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咖啡绊倒的“跑男”陆正耀
财经

被咖啡绊倒的“跑男”陆正耀

2020年05月29日 15:21: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瑞幸造假事件仍在发酵。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报道,早在IPO之前,瑞幸咖啡就已存在造假行为。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瑞幸向与公司董事长兼控股股东陆正耀关联的公司出售了可兑换数千万杯咖啡的代金券。这一操作使得瑞幸咖啡的账面营业收入大大高于其实际收入。

陆正耀再次处在风暴中心。不久前的5月20日,他曾一纸声明回应外界质疑:“道歉、失望、痛苦、自责、夜不能寐。”

01 从“神州系”开始

陆正耀的微博停留在2016年9月22日,彼时距神州优车在新三板上市整整2个月,也刚迈过神州租车港股上市2周年。那时还没有瑞幸咖啡,他的316条微博几乎都与“神州”相关,会给一个地方门店的庆祝活动点赞,也会对社会上的恶评直言回怼,称自己为“愤怒的老陆”。

许多人对陆正耀的记忆也从“神州系”开始。而这非他第一次创业。

出身福建屏南,陆正耀曾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北京科技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毕业后,他先是在河北石家庄政府部门工作了3年,1995年辞职下海创业,成立了第一家公司DITEL Technology,从事通讯设备代理及系统集成的业务。鼎盛时,他手下有几百名员工,年销售额达到数亿。

2003年,陆正耀又创办了北京华夏联合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企业长途IP电话的经营业务,曾一度拥有中国电信该项业务在北京67%的市场份额。彼时,陆正耀认识了同样瞄准通信市场的刘二海,二人一拍即合。刘二海后来也成为了陆正耀资本局中的关键人物。

陆正耀的“汽车梦”始于一场美国之行。2005年,陆正耀在美国的考察中发现,凭借4700万会员,美国汽车俱乐部AAA通过整合汽车服务商、专营店和救援机构,触及金融、通信、房产等领域,成为业界翘楚。

彼时中国汽车市场爆发,产销分别排在全球第三、第二名。与此同时,中国汽车售后服务市场也迎来快速增长期。陆正耀把商业目光投至于此,产生了跨界的想法。

很快,2005年8月,陆正耀创办UAA(联合汽车俱乐部),随后又将汽车售后产业链中的环节整合,2007年转型成神州租车。

早些年流传,神州租车创立之初便遇到租车行业盛行的盗抢顽疾,很多租出去的车被抵押或变卖。陆正耀亲自上阵,带上数十名员工,根据定位追回丢失的车。亦有评价称他“颇具闽商的韧性”。

摸爬滚打之下,神州租车逐渐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2010年,陆正耀拿到了12亿元投资,投资人即为刘二海和其新公司君联资本(当时还叫作联想投资)。这也是陆正耀和资本第一次亲密接触。

2012年前后,神州租车一直在寻求融资上市的机会,几番未果。直至2014年9月19日,神州租车终于登上港股,股价首日就从8.5港元飙升到10.96港元,涨幅近29%。

陆正耀的野心还在继续。神州租车上市之后,他发现网约车平台靠广告收入与汽车公司合作赚取卖车佣金等手段,不足以弥补日常开销、补贴。他决定依托神州租车的车辆,在2015年初,以B2C的方式杀入了这场混战。

2016年1月,神州优车正式成立,陆正耀将原来神州专车的相关资产、业务、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股权全部置入。其本人也成为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并使神州优车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至此神州系的平台结构基本成型。2016年7月21日,神州优车正式在新三板挂牌。

02 疯狂扩张后

神州租车在2009年10月发了第一条微博“多、快、好、省”,这也成为其长期沿用的策略,即疯狂扩张门店,并以补贴刺激C端。

神州租车微博截图

彼时媒体报道中可看出,神州将租车价格直降一半,推出“49元一天起租”“24小时门店经营”等活动。扩张期间,神州租车的员工也从400人猛增到4000人。陆正耀曾自信地说:“目前的飞速发展是再理性不过的选择。”现官网上,神州租车为全国最大的租车公司,超1000家门店。

更疯狂的扩张在神州优车成立后,陆正耀对整个“人车生态圈”的打造: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还有后来收购的宝沃汽车。

据悉,神州租车所购汽车除了租给C端客户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提供给神州优车开展专车业务。而出租车辆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作为二手车出售,主要依靠的就是神州优车旗下的神州买买车。此外,为了辅助二手车金融渠道,神州车闪贷应运而生。

2019年3月,神州优车通过子公司受让的方式,从福田汽车手下接盘宝沃汽车。“神州系”汽车生态正式形成闭环。宝沃汽车成为神州租车的供车平台。

要使得整个流通渠道运转,“重资产”“烧钱”是几乎所有人对“神州系”的评价。为匹配神州租车的高体量,处于“闭环”内的生态门店也需不断复制、运营。

去年一场访谈中,陆正耀被问:“做过最激进的事情是什么?”

“你觉得(神州)买买车不激进吗?我觉得也很激进。开100多家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100多个团队要去管理,没有一定的管理能力敢开吗?这个事情很多人就觉得很激进。对于每个时期来讲,每个决定都不能算太保守。(神州)专车今年也蛮激进的,激进得投资人都受不了了,因为亏得太多,专车一年亏三十几个亿,把他们都吓傻了。”

陆正耀从不避谈亏损,他颇认可自己的“激进”策略:“从我创业开始,但凡跟我竞争的,我都打赢了。”

只是他没想到,受瑞幸造假事件影响,神州租车今年在短短一周内改换门庭,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4月22日,港交所最新资料显示,美国私募巨头华平已完成对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的收购,价值约11.25亿港元。这笔交易总计约3.63亿股,每股均价为3.1009港元,与21日收盘价相比溢价约42%。

交易完成后,华平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占比从10.11%增至27.22%,跃居第一大股东。陆正耀家族掌控的神州优车退居次席。

事实上,对于2019年净利润已萎缩近90%的神州租车而言,瑞幸“暴雷”或许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03 “陆式资本术”

凭借一个“中国咖啡市场有无限潜力”的故事,瑞幸成为了陆正耀的第二次跨界作品。这一作品让如今陆正耀在道歉之余仍坚定地说:“我坚信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成立的。”

而瑞幸的故事在许多人看来不过是神州系的轮回戏码,又可以说是升级版。

2017年10月,瑞幸咖啡的第一家门店设立于神州优车总部大堂。

2019年5月,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首日股价大涨19.88%,总市值达47.4亿美元。

有调查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现门店总数已达到6912家,在去年已超过星巴克拥有全国最多咖啡门店。上市后,瑞幸也继续赔钱请全国人喝咖啡,一度被称为“国货之光”。而“补贴”“扩张”,或都是在“神州系”里玩剩的。

媒体近年总结出一道“陆式资本术”——看准风口、成立公司、巨额融资、烧钱扩张、迅速谋求IPO。而暗含在资本市场中的仍有最后部分:拉高估值、迅速套现离场。

早期,神州租车在上市6个月限售期内,股价一直在发行价徘徊。随着解禁期的到来,神州租车的股价在3个月内翻番,从11港元涨到历史最高峰的22港元,而在这个过程中,陆正耀及其投资人已经完成累计套现16亿美元。

又是一通熟悉的操作:神州优车曾在10个月里陆续完成四轮融资,并在两个月后成功登上新三板。上市一个星期,公告就显示,陆正耀将他所持有的全部9000万股股票质押给了杭州银行北京中关村支行,以个人名义融资5亿元。之后,神州优车市值一路蒸发。

瑞幸的招股书显示,陆正耀家族信托持瑞幸咖啡股份30.53%;钱治亚家族信托持瑞幸咖啡股份19.68%;黎辉的大钲资本持瑞幸咖啡股份11.9%;刘二海的愉悦资本持瑞幸咖啡股份6.75%。这些股东都是陆正耀的亲信,也在多年来备受质疑的“套现”中不断出现身影。

曾任职美国华平投资亚太区总裁的黎辉因为投资神州租车与陆正耀建立了紧密关系。黎辉甚至在2016年-2017年直接加入了神州优车担任副董事长,负责战略和资本运作。钱治亚为担任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在5月11日“造假门”处理后续中被免职。刘二海更是在神州租车上市前就提供了大笔融资的“伯乐”。

瑞幸咖啡在美上市时,黎辉和刘二海以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的名义投资,瑞幸咖啡当时估值仅有10亿美元。而这两人也陆续完成在瑞幸咖啡的套现:2020年1月8日,黎辉以限售股的形式减持了3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自2月10日起,瑞幸咖啡连续发布15条“超过5%披露”重要公告,涉及刘二海及愉悦资本。

不过,陆正耀在道歉信中称,自己从未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也因瑞幸事件让许多帮助他的人背负了莫须有的罪名。而仅以神州租车来看,股价从22亿港元高峰跌至个位数,高管套现离场后,无数“韭菜”欲哭无泪。社交媒体上亦有人发问:“谁更委屈?”

04 瑞幸故事未剧终

瑞幸造假事件被曝之初,陆正耀用了“元气满满”来给员工加油打气。这四个字原本是很多人曾对他的印象。

“陆正耀表面看着是那种经常喝酒和带一帮兄弟经常打架那种人。其实不是,他特别细心,能算账,像个老地主一样,是典型的‘表’叔。”“他岁数比我小一岁,也算是老同志,但充满着激情。他原来挺胖的,现在居然每天跑步,有一次跑了个3公里,还跟我说,现在基本上都是5公里以上了。”刘二海曾如此评价陆正耀。

陆正耀早期的微博名叫“参天大树万年青”,曾发文调侃自己“是不是瘦了”,在神州租车上市2周年纪念活动时,他还带领了一批员工去跑步,那天他跑了7公里。

如今他再提“跑”字,则是“企业跑得太快,也导致了很多问题。”

瑞幸“造假门”后的第五天,美国时间4月7日,福布斯发布2020年全球万亿富豪榜,虽受市场动荡与疫情影响,但中国内地上榜富豪人数再创纪录,共有389位富豪上榜,财富总额达1.2万亿美元。

陆正耀也首次登上全球亿万富豪榜单。他以23亿美元的财富值,排在全球富豪榜第908位。贴在他身上的标签有: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瑞幸咖啡董事长等多个职位。现相关公司都处于风波之中。

在陆正耀早年接受的采访中,他曾表示自己对财富看得很淡,钱对他来讲已经意义不大,只是数字。他说:“是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为社会创造价值。”

瑞幸确实做大了。“通过各种打折与促销活动,瑞幸已经掀起了国人喝咖啡的一股浪潮。如果瑞幸咖啡经过这次事件未来无法持续下去,那么对于今后咖啡行业来说,意味着又是一次重整。”一名咖啡资深行业人士表示。

做没做好方面,中概股投了反对票。美东时间5月2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

3天后,中国证监会作出回应,认为该法案的一些条文内容直接针对中国,将阻碍中国企业赴美上市,是证券监管政治化的做法,坚决反对。

中概股危机中,陆正耀或难辞其咎。一名经济评论员在朋友圈写道:“陆正耀将成为中概股的罪人,不知将毁了国内多少企业赴美上市的梦。”北京和昶律师事务所主任邹佳铭称,瑞幸咖啡不仅揭开了资本游戏的一角,更对中概股在国际市场的信誉产生了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

5月19日,瑞幸表示,已收到纳斯达克摘牌通知。尽管多次提及愧疚,而陆正耀仍对可能发生的退市事件心有不甘。“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我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

不过,陆正耀承诺,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从“跑”到“走”,陆正耀仍在赌一个明天。

瑞幸的故事也并未剧终。多名行业人士认为,瑞幸未来还将面临着国内外投资者的索赔、以及中国和美国证监会的调查和处罚,甚至相关造假人员或也将面临刑事责任的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