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辉网文江湖:两次出走巨头公司,一个创业者与大公司博弈的典型样本

吴文辉网文江湖:两次出走巨头公司,一个创业者与大公司博弈的典型样本

2020年05月01日 12:39:32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开创付费阅读模式的吴文辉暂时离开了网文江湖。一定程度上,这是其个人行事风格与巨头公司之间博弈的结果。这种博弈,几乎是每一个被巨头收购的创业者的必修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万建民

头图来源|被访者

41岁的网文教父吴文辉“荣退”了,这似乎让他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了。

在过往的采访中,吴文辉多次表达过自己的志趣——在海边安静地看书。也是因为这个兴趣爱好,北大计算机系毕业的吴文辉无意间进入了网络文学行业。

提到吴文辉的网名“黑暗之心”,在网文界众人皆知。从创办起点中文网到担任盛大文学总裁再到腾讯旗下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是网络文学行业的一个传奇。2003年吴文辉便开创了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模式,由此培养了一大批专职网络写手,和当今的网络主播、电竞选手一样,这曾经是一种时尚的新职业。

然而,吴文辉的商业化之路却并不顺畅。他先后进入盛大和腾讯两家巨头公司,却又两次离开。

4月27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称,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阅文集团董事会委任现任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与此同时,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持续支持阅文的战略发展。

此次调整看似平和,但外界解读,腾讯接管的主要原因是腾讯高层对阅文集团近年来的阅读业务发展和商业化表现并不满意。

吴文辉在内部信给出的解释是,“我们需要一个崭新的管理团队和协作模式,以便更好地强化网络文学与网络动漫、影视、游戏、电竞等腾讯数字内容业务的联动,更广泛地跟行业开放合作,进一步激发网络文学生态和优质IP的潜在能量。”

一定程度上,这可以理解为吴文辉在业务联动和IP运营等方面的能力已不能满足腾讯对阅文的期待。而更深层次,也是吴文辉个人行事风格与巨头公司力量之间的博弈,这种博弈,几乎是每一个被巨头收购的创业者的必修课。

出走盛大

这不是吴文辉第一次出走巨头公司。

2012年,吴文辉就曾因为与盛大集团CEO陈天桥经营理念不合离开盛大。当时盛大集团内部正筹备盛大文学上市。其实,上市计划从2011年就开始,但迟迟等不到资本市场合适的时机。

当时,移动互联网浪潮正起,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阅读借助运营商的流量优势快速崛起,吴文辉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表示,“当时盛大文学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投入并不是很足,我非常担心”。

吴文辉提出了MBO(管理者收购)计划,但陈天桥并没有同意。多方沟通之后,2013年吴文辉只得无奈选择带领团队出走,并带走一批核心作家。2013年3月26日,吴文辉在微博上写道,“一个时代结束了”。

他的确曾开创过一个时代。

吴文辉是浙江仙居人,从小不喜运动,酷爱宅在家里看书,从中外名著到武侠、科幻小说,他都会涉猎。1996年,吴文辉以仙居县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现在的微博CEO王高飞正是他的室友。除了学习,吴文辉很多时间都泡在“西陆”这样的论坛看网络小说,也因此结识很多爱好者和网络写手。当时的网文论坛体验并不好,作品数量也不多,吴文辉和几个同好者一起创办了起点中文网。

起点中文网开创了网文阅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吴文辉在当时开创了一套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读者以每章节1毛钱的价格付费后才能阅读,平台将营收70%以上分给作者。这一模式一方面让公司经营具有了一定的保障,另一方面让作家有了更多的激励和更持久的写作动力,此外,读者也不用担心小说断更和烂尾。

2003年10月实行付费阅读当月,吴文辉团队就收入5000元。即便当时电子支付还不发达,收入也快速增长。2004年盛大集团关注到起点中文网时,后者月营收已经达到100万左右。

被盛大收购后,吴文辉和五位核心创始伙伴全部搬到上海,在此之前他们分散在五个省市。与此同时,盛大与起点中文有了更多的联动,比如把盛大的点卡支付体系接入起点中文,而起点中文与盛大游戏的用户也有很高的重合度。

当时陈天桥对网络文学也极其重视,2008年成立了盛大文学,除起点中文外,盛大文学旗下还有红袖添香网、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六大原创文学网站及天方听书网、悦读网、晋江文学城。此外,陈天桥还找来时任新浪副总编辑侯小强出任盛大文学CEO。

从团队创业到进入一家巨头公司,在给吴文辉带来更多帮助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财务、人事、法务、运营,诸如此类一大堆的事情都冒了出来,好多东西都要学。”

2006年,起点中文网部分核心编辑团队突然出走,不久后另立门户创办了“一起看(17K)小说网”,与起点中文网对峙,他们还挖走了“血红”“云天空”等起点上知名的作家。这给吴文辉在个人情感上带来不小的冲击。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吴文辉意识到商业的残酷,“既然公司商业化运作,就应该遵守商业规则,更好地做好员工激励,企业管理的东西(要按规矩来),不能像以前(初创时),大家还是嘻嘻哈哈、很多东西都不在乎。”

阅文“荣休”

此次接管阅文的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正是当初邀请吴文辉加入腾讯的关键人物。

2013年离开盛大之后,百度、小米、新浪、网易等互联网公司都曾对吴文辉伸出橄榄枝,但吴文辉最终选择了腾讯。在腾讯的资金扶持下,吴文辉率领团队再次创立了“创世中文网”。

随后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力邀吴文辉加入腾讯文学,并反向收购盛大文学。2015年,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成立阅文集团,吴文辉担任联席CEO。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上市当天暴涨86%,阅文集团市值最高逼近千亿港元。

在2019年9月的一次采访中,吴文辉回忆当初选择腾讯的原因,一是“腾讯的商业模式和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很接近;二是腾讯在影视、游戏等领域的布局,跟网络文学能够形成联动,“整体谈下来,觉得大家气质上比较吻合,都喜欢做事踏实的风格。”

腾讯选择吴文辉的理由也很简单,当时腾讯提出大文娱战略,而网络文学正是影视、动漫、游戏等业务的上游,聚集了众多IP,而吴文辉周围则聚集了中国最多的网络文学作品和作家资源。

在此之前,吴文辉率领的起点中文推出了现象级IP《鬼吹灯》。《鬼吹灯》广受欢迎,被改编为漫画、游戏、影视、音频等各种形式,还翻译成其他语言在海外出版,并开发了众多周边,这是中文网络文学史上有一个里程碑式事件。这与腾讯的泛娱乐战略不谋而合。

腾讯大文娱战略的发起者正是程武。程武于2009年加盟腾讯,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和腾讯影业CEO。2011年,程武提出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并在公司的大力支持下,推动了网络动漫、网络文学、影视、电竞等新业务的启动。更重要的是,他也是网络作家猫腻的粉丝。

在腾讯泛娱乐战略的助力下,阅文旗下《甄嬛传》《择天记》《琅琊榜》等作品相继改编成影视剧并爆火,《全职高手》《斗破苍穹》等作品被改变成动漫,也成为排名不错的国漫作品。去年9月,电影《诛仙Ⅰ》在上映当日就斩获1.42亿元票房,5天后票房破3亿。虽然豆瓣评分并不高,很多原著党并不满意,但是票房还是赚到了。

为延伸IP产业链,2018年8月,阅文集团以近15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随后2018年9月底,腾讯进行了一次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9·30”架构调整,成立了新的平台和内容事业群 PCG ,将腾讯视频、腾讯影业、阅文集团全部收归到一起。程武是腾讯影业CEO,孙忠怀是腾讯视频CEO,吴文辉是阅文集团联席CEO,三者看似相互联系,但又相互独立。

2019年,在程武的推动下阅文集团IP《庆余年》和新丽传媒合作改编为网剧,在腾讯视频上大获成功。《庆余年》的成功,更进一步验证了基于IP版权运营模式的成功,也验证了程武的资源整合能力。

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收入83.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0.38亿元增长65.7%;2019年毛利润为36.9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5.57亿元增长44.3%。阅文集团2019年期内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21.9%。

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一项是,阅文集团的版权运营收入增长了341%,版权运营超过付费阅读成为阅文的第一大收入来源。而无论从职级还是调用资源的能力上,程武似乎更高于吴文辉。

不同于吴文辉纯技术和爱好文学的背景,程武在此基础上还有商科背景和丰富的商业管理经验。程武毕业于 清华大学 物理系,并获得理学学士学位,同时拥有美国华盛顿大学奥林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此外,程武曾任谷歌中国商务市场总经理,负责大陆和香港地区的商务市场策略与运作,并在多家国际公司的市场运营业务线担任过高层管理职务,包括宝洁、百事可乐等。在公司战略发展,市场开发与业务管理方面拥有多年的丰富经验。

自由与资本

吴文辉曾给阅文很大的期许,他希望阅文能成为“中国的漫威”。

在2019年的那次采访中,吴文辉认为,虽然阅文大部分IP赚到了钱,但很多都没有达到预期。“市场上,即使评价比较高的《择天记》《斗破苍穹》,这些作品离忠诚粉丝心目中的优秀作品也还有一定差距。尤其在影视剧制作方面,需要我们做更多的涉足、摄入,想办法让改编更好地贴合原著。”

但吴文辉在阅文的话语权并不高。截至2019年12月31日,腾讯持有阅文56.87%股权,处于绝对控股的地位,吴文辉仅持有2.65%的股权。

从最开始的程序员,到大公司经营的管理者,再到文化产业的重要参与者,吴文辉不断在学习和转变身份,但置身于一个巨大的运行系统之中,吴文辉也很难自我掌控。

吴文辉深刻地体验到,公司越小,花在业务上的时间比例越高;公司越大,花在组织上的时间就会越多。从只有6个人的起点中文,到1500多人的阅文集团,吴文辉不断在突破自己的能力。“从最开始,我们只需要大家一起吃饭、喝酒就可以了,到后来可能要做企业管理,包括制定组织目标、制定KPI,做企业人才梳理、目标定位、企业文化诸如此类的,在这些方面花的时间比例会越来越高。”在那次采访中,吴文辉讲到。

吴文辉在资本运营方面兴趣并不大,他更关心业务发展。因此在阅文成立之初也让梁晓东和吴文辉一起担任联席CEO,梁晓东拥有 约克大学 舒立克商学院MBA 学位, 华东理工大学 经济学硕士学位和经济学学士学位,曾在投资机构、盛大担任投资和财务类职务。

也有外界猜测,吴文辉荣退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免费阅读业务上投入不力,被字节跳动旗下的番茄小说、连尚网络旗下的连尚文学、趣头条旗下的米读抢了风头。

关于免费阅读的模式,吴文辉表示自己从创业之初到盛大再到阅文,都有过探讨和尝试,但都不是特别成功。他认为之所以在2019年兴起,主要因素是移动端用户暴增之后,信息流业务的发达以及广告单价的提升。但吴文辉判断,免费阅读模式一定是对现有商业模式的补充,而不是颠覆。

但腾讯等不起阅文。无论如何,吴文辉退居幕后了,在他掌舵期间阅文集团的市值也相比最高点跌去近7成。在腾讯接管阅文集团次日,股价闻讯大涨14.4%。

吴文辉曾向《中国企业家》描述了网络文学给他带来的体验,“在生活以外,看一些有趣的小说对休闲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网络文学,天马行空,基本都是架空虚拟世界,看这些小说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一种丰富的想象力,你会沉浸在里面,跟着它跌宕起伏。这种想象空间,比原来金庸的武侠小说还更为广泛、强烈,时常会充满一种惊喜的感觉。”

然而,商业不比文学那么浪漫,而要残酷得多。每一次进入一个更大的运行系统之后,都必然受到这台巨大机器惯性的影响,而作为掌舵者必须找到自身速度与系统惯性的平衡。很显然,吴文辉的优势更在内容和作家团队的运营,而非资本运作。选择在这个时间点离开,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对于双方或许都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