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泰汽车巨亏93亿,成A股车企亏损王!董事长竟无力偿还9万元欠款
财经

众泰汽车巨亏93亿,成A股车企亏损王!董事长竟无力偿还9万元欠款

2020年04月26日 10:38:01
来源:出行一客

2019年底就曾传出破产的众泰汽车(000980.SZ)如今处境更加艰难。

“工资已经被拖欠六个月了,去年欠三个月,今年的工资到现在也没有发。”众泰汽车临沂基地员工张文告诉出行一客,“现在公司没有多少人了,好多员工都在去年开始欠薪之后离职了。”

4月24日晚间,这家总部位于浙江永康的民营车企披露了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全年销量11.66万辆,营业收入32.04亿元,同比下降78.3%;净利润亏损92.94亿元,2018年同期盈利8亿元。公司同时宣布,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延期至2020年6月23日。

截止4月24日收盘,众泰汽车股价为2.20元,当日下跌3.51%,市值为44.61亿元—这意味着其92.94亿元的亏损已经接近市值的两倍,是去年亏损最多的车企之一,仅低于亏损114.13亿元的蔚来汽车(NYSE: NIO)。

缘何利润大跌?众泰汽车将其归因为宏观经济下行导致的汽车行业整体销量下滑,但其自身的产品推新问题也显而易见。由于缺乏国六车型、原有的国五车型市场竞争力下降,众泰从去年开始产销受阻,营收大幅下降,出现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等情况,不少经销商也主动退出。

据启信宝数据显示,4月4日,因为买卖合同纠纷,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法人、董事长金浙勇被鄢陵县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而该案的执行标的仅为9.08万元,连9万元的欠款都还不上,可见众泰汽车的现金流之紧绷。

近日,由于众泰汽车拖欠数亿元货款,还引发了多家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的连环爆雷。作为新能源电池的主力供应商,比克动力被众泰汽车拖欠价值高达6.21亿元的货款,其中4000万元已被法院冻结资产、强制执行。而二级供应商杭可科技(688006.SH)和容百科技(688005.SH)也对大客户的大额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更因为在IPO过程中隐瞒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风险,被证监会处以一年内不得公开发行证券的处罚。

2019年年底,众泰汽车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徐洪飞在接受出行一客专访时还显得信心十足。他透露,副省长带队成立小组,对众泰进行专门性帮扶,由浙商银行牵头发放给众泰的30亿现金纾困贷款已足额到账,之后也将有新的融资入账,偿还供应商和经销商欠款的计划也被提到日程上。

但是至今欠薪欠款的情况没有得到根本性扭转,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更使得众泰汽车的产销困境雪上加霜。疫情会成为压垮众泰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多地工厂至今尚未复工

“本来4月1号公司复工也复产了,还给一线工人发了一个月的工资,但是因为缺件,现在生产又停下来了”,张文向出行一客透露。

据记者了解,因为年后有客户向临沂基地购置了一批国五车型的众泰汽车,基地召回部分工人准备按订单开展生产,但受困于供应商零部件供货不足,生产很快停滞。

即便如此,像临沂基地这样试图复工的工厂已算少数,由于众泰没有推出国六车型,无车可卖,多家工厂截止4月下旬尚未复工。对此,董秘在4月16日回应称,公司会根据疫情和公司实际情况制定复产计划,后续会有基地陆续复工复产。

不仅是上游供应和中端生产,众泰的下游经销商体系也面临问题。徐洪飞在接受出行一客专访时承认,众泰经销商从2017年的600多家收缩到了2019年的400多家,未来将主打下沉市场,针对四五线城市及一二线城郊的消费者,瞄准西南、中原以及华东根据地,重制市场策略和经销商网络。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认为,众泰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一方面是因为目标市场(中低端市场)不景气,另一方面也受自身研发能力薄弱以及新车推出缓慢等因素的影响。

销量已是远虑,众泰更有包括员工欠薪在内的诸多近忧,董秘坦陈:“公司生产经营遇到一定困难”。4月22日,由于被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拖欠工资,数十位员工在杭州钱塘新区社会治安综合管理服务中心维权。此前,众泰汽车多次被员工集体讨薪。

今年4月,众泰汽车共有10个开庭公告信息,主要是买卖合同纠纷以及广告合同纠纷。近期也有两名副总裁离职。

在众泰官方推荐的销量查询网站515汽车排行网,信息显示今年2月份众泰汽车的产销为零。1月份销量为3000辆,3月份的销量为173辆。

从2018年开始,众泰的销量就开始下滑。同期,这家二线车企开始不再被券商分析师覆盖,这意味着股价表现不强劲。

事已至此,众泰如何破局?众泰看好原定于去年三季度上市的紧凑级SUV TS5,这款车型强调运动感和豪华感,搭载众泰最新的车联网技术和由博世提供的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徐洪飞曾表示:“预计月销1万台没什么问题。”

但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TS5 尚未上市,众泰回应称,受疫情影响公司生产有所推迟。但没有人、也没有钱,或许是更实际的原因。

63亿商誉减值导致业绩变脸

众泰汽车2019年的巨亏,主要由62.59亿的商誉减值而来。《国际金融报》援引众泰汽车证券部相关人士消息,商誉减值源自2016年众泰汽车与金马股份的重组上市,当时重组上市共形成了60余亿元的合并商誉,秉承谨慎性原则,这部分商誉在2019年年末基本计提完毕,“几乎将当年形成的商誉全部计提”。

2017年4月,金马股份(上市公司前身)通过全部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永康众泰100%股权,交易对价116亿元,由于购买企业支付的买价超过被购买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形成合并商誉65.52亿元。

对此,众泰汽车对大股东铁牛集团做出四个财年的盈利承诺,如果业绩承诺无法达成,上市公司将以1元总价定向回购铁牛集团的4.68亿股股份并予以注销,自身也面临着商誉减值的风险。

根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众泰汽车2016年-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2.1亿元、 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

然而,除2016年众泰超额完成业绩之外,此后每年都不曾达标。为此,交易所曾两度问询众泰汽车是否准备充分计提商誉减值。此前,众泰汽车已计提了商誉减值3.2亿元,2019年的账面上还躺着62.59亿的巨额商誉,商誉账面价值约占到资产总额的五分之一。而如今业绩变脸,正是因为这部分商誉大额减值。

每年年末,商誉减值都成为引爆A股公司业绩地雷的大杀器。这也成为证监会的监管重点。

申万宏源研报认为,影响商誉减值有两个核心变量:存量商誉(减值的空间)、到期的业绩承诺(减值的动机)。存量商誉越多,意味着减值的空间越大。通过分析过往实际发生减值的案例,几乎都是被并购方业绩大幅下滑所致。一般在并购发生后的3-4年,当业绩承诺到期后,利润断崖式下滑。

2018年11月,证监会特别发布了《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明确提示将加强监管商誉减值。例如,要求企业定期或及时进行商誉减值测试,至少每年年度终了进行减值测试,且不得以业绩承诺期间、业绩承诺补偿为由不进行测试。上市公司需要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商誉减值的所有关键信息。

2019年,证监会专门组织开展专题检查,并在2020年3月通报了检查情况:证监局依法对30个商誉减值审计项目、30个商誉减值评估项目和20个内控审计项目的执业机构和直接责任人采取了监管谈话、出具警示函、责令改正等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诚信档案。

由于业绩不达标,2019年8月,众泰股东大会通过业绩补偿议案,将以1元总价定向回购铁牛股份2018年应补偿股数4.68亿股,并予以注销。但大股东畸高的质押比例导致股份回购拖延数月。铁牛集团共质押6.48亿股,占其持有众泰汽车股份总数的82.4%。

截止2020年4月,众泰汽车至今尚未回购这部分股份。在众泰汽车的投资者互动社区,众多投资者表达了对公司不强行执行的不满。而董秘的回应从去年至今一直是,公司会督促大股东尽快履行补偿义务。

对于2020年,众泰已经没有太多期待。董秘表示,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今年利润可能也会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