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征战印度五年:国籍是永远打不破的墙
财经

中国互联网征战印度五年:国籍是永远打不破的墙

2020年07月02日 18:04:34
来源:司库财经

6月29日,在印度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辗转难眠,他们在等待印度政府的一项决定:是否禁止在印度境内使用中国APP?

这不单关系到中国互联网企业经营方向的调整,更决定他们是否要放弃全球增速最高的移动互联网市场。

次日凌晨2:30,印度宣布限制中国59款APP,名单上的中国互联网企业黯然失色。

2015年至今,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在印度市场风生水起,一度统治了半壁江山。从巅峰瞬间坠落,那些在印度的互联网企业百感交集。

01 2015年,出征印度

“印度已经做好欢迎中国企业的准备”。2015年5月,刚刚上任一年的总理莫迪,在上海对中国企业发出了投资邀请。

13亿仅次于中国的人口规模、7.4%的GDP增长率、5.4%的移动互联网普及率,在宏观层面,印度像极了4G时代来临前的中国。

此时,国内互联网企业正陷入增长瓶颈: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人群增长触顶,各大APP的工作重心,从提高活跃用户规模变成增加用户使用时间。

中国移动互联网红利消退,印度却如同一片未开发的处女地,充满着诱惑。

而印度4G网络的快速普及,为中国互联网企业远征印度扫除了障碍。

2014年,印度通信运营商“Reliance Jio”推出4G网络,用户只要缴纳150元人民币的押金,就可获得超低价格的4G手机,同时该用户每月只需要缴纳9.9元人民币,就能无限使用手机流量。

廉价的网络硬件服务,印度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4G网络用户从0到1亿,只用了170天。

“印度正处在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从功能机转到智能机”,因看好印度市场,2017年后,顺为资本在印度投资16家创业公司,如社交软件ShareChat、印度微商Meesho、印度版喜马拉雅Vokal、印度爱回收Cashify等。

去印度淘金成为创业者和风投机构的主旋律。

印度市场快速增长,谁都不愿错过风口。相关数据显示, 2016 年中国企业已向印度创投企业投入约10.6亿美元,2017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对印初创企业投资13 亿美元。

前期大量资金的投入,和中国市场成熟的运营模式,2018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统领着印度互联网版图的半壁江山。

02 2018年,打下半壁江山

印度市场的环境像极了4G爆发前的中国,但其速度远超中国。

麦肯锡数据显示,印度互联网用户每年增长率达到18%,到2019年,其用户规模达到6.27亿。

而得益于廉价的流量资费,印度月人均手机流量消耗量达到8.3G,较2015年增加100倍。

而“互联网女皇”玛丽·梅克尔更是在全球互联网趋势年度报告中指出,印度占据全球总用户量的12%,体量仅次于中国,排名第二。

“水大鱼大”,印度移动互联网底层的扩容,直接推动中国企业的成长。

字节跳动旗下国际版抖音TikTok总下载次数为20亿次,印度市场贡献6.11亿次下载、2亿注册用户;

UC在印度市场月活规模达到1.3亿,自媒体注册账号为12万,是印度第三大生态型APP;

射击类游戏《和平精英》海外版下载量高达1亿次,月营收接近千万美元;

近距离传输APP《茄子快传》印度市场用户量超过3亿,成为印度小镇青年手机必备神器;

华为、小米、OPPO、vivo等国产手机,一举拿下印度73%的市场份额;

国内成熟的运营经验,加上印度荒茫的市场状况,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包了印度移动互联网的半边天:

2018年底,在印度市场中,下载量TOP100的应用中,TikTok 、PUBG Mobile、Helo、茄子快传等44款APP上榜,而在TOP10的应用中,中国企业有6家上榜。

据智库 Gateway House 数据显示,中国科技投资者已经向印度的初创企业投入了约 40 亿美元。截至 2020 年 3 月,印度的 30 家独角兽企业中,有 18 家具有中国企业资金背景。

在印度市场淘金中,最大的受益者是腾讯和阿里两大巨头。

腾旭投资Ola、Flipkart、Dream 11、Swiggy、Flipkart、Practo……涵盖游戏、生活服务、医疗、电商、教育、即时通讯等领域。

阿里投资Paytm、Big Basket、Zomato等企业,覆盖外卖、第三方支付平台、电商等领域。

目前,阿里巴巴及其金融科技子公司蚂蚁科技集团已经投资了至少六家印度初创企业,而腾讯在印度投资的企业数量高达12家。

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百度、滴滴等企业,通过投资或是自营团队的形式,在印度建立起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版图,当时甚至有媒体提出:印度互联网,中国造。

03 2020年,急速坠地

2019年,在印度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享受着互联网红利带来的惬意时光。那时印度市场用户增长简单而粗暴:

“基本上在印度的投资逻辑是,我们经历了国内将近10年的移动互联网发展,所以我们到印度寻求在中国被验证了、并且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

中国互联网公司凭借技术及运营经验,在印度市场攻城略地,其用户量迅速扩张。为此,各个公司均加大在印度市场的投入:

小米在印度设立工厂,宣称其手机零部件的70%由印度本土生产制造;

茄子快传在印度设立办事处,其团队主要有印度员工为主,并建立一支投资基金,投资印度本土优质内容版权商和创业者;

字节跳动计划至2022年前,在印度本土投资11亿美元,目前字节跳动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其印度公司员工规模达到2000人;

根据印度《经济时报》称,2019年中国企业对印度初创企业的投资总额达到39亿美元,较2018年增加了将近一倍。

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印度时光被猛然打断,2020年中旬,中印边境摩擦波及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

5月17日,“删除中国APP”软件上线,该软件能识别并一键删除中国软件,一个星期内,该软件两周内下载量超过500万次;

5月28日,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主人公兰彻的原型旺楚克发表视频:“钱包力量”抵制中国产品,并要求国民在一周内放弃使用中国软件;

6月29日,印度以"有损印度主权和完整、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为由,其信息技术部宣布已禁用59种中国应用;

印度的政策切断了一切可能性,随后部分中国APP已经下架或是主动停止运营服务,这意味着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或将批量撤离印度市场。

曾经,第一批互联网人认为互联网打破时空限制,它接受外商投资,服务不同地区、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用户,它打破国界,让世界互联。

如今,互联网依旧穿越时空,但它却无法穿越国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