由此带动家装行业红红火火。一直希冀着做点大事的沈正华,敏锐地嗅到了集成吊顶业务朝气与财富的味道,于是便有了和妻子王雪娟共同创立的法狮龙品牌。

创业初期的沈正华多少和现在是不同的,秉持着“差异化经营理念”,他掌舵的法狮龙意气风发,新型产品迭出。尤其在2008年,他率领团队研发出了318mm×318mm规格的新型集成吊顶板块,不仅一举打破了市场上清一色都是300mm×300mm板块的固有格局,也让法狮龙赢得集成吊顶行业的“创新者”的美誉。

更甚者,为了跟上市场的脚步,沈正华坚持用产品说话,扎根一线实地调研,亲自投入大量时间与精力搞创新。2011年,法狮龙推出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阳台集成吊顶;2013年,法狮龙推出品尚客厅吊顶系列;2015年,法狮龙倾尽全力研发墙面吊顶。连续创新,让法狮龙成果丰硕,推出的集成墙面产品斩获了100多项国家专利。

“2014年重阳节,我带着家人特别去拜访了步鑫生(“中国企业改革纪念章”获得者,被誉为城市集体企业改革的先行者),我一直很崇拜步老,他是出自海盐的实干家,是了不起的‘改革先锋’。我记得那次交流他提得最多的词就是‘创新’,而创新就是法狮龙的基因与灵魂,我们还将继续保持下去。”2015年12月4日的《嘉兴日报·海盐新闻》“企业家好故事”栏目曾刊登过沈正华说的这段话。

2015年之前,法狮龙或许真的如上所述,是个拥有创新灵魂的“改革先锋”;2015年之后,这个基因有没又保持下去就很难说了,但从始至今,夫妻开店模式下的沈正华对法狮龙的股权一直拿捏的很好。

据招股书披露,沈正华、王雪娟夫妇,包括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法狮龙90.86%股份,具有绝对控股权。

除此之外,节点财经还发现,法狮龙主要股东和控股股东之间存在关联关系,沈正明为沈正华胞弟,股东权利由王雪娟实际行使,王雪华为王雪娟胞弟。

面对股权高度集中的事实,法狮龙在招股书风险披露中指出,“实际控制人可能利用其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股东权利,从而形成有利于其自身、损害公司及公司中小股东利益的经营决策”。

纵观资本市场,前有三圣股份、康得新等大股东“联动账户”吸血上市公司,选择性披露掩盖资金挪用,坑害小股东的前车之鉴。一股独大,内控制度不合理往往是资本市场很多违规违法行为的罪恶之源。

曾几何时,在狂野内心的驱动下,沈正华杀伐果断的进入了集成吊顶行业;如今,年过半百的他又一次杀伐果断意欲撬开资本市场的大门。

只是,众所周知,大A股上市不容易,主板尤其不容易,独立要求、规范要求、盈利要求,诸多问题摆在面前,当沈正华和他的法狮龙遇上这些“绊脚石”,内心还能否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