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购中国呼吸机:订单排到六月,元器件、物流制约产能
财经

全球抢购中国呼吸机:订单排到六月,元器件、物流制约产能

2020年03月29日 18:09:03
来源:财经杂志

海外疫情的发展超出预期,医疗物资缺口大得惊人,救命呼吸机更是陷入全球性缺货。中国作为全球重要的呼吸机生产国,世界各国都来中国抢购呼吸机

志愿者杨杰与雷师傅在泰康同济医院通宵安装15台呼吸机。图片转自“南派纪录片”

文 |《财经》记者 张欣培

编辑 | 陆玲

“现在我每天都接到很多购买呼吸机的电话,公司成立至今17年,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南京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上班的张雪告诉《财经》记者,前几天意大利贝加莫客户要购买呼吸机,希望能给他匀出几台就行,但是她真的无能为力。公司的产能已经达到最大化,一批订单正在急着交货。

贝加莫是意大利受到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随着重症患者不断增多,在无特效药之下,呼吸机成为他们的救命机。

3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据悉,美国总统特朗普打电话慰问,约翰逊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需要呼吸机。”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说:“关键是呼吸机、呼吸机、呼吸机。这是最迫切的需要”。他说,该州“已安排了在中国的人员去采购呼吸机”。

海外疫情的发展超出预期,医疗物资缺口大得惊人,救命呼吸机更是陷入全球性缺货。中国作为全球重要的呼吸机生产国,世界各国都来中国抢购呼吸机。

截至发稿,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66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3万例。根据最新数据,国外现存累计确诊已经超过58万例,现有确诊486048例,累计死亡27489例。其中,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到了122666例。意大利累计确认70065例,死亡人数10023例,死亡率达到了14.31%,居于全球之首。

根据美国重症医学会估计,美国总共将有96万名患者由于感染新冠病毒而需要使用呼吸机,但美国只有大约20万台。在疫情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意大利,呼吸机的严重短缺已经迫使医生忍痛放弃对一些患者的救治。

谊安医疗公司董事长助理李凯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不想立即从中国买到呼吸机。我们有成千上万的订单在等着交付。问题是我们能够多快地生产出这些呼吸机。”

但即便中国工厂开足马力,也难以满足海外对呼吸机的需求。根据《财经》记者了解,一些大型工厂的订单早已排到六七月份,小型工厂的订单亦十分紧张。原材料的短缺以及物流的不畅都影响了呼吸机的生产速度。

在呼吸机缺口日益严重之下,各国开始鼓励企业转型生产呼吸机。

订单接不完 排产到六月

3月26日整个上午,刘明一直在到处寻找可以马上出现货的呼吸机厂家。“买家是西班牙政府,他们打算搭载第二天白云机场的航班运回国内。刚联系到一家可能有货的,但是准备合同、报关等材料,时间完全来不及。”刘明告诉《财经》记者。

最后协商的结果是,西班牙政府官员自己到工厂提货,其他所有手续工厂不用负责。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没有拿到货。因为100台现货在前一天晚上已全部卖出。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意大利的呼吸机数量只能满足不到四分之一的需求。面对急剧增长的患者以及异常紧缺的医疗设备,他们正全力以赴在中国寻找呼吸机。

3月25日,西班牙对外银行向鱼跃医疗(002223.SZ)紧急采购了2000台无创呼吸机与400台医用制氧机;3月24日,谊安医疗第一批145台呼吸机已经开始启程飞往塞尔维亚;3月19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在召开记者会时表示,纽约急需2万余台呼吸机,已经派人到中国采购。

“现在订单基本上都是出口,询问最多的是欧洲疫情严重的国家,比如意大利、西班牙。但是没办法,订单实在排不过来。”医疗器械经销商张军告诉《财经》记者。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在业、经营范围包括呼吸机的公司,共计50家。其中规模较大的有谊安医疗、迈瑞医疗( 300760.SZ)、鱼跃医疗(002223.SZ)、航天长峰(600855)等。

谊安医疗近日表示,自全球疫情暴发以来,其陆续接到了意大利、英国、德国、俄罗斯、塞尔维亚等35个国家和地区的呼吸机紧急采购项目。

“我接触到的买家需求最大的是ICU呼吸机,主要针对的是重症。”刘明说。不过,也有医疗器械经销商告诉记者,“有的买家是不管便携式还是ICU,只要有现货就行。”

《财经》记者了解到,大部分订单来自各国政府。“基本上都是各国政府拿着批文来购买,但是现在就算有批文我们也不接受了,排单已经到六七月了,生产不过来。”迈瑞医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全球对中国呼吸机的需求正在急剧上升,南美部分国家也开始加入抢购呼吸机的队伍中。

“上周之前,咨询客户主要以意大利、西班牙疫情严重的欧洲国家为主。但是从这周开始,有很多南美国家,包括中东、以及一些非洲国家,也开始咨询要购买呼吸机。”张雪告诉《财经》记者。

全球疫情加速以来,张雪每天都要接很多购买咨询电话。“几乎每个客户都在和我讲,可不可以先匀出几台,交货期太久了,他们等不到。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订单实在太满。”张雪说。

“医疗器械出口一定要符合当地的资质,比如美国要求FDA,欧洲要求CE,符合标准的厂家并不多。目前疫情这么严重,还要符合要求,供给量肯定远远不够。”一家医疗器械经销商人士表示。

根据《财经》记者了解到,为了满足呼吸机的需求,一些国家和地区正在放宽相关准入要求。

“我们原来的市场主要在非洲,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欧美要求的FDA和CE证书。我们之前有过CE但是也过期了。不过,从这几天的情况看,一些地方可能放宽了限制。比如,我们虽然CE过期了,但是我们有ISO证书,其他证书也可以,政策有所放松。”张雪告诉记者。

3月26日,张雪接到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购买呼吸机的电话。“对方说现在美国也不强制要求FDA了。其实,国内符合认证的厂家并不多,现在还要求这么严格,选择余地就会很少。现状就是没有认证要求都很难拿到货,更不要提各种证书了。”张雪说。

实际上,近期,欧美等主要疫情国家或地区也发布了防控物资监管的临时或紧急措施,放宽准入要求。

例如,欧盟委员会在欧洲官方杂志(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Union)发布了疫情期间针对医疗器械和个人防护用品 (PPE)的符合性评价和市场监督程序的建议。包括欧盟成员国官方或授权机构采购的防护产品可以没有CE标志,但是只能给医护人员使用,不能在当地市场上销售。

美国健康与社会服务部(HHS)宣布,有必要允许生产商或战略储备机构就过期呼吸器或无明确保质期但超出EUA使用授权期限的呼吸器(例如,州或地方战略库存中的N95)向FDA申请以获得呼吸器的紧急使用授权。日前,美国FDA连续颁布两个产品的紧急使用授权。

元器件短缺、物流不畅制约产能

呼吸机需求全球暴增,作为最重要的供给者,中国呼吸机工厂,正开足马力、全力以赴生产,但即便如此,也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我们的订单已经排到五六月份了,现在是24小时不停一直生产。但是订单还是做不过来。”一位医疗器械经销商人士告诉记者,“我们最近都没有和大厂合作,他们订单太饱和了,排期已经很远了。大厂接的主要是政府订单,接不过来的会排到一些小的工厂。”

根据《财经》记者了解,目前大部分工厂的排期已经到五六月份,一些知名品牌的排期更加久远。“现在周末休息是不可能的,特别紧张的时候需要员工24小时运转。订单已经排到7月,新客户的订单已经不接了。”张雪说。

根据谊安医疗介绍,在两周前满足了国内需求后,公司生产线便一直在全力以赴满足海外呼吸机订单的需求。工人实行三班制、研发人员上生产线,机器始终在不间断地运行着。

中国所有的呼吸机厂家都在争分夺秒制造呼吸机,但仍然有些问题无法解决。《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生产难题主要在于关键元器件的短缺以及物流受阻。

“我们有一些配件需要从欧洲和德国进口,但是由于疫情影响,航班不确定,交货期不定。”张雪说,“另一方面,原材料的供应也十分紧张,所有的呼吸机厂家都在抢这些原配件,最后每个厂家能拿到的货很少。”张雪告诉记者,如果零部件跟得上,将会解决大部分生产难题。

另一家医疗器械厂家也向记者表示,目前生产速度有限的原因在于缺少零部件。“我们有个零部件需要从日本进口,但是现在航班很少,物流不畅。零件供应不上,呼吸机就难以组装。”该人士表示。

此前,谊安医疗负责人亦表示,目前最大的短板就是核心零部件依赖进口,供应短缺且不稳定。

3月26日,鱼跃医疗表示,即便公司在疫情前、疫情中都已经做了大量的供应链稳定与拓展工作,但呼吸机的产能仍然受制于上游厂商原材料的供应量。公司会继续加大抗疫产品的资源投入,尽一切可能提高生产效率。

物流的不畅不仅影响呼吸机零部件的供应,也影响了呼吸机的正常交付。

“我们目前正在做一些出货准备工作,但是我们也得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首先是运费上涨,客户急一般采用空运,空运的费用会上涨两到三倍。第二,有一些地方航班停运,导致货物到达困难。我们也在努力和客户寻找解决办法。”张雪告诉《财经》记者。

全世界都来中国寻求呼吸机,中国呼吸机工厂也正全力以赴生产,但问题是这种需求已远远超出中国的最大产能。

价格飙涨 有货才是王道

在全球抢购中国呼吸机,一些人开始趁机做起了炒手。

3月24日下午4点多,胡夏驱车两个小时来到了南京某生产呼吸机的公司门口。他听到消息,公司门口聚集了很多前来抢呼吸机的买家,但该公司的呼吸机早已没有了现货。胡夏手里有几台现货,他想借机寻找买家。

由于工作性质,胡夏之前一直接触海外客户。在海外疫情不断蔓延之下,咨询他购买中国口罩的越来越多,他开始了口罩出口。但现在,咨询最多的是呼吸机。“南美、德国、印度都有人来找我买呼吸机。”胡夏告诉《财经》记者。

最近,胡夏基本上每天都在联系买家,然后再在国内寻找合适卖家。从中加价谋求利润。“呼吸机的利润比口罩高多了。”胡夏说。

紧俏之下,呼吸机的价格已大幅飙涨。“有款呼吸机正常价格2万美元,但是一家经销商给我的报价已经达到了36800美元/台。”一位呼吸机买家告诉《财经》记者。

张雪也向记者表达了对价格飙涨的吃惊。“我们有款呼吸机售价是9300美元,但是经销商的报价已经到了25万元。现在我们手里也没有货,有经销商之前囤了一些货。”张雪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一款型号为ACM812A的简易呼吸机平时售价在5万元左右,但是在3月28日,有经销商报出了15万元/台的价格,而且仅限当日。“如果要现货,价格是30万元/台。”该人士告诉记者。而这款呼吸机只具备基础呼吸支撑功能。

但现状是,90%的买家不在乎价格,只要有货,有货才是王道。

“所有的报价都是当天有效,如果一小时没回消息,肯定没货。如果需要,1小时回消息交定金,晚回肯定没货。第二天价格会更贵。”一位呼吸机炒手说。

由于大量中间人的存在,目前呼吸机价格十分混乱。“每天询价很多,但其实很多都是重复询价,感觉市场比较乱。”张雪告诉记者。

供需变化导致呼吸机价格变动。“厂家知道目前市场行情,会根据配件的情况,市场的需求去确定价格。现在价格基本每天都在变。”一位经销商说。

根据《财经》记者了解,目前呼吸机价格上涨幅度至少在50%以上。上涨的原因包括元器件价格上涨、人工与物流成本的上升,以及部分炒货囤货。

“我们昨天才把价格上调了50%,不得不调。因为原材料上涨很厉害,部分原材料甚至上涨了好几倍。而且工人不断加班,人工成本也在提升。”3月28日,一家呼吸机厂家人士告诉记者,同一个机型,不同的预算,就会有不同的价格。

而那些炒货囤货者,更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扰乱了呼吸机市场的价格。

鱼跃医疗董秘陈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曾有人打电话开口就要5000台呼吸机,可以马上打款。“这个量太大,不正常。”陈坚说,公司会识别订单,但是有些人还是会拿到批文订货,资金实力很强。“后来经过我们调查发现,这些订单背后有地产商参与。我们难以避免部分呼吸机流入到市场上成为金融产品被炒作。”陈坚表示。

缺口巨大 鼓励企业转型生产呼吸机

海外疫情的发展超出预期,物资缺口大得惊人,救命呼吸机更是陷入全球性缺货。于是,海外各国也开始学习中国,纷纷动员企业转型呼吸机生产,其中车企成为了转型主力军。

日前,美国联邦根据重新启动的《国防生产法》,强行要求通用和福特这两大美国汽车制造业巨头跨界生产呼吸机。美国联邦强调,通用汽车承诺很快会生产4万台急需的呼吸机。

3月19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在社交媒体表示,“如果美国医疗设备短缺,特斯拉也将生产呼吸机。”21日,马斯克再次表示,公司已经与美敦力Medtronic会面,并且对接了工程团队,协商如何利用特斯拉现有的生产线,改造成为呼吸机的生产线。

疫情严重的欧洲各国也正在呼吁企业生产必要的防疫设备。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已与60多家制造企业和组织进行了谈话,要求他们为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提供帮助,从事呼吸机等“重要医疗设备”的生产。

3月16日,英国向劳斯莱斯、福特、本田和捷豹等车企发起呼吁,希望能转产呼吸机以解燃眉之急。该呼吁迅速获得劳斯莱斯、捷豹路虎、宾利、迈凯伦等英国本土汽车制造商的响应。

英国《卫报》25日报道,英国政府正评估各种“速制呼吸机系统”生产方案,其中一份来自企业联合体“英国呼吸机挑战”,他们由十余家航空、汽车和医疗设备企业组成,包括空客和西门子等企业。该联合体打算利用医疗器械制造商的现有设计及联合体中其他企业的生产和设计能力,实现呼吸机大规模增产。家电制造商戴森公司打算在前英国空军赫拉温顿基地快速量产一种新型呼吸机。

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也要求最大的呼吸机制造商Siare Engineering将其呼吸机月产能从160台提高至500台。Siare Engineering目前正与法拉利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以及零部件供应商马瑞利洽谈,希望这些公司帮忙生产一些呼吸机零部件,可能的话也组装呼吸机。

同样,德国政府也开始要求国内汽车制造商考虑生产口罩和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大众汽车表示,已组建专门工作组,研究如何利用3D打印技术帮助生产呼吸机与其它就剩设备,目前转产呼吸机项目进展迅速。戴姆勒发言人也表示,公司已收到有关部门要求,目前正在研究各种方案。

(《财经》记者张建锋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