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抵制日货”一年了:优衣库“凉凉”,有日本车企撤离
财经

韩国“抵制日货”一年了:优衣库“凉凉”,有日本车企撤离

2020年07月04日 20:42:5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日本去年7月1日宣布限制对韩出口半导体材料,韩国民众纷纷喊出“抵制日货”的口号,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抵制日货运动。今年7月1日,韩国迎来抵制日货一周年。

今年以来,韩国多次要求日本针对取消对韩出口管制进行表态,并将5月31日设定为最后期限。但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仍需要一定时间才能作出决定。因此,6月2日,韩国政府表示,日本没有表现出解决韩日贸易问题的意愿,不能与之进行正常谈判,决定重启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与日本的磋商。

但世贸组织(WTO)恢复面对面工作后的首次争端解决机制理事会,被日本和韩国“拿下”了。当地时间6月29日,WTO争端解决机构开会讨论是否应就日本对韩限贸措施成立争端解决机构专家小组,最终决定有望在7月的第二次会议上出炉。对此,日本表示不同意建立专家组,但根据WTO的规定,被起诉国拒绝专家组设立申请后,除非所有成员国一致否决设立申请,否则不允许再次拒绝组建专家组。

日韩贸易战这一年,到底谁最受伤?

韩国抵制日货,在韩优衣库“凉凉”

据人民网援引韩国KBS电视台报道,韩国大学生金秀晶(音)曾于2019年在韩国明洞优衣库卖场前进行1人示威,她表示抵制日货运动仍在继续。在她看来,结束韩国抵制日货活动的唯一方法就是日本正确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韩国国民的反日货情绪会持续到日本履行韩国大法院的判决为止

韩国抵制日货的成果体现在在韩日企的销售业绩上。其中,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损失惨重,年销售额下降至原来的四分之一,从过去的年销售4千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3.58亿元),降至如今的1.4千亿韩元。就此形势来看,其销售额在短时间内较难回暖。

去年八月以后,韩国“抵制日货”运动愈演愈烈,优衣库卖场便无人问津。仅一年时间,优衣库的18家卖场相继关闭。在一些表示即便业绩受损也不贩卖日货的超市中,曾经陈列日本啤酒、调味料、洗涤剂等物品的货架如今亦空空如也。根据韩国一家大型超市的销售额显示,日本产啤酒和方便面在该超市的销售量减少了90%左右,几乎相当于退出了韩国市场。但超市的整体销售额并没有因日本产品的减少而受创。韩国超市协会会长金成民(音)表示,韩国无法抵制所有日本商品,但顾客们在选购时十分积极地响应着抵制日货运动。

截自韩联社相关报道

不过据悉,也有部分日本产品“逃过一劫”。例如,日本某游戏机在韩国上市后立即出现缺货现象;有些日本零售企业的销售额在抵制运动中并未受太大影响。因此有部分韩国市民指责目前的这一现状其实是一种“选择性抵制”。延世大学经济系教授成太胤(音)认为,有必要区别对待日本政府和日本企业、国民,但对于有问题的情况,也应该就此指出。

据此前报道,2019年10月末,正值“抵制日货”运动在韩国上演之际,优衣库发生一则广告字幕涉嫌侮辱“慰安妇”受害者事件,引起韩国民众对该品牌的强烈抵制。

有日企被迫退出,有的着手“反击”

据韩联社报道,本田公司28日公布的审计报告书显示,其韩国分公司2020年3月期(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的营业利润为19亿8000万韩元,比上期减少了9成。2018年分红64亿韩元,至2019年则无红利。今年1月到5月的汽车销售量仅为1333辆,比去年同期减少73%。

由于销量不佳,日产公司决定于今年年底正式撤出韩国市场。该公司今年1到5月的销量同比减少38%,为1041辆,高档车品牌英菲尼迪同比减少71%,为222辆。日产公司对此表示,“由于业务环境的变化,以及韩国市场状况的进一步恶化,已无法预见可持续发展的态势”。

而在抵制日货运动之前,日本汽车在韩国的销售持续良好,占据进口车市场的份额超过了2成。但是,这一情况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急速恶化。今年1到5月,丰田汽车销量也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57%,雷克萨斯减少了64%,均未能摆脱困境。

图片来源:路透社

除了经济领域,这场抵制日货运动对日韩其他领域也产生了巨大影响,甚至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釜山是距离日本最近的韩国城市,自去年7月以后,连接日本和釜山的船运及航空邮件就逐渐减少。韩媒形容,自新冠疫情扩大以后,双方联系就如同“断绝”了一样。

釜山地方海洋水产厅称,从去年7月到今年3月的9个月期间,乘坐客船访问日本的旅客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74%。釜山港是迄今为止连接日本和韩国客轮往来的国内唯一港口。从2018年7月到去年3月,有108万人乘坐客轮访问日本,但自抵制日货运动开始以来,就只剩下了28万人。

航班的情况也是如此。截至去年5月,连接釜山和日本的线路共有11条。到了去年11月,则减少到6条线路,至今年4月只剩下一条线路。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釜山金海机场的国际航线已经完全停止运行,连接釜山和日本的航班被彻底断绝。

此外,抵制日货运动也改变了不少韩国人的生活。在疫情引起社会动荡的情况下,虽然运动势头稍有减弱,但在很多民众间却仍在持续。不少人纷纷改用韩国产品,连休假旅游也不再去日本,而是到济州岛钓鱼,或者去台湾和泰国旅行。

但韩媒也指出,预计在今年下半年,上述情况将有所缓和。包括日本各大车企在内,都会以投入新产品和更积极的宣传活动来进行“反击”。

韩国半导体相关材料国产化正取得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日经中文网日前刊文指出,韩国政府支援企业的研究开发,推动本国产品替代日本产品。韩国国内的“抵制日货”也常态化,日本企业已开始撤退。日本政府的对韩出口管理严格化1年来,日韩的对立仍看不到缓解的迹象。

6月17日,韩国SK集团旗下的SK MATERIALS宣布“已经启动此前海外依存度高达100%的超高纯度氟化氢气体的量产”。

氟化氢对于半导体生产来说是不可或缺,由于长期保存会变质,难以持有库存。日本的Stella Chemifa和森田化学工业都属于世界相关领域的大型企业。受日本政府2019年7月1日发布的对韩出口管理严格化影响,韩国企业最为担忧的就是氟化氢的采购。

据韩国贸易协会统计,来自日本的氟化氢进口量2019年8月降至零,12月进口重启后维持比上年同月减少8成的情况。

即使来自日本的进口出现锐减,韩国国内的半导体和显示屏工厂仍维持生产。韩国媒体表示“克服了对日本的依赖”,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是因为对最尖端半导体的生产来说,日本产的超高纯度产品依然必不可少。即便SK MATERIALS的“超高纯度”产品的品质也低于日本企业产品的纯度。

LG显示器在液晶屏的生产工序中使用了韩国国产的氟化氢(图片来源:日经中文网)

三星电子从超过500个的半导体生产工序中,筛选出即使低纯度国产产品也没问题的工序,以此进行应对。残次品发生等成本负担巨大,该公司高管表示“如果能从日本稳定采购,这将是不必要的措施”。

在成为出口管理严格化对象的3个品类中,“极紫外(EUV) 光刻胶”和“氟化聚酰亚胺”通过从日本方面获得出口许可来应对。但是,韩国在存在“不知何时(日本将)停止出口”的不安。为此,该国政府将推进国产化和吸引海外企业的工厂。将来,如果韩国企业的技术提高、日本对半导体大国韩国的出口减少,对日本材料产业的打击也会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