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我破产成功了”!股民又失忆?1亿现金狂买乐视退
财经

贾跃亭:“我破产成功了”!股民又失忆?1亿现金狂买乐视退

2020年07月02日 16:12:3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贾跃亭今日发公开信向债权人、投资人及乐视网股民致歉。

他表示,已经在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主要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

不过,乐视网股民要想从贾跃亭那里拿到补偿,并非易事。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贾跃亭公开信发布后,封死跌停的乐视退盘中出现大量买单!截至发稿,成交额已破1.38亿元,换手率超12%。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白杨

部分内容来源:腾讯科技、每日经济新闻、公开信息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7月2日,许久未发声的贾跃亭发布一封公开信,宣布其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债权人信托也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

在这封题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中,贾跃亭说了很多内容。

划重点:

1、我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债权人信托也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

2、我已经不再拥有FF的股权,进而完成了由一名纯粹的创业者,向以创业心态打工和用打工方式创业的转变。

3、我是乐视体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我深知相关各方以及你们的家人由此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要再次向大家表达最诚恳的歉意。

4、我已经在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主要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待履行完相关法定程序后即可以实施,我也会安排专门的团队协调乐视网股民的赔偿事宜。

给28万名乐视网股民留下了多少钱?

公开信中,他七次提到“乐视网股民”。

贾跃亭称:

“虽然在过去的近三年时间里,我并没有实际控制和管理乐视网,只能看着乐视网现状而心急如焚。但我从来没有忘记乐视网股民,更对大家蒙受的损失和失望的心情感同身受。作为乐视网创始人,我对乐视网的现状难辞其咎。”

因此,在得到个人债权人委员会的批准后,贾跃亭已经在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主要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待履行完相关法定程序后即可以实施,我也会安排专门的团队协调乐视网股民的赔偿事宜。”贾跃亭说。

6月17日,乐视网曾发布一则澄清公告,称根据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安排,“在生效日当天,建立逾期提交索赔池来解决任何逾期提交的索赔主张,以及把10%的信托资产转至逾期提交索赔池。”即该部分预留信托资产的收益对象是所有逾期提交索赔主张的贾跃亭个人债务的债权人,但是,基于目前已经存在的基础现状,目前公司及“28万乐视网股民”均不属于贾跃亭个人债务的债权人。

但从贾跃亭今日的公开信来看,他明确表示预留了不超过10%的信托资产,是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

当然,贾跃亭只说不超过10%,但比例具体是多少,还有待确认。另外,贾跃亭也指出,乐视网股民需满足一定条件后才可从债权人信托当中获取既定份额的补偿,这里要满足的条件是什么?贾跃亭也未明确。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截至2019年底,乐视网普通股股东总数为280767人。

对于这28万名乐视网股东来说,如果贾跃亭真的为他们留下了一笔信托资产,这笔信托究竟有多少钱?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贾跃亭的债权人信托资产主要包括五部分,分别是:

1、10%的FF股权;

2、20%的Pacific Technology优先股(间接持有6.16% FF的股权),同时包含FF IPO后Pacific的8.157亿美元优先分配权等额外权益;

3、对Season Smart股权(恒大持股)的回购权;

4、走完中国现有司法程序后,贾跃亭在破产生效前被司法冻结资产的剩余部分(如有);

5、对易到资产(东方车云)的诉讼权。

这里面,目前最有价值的就是10%的FF股权。但股权的价值是由公司的价值来决定,比如2018年底,FF的估值为25亿美元,那这部分信托资产的价值就值2.5亿美元,但到了2019年5月,BEAR估定的FF股权公允市价约为19亿美元,这部分信托的价值就缩水至1.9亿美元。

除此之外,像贾跃亭的国内资产,据其在破产方案中披露,乐视集团和贾跃亭在中国已冻结但尚未处置的资产价值约10亿美元。其中,贾跃亭的个人资产具体包括约4.36万美元的各家银行存款,价值约477.3万美元的不动产,以及约2.2亿美元的各家实体的股权等。

但这里,像2.2亿美元的股权是按照股票冻结时的市值计算,截至7月2日,乐视网的市值只有10.37亿元,贾跃亭持有的23.07%股权价值也只有2.4亿元左右。

另外要注意的是,贾跃亭的冻结资产要计入信托,必须是在走完中国现有司法程序后,按照贾跃亭目前的债务诉讼情况,最后能否有剩余还很难说。

所以对乐视网股民来说,要想从贾跃亭那里拿到补偿,也并非易事,除了要满足一定条件外,更重要的前提仍然是FF的成功。

贾跃亭在公开信中透露,FF IPO计划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目前进展势头良好,“我们正在筹划希望短期内快速完成IPO项目,给FF未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让FF取得更大的成功”。

而另外一边,乐视网已经于6月5日进入退市整理期,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0年7月20日。不出意外的话,深交所将于7月21日对乐视网予以摘牌,随后,乐视网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乐视网残局如何谢幕?

2017年7月,贾跃亭飞赴美国并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迄今将近三年,仍未回国。三年间,贾跃亭为法拉第未来几次融资未果,不再担任法拉第未来CEO,申请个人破产重组。2019年10月,贾跃亭和甘薇申请离婚,今年初破产公司文件和申请管理公司Epiq Cases网站披露的贾跃亭破产文件显示,甘薇向贾跃亭提出离婚诉讼,主张赔偿损失5.71亿美元。

这三年间,乐视网亏掉了290亿元,股价从2015年巅峰时期的最高值44.7元/股(前复权价)跌至目前的不足0.26元/股。

无论这是表演艺术家的惊天骗局,还是伟大梦想家的落荒而逃,终点已经不远。

但贾跃亭身后这场乐视残局并未随着乐视网的退市最终落幕。

2020年6月5日,乐视网进入退市整理期的首个交易日,股票简称变为“乐视退”。

根据相关安排,乐视网的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在没有全天停牌的情况下,预计最后交易日为7月20日。而自6月5日以来,乐视网股价如水银泻地般下挫,目前“乐视退”仅0.26元/股,总市值10.37亿元。此时,距离乐视网1700多亿市值顶峰过去不过5年多时间。

然而今天,贾跃亭公开信发布后,封死跌停的乐视退盘中出现大量买单!

截至发稿,成交额已破1.38亿元,换手率超12%。

以下为贾跃亭公开信原文:

尊敬的全体债权人、投资人、乐视网股民以及所有关心我的朋友们:

6月26日,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我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债权人信托也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

对于我的全体债权人来说,大家将以FF股东的身份共享FF未来成功的成果;对乐视网股民来说,也可以在满足一定条件后从债权人信托当中获取既定份额的补偿;对FF来说,这意味着资产价值得到了高度认可,股权融资和推动中美双主场战略的最大障碍得以消除,FF的发展也正式走上了快车道。

而对我个人而言,则意味着人生的重启。随着FF合伙人制的实施和我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生效,我已经不再拥有FF的股权,进而完成了由一名纯粹的创业者,向以创业心态打工和用打工方式创业的转变,而与FF全体合伙人一起把FF做成和回国推动中美双主场战略依然是我人生下一阶段的核心使命。

在这样特殊的时间节点,我想是时候跟大家沟通一下我的所思所想,更重要的是我发自内心的致歉和感恩,以及对未来的承诺。

我的致歉和感恩

创业二十年来,我经历了太多的起起伏伏。尽管外界评价我所创立的互联网生态模式无疑是成功的,并为很多同类企业所证明,但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我是乐视体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我深知相关各方以及你们的家人由此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要再次向大家表达最诚恳的歉意。

我坚信,过去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都会是FF迈向成功的宝贵财富,我也绝不会重复过去的错误。这几年来,我一直怀着歉意和愧疚努力想把FF做成,包括本着保护全体债权人利益的目的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因为这是对债权人和对FF的唯一且最佳方案。

的确,有朋友劝过我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会是我人生的选项。我深知自己肩负的重任,我深知我个人的失误给债权人、投资人、乐视网股民、用户、员工以及你们的家人带来的苦楚,我必须要给大家有个交代,绝不会当逃兵。

当然,我不会忘记感恩支持自己历次创业的投资人,尤其是融创和恒大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我还要感恩乐视网股东那么多年的信任和理解;也要感恩创业历程中依然坚守和曾经离开的员工和你们的家人;更要感恩债权人再一次给了我信任,以及对FF产品技术领先性和FF核心价值的信心,这对我无疑是巨大的鼓舞。

我的改变和重启

随着一年前FF合伙人制的实施和几天前我个人破产重组的生效,我把剩余全部个人股权装入了第三方管理的债权人信托,我自此不再是FF股权的持有者,而成为以创业心态打工的打工者和用打工方式创业的创业者。

尤其让我欣慰的是,我的债权人高度认同合伙人制,这也是我个人破产重组成功的核心原因之一。一年前,我主导了FF的顶层治理架构变革,推出了合伙人制,我拿出了绝大部分个人股权分给了合伙人团队和员工期权池,团队持股比例高达50%以上,而且这是在累计投入FF近20亿美金之后的比例,这在全球同类企业中是绝无仅有的。FF将是全体合伙人和全体员工的FF,也会是投资人和债权人股东的FF,大家的支持和全力以赴将是FF成功的源动力。

创业六年来,FF已经实现了产品和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用户生态创新和治理架构创新,推出了首款变革性的新物种-超豪华智能互联网车型FF 91,距离交付仅剩临门一脚,共享智能出行生态呼之欲出。

尤其是合伙人机制推行一年多来,为FF治理架构的创新和变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吸引了多位精英人才的加盟,更得到了投资人的高度认可。FF全球合伙人是由拥有共同愿景和价值观的,来自人工智能、互联网、IT、汽车等不同专业学科的,超过20位FF核心成员组成的FF公司的“英雄联盟”,他们当中既有来自传统汽车行业的精英,也有来自IT和互联网行业的翘楚,更有随我创业十余年的老兵,他们是FF未来成功的火种。

全体合伙人共同创业,共同拥有,共同分享,共担风险,共同治理,并行使对FF的顶层控制权,最终实现共同梦想和共同使命。作为全球汽车行业和美国科技行业唯一一家采用合伙人治理架构的公司,合伙人机制为FF在公司文化、治理架构和人才体系上奠定了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和成功基石。

6月10日,合伙人制完成了历史性的里程碑事件,第一次通过完全民主选举的方式正式产生了全新的合伙人和合伙人委员会(PEC)成员。至此FF全球共有28位合伙人,合伙人制也正式进入了第二阶段。

我的承诺和期盼

人生重启意味着机遇、压力和挑战,我必须全力以赴才能兑现我对乐视网股民、债权人、投资人以及FF全体员工的承诺。

虽然在过去的近三年时间里,我并没有实际控制和管理乐视网,只能看着乐视网现状而心急如焚。但我从来没有忘记乐视网股民,更对大家蒙受的损失和失望的心情感同身受。作为乐视网创始人,我对乐视网的现状难辞其咎,所以在得到我个人债权人委员会的批准后,我已经在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主要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待履行完相关法定程序后即可以实施,我也会安排专门的团队协调乐视网股民的赔偿事宜。

我深知,FF的成功才是对债权人股东、投资人和全体员工最好的回报。目前,不仅是合伙人制,FF的研发、融资、BD等业务也进展顺利,车辆软件和操作系统不断升级;B2B业务推出后,已经成功与两家美国重要企业达成了智能行驶平台的合作协议,公司与国内的一项重磅合作也有望近期达成;与此同时,我们在2019年年初就已经制定的FF IPO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目前进展势头良好,我们正在筹划希望短期内快速完成IPO项目,给FF未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让FF取得更大的成功。

尽管已经完成了身份的转变,但我将继续以FF创始人、合伙人和CPUO(Chief Product and User Ecosystem Officer)的身份与全体合伙人一起兑现我们把FF做成的承诺,相信这也是债权人、投资人和FF全体员工共同的期盼。

再次感谢你们的理解、支持和信任,让我能够有机会重启人生、兑现承诺,也让我能够“踏上”回家的路。

贾跃亭2020年7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