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亿市值“制药百强”被立案调查,流动性枯竭账上资金仅2亿
财经

135亿市值“制药百强”被立案调查,流动性枯竭账上资金仅2亿

2020年03月26日 19:36:48
来源:小债看市

刚刚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延安必康又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其看似坐拥200多亿资产,但自身造血能力欠佳、负债高企、流动性已经枯竭。

01

被立案调查

3月26日,延安必康(002411.SZ)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延安必康公告

无独有偶,本月初延安必康曾同样因信披问题收监管层警示函。

3月11日,延安必康因口罩生产等信息披露不完整、不准确问题,遭陕西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前一天,延安必康还因拟分拆子公司九九久上市一事,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就九九久是否存在重复上市等多个事项进行说明。

2010年5月,九九久首发上市,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新材料及药物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延安必康借壳九九久上市。

由于负面消息影响,3月26日延安必康大幅低开报9.19元,后一直震荡下行,午后报8.84元跌9.98%,此后一直封死在跌停板。

股价走势

02

流动性枯竭

据公开资料,延安必康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集医药、药物中间体、新能源、新材料业务为一体的上市公司,公司保持“医药+化工”双主业模式。

2013-2015年,陕西必康连续三年入选“中国制药工业百强”,并荣获“2016年中国医药工业最具成长力企业”荣誉称号。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为新沂必康,持股比例为34.96%,穿透后实控人为李宗松,其通过18条直接或间接路径持股,总持股比例为42.33%。

股权穿透图

2017年以来,延安必康的盈利能力持续下滑,陷入增收不增利怪圈。

2017年,延安必康实现净利润8.93亿元,同比下滑6.4%;2018年净利润下滑幅度再次扩大至54.72%。

据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延安必康实现营业收入95.54亿元,同比增长13.1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8亿元,同比下滑18.83%。

净利润走势

对于盈利能力的下滑,延安必康表示并购子公司形成的商誉存在减值计提情形,导致利润有所下降。

《小债看市》统计,延安必康2015年借壳、2016年并购小营制药、2017年收购润祥医药、百川医药等子公司后,形成的最高商誉为20.17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末商誉为16.9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并购不仅形成大量商誉,还消耗巨额资金。近年来延安必康的投资性现金流一直都是负值,2016-2019年投资性现金流合计大幅流出超百亿。

截至最新报告期,延安必康总资产224.27亿元,总负债120.2亿元,净资产104.07亿元,资产负债率53.6%。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延安必康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债务比为76%,短期负债压力较大。

截至2019年三季末,延安必康流动负债91.7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34.52亿元,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31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52亿元,短期债务为37.04亿元。

在延安必康非流动负债中,有长期借款19.1亿元,应付债券6.98亿元,可以看出其主要依赖于短长期借款,借款规模合计53.62亿元,其整体有息负债更高达80亿。

但是,相较于庞大的债务规模,延安必康的资金却少得可怜。

截至2019年三季末,延安必康账上货币资金只有7.55亿元,不仅较2018年年末大幅缩水44%,并且其中受限资金超5亿,可动用资金仅在2亿上下,可以说延安必康的流动性已经枯竭。

另一方面,高企的负债促使财务费用激增,大额利息支出对延安必康的利润形成侵蚀。

《小债看市》还注意到,延安必康存续的唯一一只债券存在回售风险。

私募债“18必康01”发行于2018年4月,发行规模7亿元,期限为3年期,将于今年4月面临回售,以延安必康现在的资金情况,如有大量投资者选择回售结果可想而知。

“18必康01”基本条款

2019年年初,标普将延安必康评级从CCC调整至CCC+,展望从观察调整至负面。

除了债券融资,延安必康的融资版图中还有10次租赁融资、2次应收账款融资、1次股权质押和1次信托融资。

自身造血能力不佳、外部融资规模有限,缺钱的延安必康股权质押风险徒增。

目前,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新沂必康已将其所持99.66%的股权质押;实控人李宗松股权质押率为97.49%,且大部分已到平仓线,如股价进一步下跌有爆仓风险。

2015年,从借壳九九久开始,李宗松定向增发23.2亿元,进行了高股权质押融资;2017年4月,李宗松又质押延安必康股权,用13亿现金参与了东方日升的定增后,又以融资为名全部质押定增股份。

从此之后,李宗松所持两家公司股权均处于高质押的状态,2018年8月他所持东方日升股权已被动减持遭平仓。

股权质押风险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延安必康的应收账款、预付款项和其他应收款项数额激增,有关联利益输送嫌疑。

截至2019年三季末,延安必康的应收账款为38.14亿元,较2018年年末增长32%;预付款项5.5亿增长3倍;其他应收款项11.16亿元增长16倍!

在财报数据疑点重重之中,2019年年末延安必康突然变更会计师事务所,辞退了服务多年的瑞华换为永拓。

03

实控人长袖善舞

延安必康的前身是国有山阳药厂,由于其品种单一、管理粗放、亏损严重等诸多因素,于1995年6月被迫停产,企业处于破产边缘。

1997年,李宗松凭着对市场的把握和对企业的认识,对山阳药厂实行整体买断并组建了陕西必康制药。

李宗松近照 

据悉,当时山阳药厂设备破损率达85%,资产负债率高达600%。 1997-2000年,李宗松先后投入资金2000万元,对厂房进行维修、改造并新添设备,先后引进了国际国内最先进的制药设备,对原老药厂的基础设施和制药设备进行了改良升级。 此后,长袖善舞的李宗松开启了一系列外延式扩张,先后并购五景药业、康宝制药、金维沙药业等医药公司,2015年位于“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第19位。 但“功成名就”的李宗松却打算套现离场,2019年年末其拟将延安必康的控制权卖给延安国资,后又拟将新沂必康超50%股权也转让给后者。 但目前延安必康被立案调查后,李宗松能否顺利的完成股权转让,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个人财富上,李宗松、谷晓嘉夫妇以14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1443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