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警报: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最严重危机能否化解

印度警报: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最严重危机能否化解

2020年07月01日 18:12:05
来源:财经涂鸦

“印度的一纸禁令,势必会影响到TikTok在印度的风险管控、发展速度。

作者:百合

出品:财经涂鸦

一夜之间,中国科技公司在印度的发展骤停。

6月29月晚,印度电子与信息技术部突然发布声明称,为保护印度主权完整、国防安全与社会秩序,将封禁包括 TikTok、微信、快手Uvideo 在内的59款App。

这59款App全部为中国公司或者中国人在海外注册的公司所开发,其中18个App属于在印度细分类品类极具竞争力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产品。

禁令很快得到了执行。6月30日上午 11 时,字节跳动旗下 TikTok、Helo(类微博的社交媒体)已经从印度Google Play商店和苹果App Store消失。在这场下架风波当中,字节跳动将成为首当其冲受到最大损失的企业。

据知情人士透露,过去几年,字节跳动在印度的投入超过10亿美元,如今旗下产品在印度市场几乎全部折戟,导致的损失超过50亿美元。

TikTok随后发表声明称,“正在配合完成印度政府屏蔽要求”,并表示 TikTok 将继续按当地法规保护公民数据隐私。负责TikTok在印度业务的尼克尔·甘地(NikhilGandhi)表示,TikTok期待与印度的立法者合作,以缓解他们的担忧。

禁令之下,中国互联网公司面临重大损失

作为印度当地影响力最大的互联网产品之一,在被下架的前一天,TikTok 在印度Google Play商店下载排在第20名,字节跳动旗下类微博应用Helo排在22名,同时,TikTok收入已经排进印度 Google Play商店第20名。

据移动应用分析公司 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TikTok今年5月有1.12亿下载量,其中20%来自印度,比美国市场高一倍。TikTok应用程序在全球已安装约20亿次,其中印度下载量为6.11亿。

SensorTower的分析师兰迪·尼尔森(Randy Nelson)表示,由于这项禁令, ByteDance可能在今年下半年“错过印度另外1亿到1.5亿次TikTok的新安装”。咨询公司R3的分析师Greg Paull说:“对于ByteDance来说,这是一个艰巨的挑战,因为它们在印度的年增长率为50%。”

不光是TikTok,其他中国互联网公司也在此次的印度抵制中深受重创。据移动数据分析公司AppAnnie的数据,印度下令禁止的59款应用,在5月份的月活跃用户总数为5.05亿。

而这也不是印度方面第一次发起针对中国企业的责难。据路透社报道,在禁令公布不久前,印度政府告知两家国有电信公司不要再使用中国设备,转而使用当地供应商。此外,在今年4月,印度政府通过了一项立法,要求任何来自中国实体的投资都需要通过政府批准。Oppo和小米等智能手机品牌以约66%的市场份额领先印度市场,目前被印度政府压制,处境也十分艰难。

TikTok在去年也被印度官方下架过,由此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在繁复的规章和阴晴不定的政策影响下,去年6月,Bigo Live、短视频Likee和热门游戏应用程序PUBG Mobile等中国直播应用的下载量均有所下降,ByteDance旗下的TikTok和Helo的下载量也持续下降,TikTok下载量从5月到6月22日下降了38%,而Helo从5月到6月22日下降了38%。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分析师阿基尔·贝里(Akhil Bery)表示,此番印度封禁59款中国App,对ByteDance和其他试图借助印度互联网繁荣发展自身的公司均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经济危机下,印度对外资的激进和不友好

在印度抵制中国公司之时,印度自身的经济已陷入危机。

2019年11月29日,印度中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度2019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从上个季度的5%降至4.5%,已连续7个季度下滑,为6年多来最低水平。《今日印度》报道称,印度经济增长放缓的原因是消费疲软、出口和投资等放缓,信贷增长和市场需求不足。

彭博社12月1日称,印度亿万富翁拉胡尔·巴哈杰上周六罕见地公开表示,印度企业家担心如果批评莫迪政权会被报复。而印度前总理曼莫汉·辛格警告称,印度经济急剧放缓将给农民、青年和低收入群体“带来灾难性后果”。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斯表示,印度的经济放缓“令人吃惊”。

可供对比的是,2016年印度的国民生产总值到达了9%,而2018年也有8.1%,而2019年印度劳动参与率下降到有史以来最低的42%,失业率则已经上升为7.5%。

经济滑坡的同时,印度政府民族主义和种族纷争再被掀起,在互联网产业经济领域则产生了反全球化倾向,以“科技民族主义”的旗号打击外来互联网企业。《纽约时报》援引自由、开放互联网倡导组织MediaNama的创始人尼克希尔·帕瓦(NikhilPahwa)的说法:“科技民族主义在印度已经盛行一段时间了,这种民族主义将数据视为民族资产,印度政府长期以来担心中国公司会主导印度本土市场,击败印度的应用开发者。”

近期全印度商人联合会(CAIT)还谴责了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的印度负责人贾恩·贾恩(Manu Jain),贸易商协会声称小米损害了数百万印度人的情绪。尽管贾恩(Jain)回应称,抵制中国产品的情绪只存在于社交媒体平台上,但印度官方的政策正在为这些情绪推波助澜。

中国企业在印度:生存艰难、且行且勉

印度财政部前顾问莫汉在《印度经济时报》上撰文《资金没有国籍》,他在文章中反问:中国的资金和韩国的、英国的有什么差异,为何要区别对待?

事实上,在疫情期间,中国互联网公司对印度屡次伸出援手。

据TheVerge报道,4月10日,TikTok宣布了一系列的救济基金和倡议,公司总共认捐了3.75亿美元,包括2.5亿美元的资金、1亿美元的广告抵免额,以及2500万美元的公共卫生信息广告位。TikTok还捐赠了40万医疗防护服和口罩,其中向德里和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捐赠了20万个口罩。

Helo与NGO Give India和行动援助组织合作发起了#MainBhiCOVIDWarrior广告系列,为2万个家庭提供为期一个月的基本食品和消毒工具包,Helo已为此捐款5千万卢比。

作为在印度有影响力的社交平台,TikTok还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合作直播,以传播有关COVID-19病毒的正确知识和相关信息。同时它还制作了医生分享的视频,号召民众在家隔离。TikTok的一份声明表示,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国际红十字会等机构也正在使用TikTok传播对大流行的认识并分享有关如何在疫情期间保持安全的最新信息。印度首席部长沙克雷也曾通过其TikTok官方账户与国民互动。

尽管屡屡受到印度方面的审查和监管压力,字节跳动一直努力维持产品在印度的合规运营,配合印度各有关部门进行自我调适。2019年,数名印度国会议员指控TikTok非法共享用户数据,字节跳动随后即宣布将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在印度当地存储印度用户数据,同时采取其他措施确保该国用户数据的安全。在面临内容监管收紧政策压力时,TikTok的自我监管不断升级,陆续采取了13项安全措施。此次遭受下架,TikTok印度负责人尼吉尔·甘地也第一时间作出回应,表示“TikTok从未将用户信息泄露给任何国家政府,包括中国政府,以后也不会这样做。”

非理性政策频现,中资生撤退意向,谁才是最大受害者

受疫情影响,今年全球经济受挫,全球都在为提振经济努力。而印度政府频繁出台的各项政策却让人意外。

据媒体报道,6月下旬,来自中国的货物在印度多个港口和机场被滞留,孟买所有中国货物的入境申报被封锁,来自中国的货物都无法清关。

而滞留中国货品,受伤最大的却是印度本土制造业。印度出口组织联合会(FIEO)、印度工商联合会(FICCI)、代表IT硬件制造商的MAIT、手机行业的ICEA等集体给印度商务部和财务部写信,要求立即停止对中国货物的100%审查。

“电子行业已深陷困境,生产损失超过4千亿卢比(53亿美元),目前才恢复不到正常水平的40%。”印度手机与电子协会(ICEA)主席PankajMohindroo表示。

印度作为目前增长最强劲的市场,字节跳动原本一直不惜对其重金投入。2019年,字节跳动还宣布将在印度建立造价2亿美元的数据中心,并表示计划继续加大对印投资,在未来三年计划投资10 亿美元。

但是,印度单方面、运动式、一刀切的各种针对性责难,及其背后不安定的政策风向,成为印度复杂的语言文化背景之外另一大不良营商环境因素。而印度一波三折禁令频仍的做法,也引起了其本国内舆论的另一种反思。有业内人士联想起了莫迪政府曾在早年突然颁布的“废钞令”:一夜之间印度86%的纸钞作废,现金短缺、经济动荡接踵而来,造成了印度全国的一片混乱。

而现在,印度的一纸禁令,势必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和中国投资人在印度的投资力度、团队扩展、风险管控、发展速度等各方面策略。这在全球市场都不是一件小事。

在这种高压且充满不确定性的氛围中,不少中国企业萌生退意,据研究公司Venture Intelligence提供的数据,去年1月中国对印度初创企业进行了四笔早期到成长期的投资,价值2400万美元。相比之下,今年只有两笔这样的交易,总价值仅为4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