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人股份被全部冻结!“云南首富”到手的上市公司要飞?

代理人股份被全部冻结!“云南首富”到手的上市公司要飞?

2020年04月15日 17:59:59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 武占国

来源 | 野马财经

随着大股东股权被冻结,奥维通信经历近一年的“内斗”正在落下帷幕。

已于2017年准备套现离场的创始人杜方卷土重来,冻结了现有实控人的全部股份;其旧部在几乎被踢出董事会4个月后,也成功上位,一举坐上了董事长之位。

野马财经则注意到,被冻结股份的现大股东瑞丽湾背后,浮现出了“云南首富”赵兴龙的身影,他经常光顾中国富豪榜,曾两次稳坐云南首富位置,还被称为“赌石大王”,一手缔造“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却因为和徐翔的交集,频频遭到调查。

一、内斗疑云

4月13日,奥维通信(002231.SZ)发公告称,公司从第二大股东杜方处获悉,其与公司大股东瑞丽市瑞丽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瑞丽湾”)关于股权转让款纠纷一案判决书已于1月7日下达,且判决已于3月17日生效。

裁判文书网显示,杜方与瑞丽湾存在民间借贷纠纷,此次公告还显示双方存在股权转让款纠纷,截至目前,裁判文书网只有有关股权转让款的终审判决公告,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有两条沈阳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执行信息。

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告开网

其中,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于去年已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的判决结果是:驳回瑞丽湾的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裁判文书网

事实上,根据奥维通信去年7月的公告显示,从去年6月开始公司实控人瑞丽湾的股权便开始被冻结以及轮候冻结。

而随着判决的落实,大股东的股权可能面临着被强制拍卖的风险,届时杜方还可以通过将股权回购的方式,再次重新夺回控股权,或者再找下家,还能卖个好价钱。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亦对野马财经表示,奥维通信的控股股东瑞丽湾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该项冻结可能会导致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化。

斗争并不局限于股权层面,还包括公司董监高席位。

2019年1月,奥维通信董事会董事任期届满进行改选,公司前两大股东达成一致,公司原大股东杜方退出董事会,选举李继芳、吕琦、李晔为公司非独立董事,瑞丽湾也投下了赞成票,其中,李继芳是奥维通信的老臣,2005年便已加入公司;与此同时,瑞丽湾方面的人马张国全和郭川臣分别上任奥维通信总裁和副总裁。

如此安排下,创始人杜方已退出奥维通信董事会,瑞丽湾也将逐渐主导上市公司,但是6月却风云突变,这种默契被打破,双方反目。

先是,瑞丽湾向董事会提请了罢免李继芳董事的职务,遭到董事会(均为杜方“旧臣”)否决,最终瑞丽湾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对李继芳的董事职务实现罢免。而后,创始人杜方展开反击,将瑞丽湾告上法庭,导致罢免李继芳董事的方案被暂时被搁置,而且他还通过董事会将瑞丽湾人马——总裁张国全和副总裁郭川臣罢免了。

本来风平浪静的奥维通信突然陷入内斗为哪般?

二、转型受阻

奥维通信成立于2000年,主营业务为微波射频产品及无线通信网络优化覆盖系统开发、生产、销售并提供相应服务。2008年5月奥维通信实现上市。

公司创始人为杜方,曾任职于辽宁省农业科学院、辽宁省邮电科学研究所;杜方的父亲杜安顺曾任职于辽宁省宽甸县永甸小学教师、宽甸县委文教干部、县委组织部科长、宽甸县蚕业局书记、宽甸林业局督导员。

杜方也算是技术出身,1968年出生的他,现年52岁。奥维通信上市时,杜方和他父亲杜安顺、母亲王崇梅共持有奥维通信72.01%的股权。

业绩方面,奥维通信于2011年达到盈利高峰;2013年公司突然亏损4800万,彼时中国正处于3G向4G的转型,公司给出的亏损理由是:市场竞争加剧、市场需求得不到有效释放;此后,公司便一直处于每年盈利不到一千万元的局面。

来源:同花顺

直到2017年,杜方准备套现离场,云南“赌石大王”赵兴龙准备接盘。

据《证券时报》报道,奥维通信2017年被原实控人杜方转让后,又经历了两个实控人,董勒成和单川,但他们都只是代持,真正实控人是东方金钰前董事长赵兴龙。

赵兴龙驰骋资本市场多年,A股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便是他的杰作,但由于和徐翔合作,他也接连陷入调查风波,就在今年1月,赵兴龙还因为违规买卖股票被证监会处罚。

2017年5月,杜方及其父母以16.77亿元的交易价格将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给瑞丽湾,所转让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7.95%,并于当年9月完成过户。同年,奥维通信对赵兴龙起家的业务——红木、珠宝玉石——开始布局。

实控人变更后,2018年奥维通信却陷入巨额亏损,原因是通信业务应收帐款大幅计提坏账,亏损达1.32亿元。2019年,奥维通信再次实现盈利,净利润达4794万元,但仔细看细节实现盈利只不过是去计提的应收坏账转眼变成了利润。按公司扣非净利润看,公司仍为亏损5982万元。

来源:奥维通信2019年年报

如今,三年过去了,随着杜方和瑞丽湾的反目,奥维通信虽然置入了红木、珠宝玉石业务,但截至2019年12月31日,当年公司该项主营业务收入仅为91.37万元,占总营收比例仅为0.25%。并未实现大规模转型。

三、谁主沉浮?

纵观奥维通信近些年的经营状况,其主营业务收入一直处于下滑趋势,市值也不断缩水,2015年公司市值最高达到上百亿,此后市值便一直下降,截至目前已不足30亿。

面对表现平平的奥维通信,将其卖个好价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2017年5月,杜方以16.82元/股的价格,将所持奥维通信27.95%股权卖了16.77亿元,对比当时11.25元/股的价格,溢价高达49.48%。

然而,2019年3月,奥维通信实控人再次变更,瑞丽湾股东景成集团与潍坊润弘签署协议,将其持有的瑞丽湾51%的股权转让给潍坊润弘。诡异的是,该笔交易对应瑞丽湾51%股权的价格仅为3060万元,对此前一半股权至少对应8.55亿元的转让价格,简直就是白菜价。

这也是瑞丽湾的两任实控人,被质疑为赵兴龙代持的原因之一。如今,随着赵兴龙不断陷入调查风波,瑞丽湾的资金链却也遇到了麻烦。

从目前瑞丽湾和杜方对奥维通信的持股质押情况看,截至2019年末,瑞丽湾持有上市公司9972.5万股的股权,已全部质押,而且还被司法冻结了;而杜方持有上市公司6787.5万股,其中5420万股处于质押状态,占比其总股比80%,情况略好。

对此,臧小丽律师表示,倘若瑞丽湾不能按照生效判决履行给付义务,则瑞丽湾持有的奥维通信股份,后续可能会进入到司法拍卖程序,一旦股权全部被司法拍卖成功,那么瑞丽湾就有可能丧失奥维通信的控股权。

一旦瑞丽湾进入司法拍卖程序,杜方将成为赢家。不过,接下来怎么发展,仍然充满变数。你认为奥维通信能否尽快走出内斗风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