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破7.02关口 涨超500点
财经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破7.02关口 涨超500点

2020年07月06日 19:31:38
来源:第一财经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破7.02关口】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破7.02关口,涨超500点;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涨至7.0220,日内涨460点。

相关报道:

金融股飙升引人民币创3个月新高,美元酝酿“滑铁卢”?

作者:周艾琳

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纷纷涨至7.03,创近3个月新高。

7月6日,大金融板块强势攀升,银行、证券板块各有约20只股票涨停。沪指大涨5.7%,站上3300点,北上资金大举流入百亿元。而往往与金融股呈正相关性的人民币也气势如虹,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纷纷涨至7.03的近3个月新高。

事实上,人民币可能还有另一个动能——美元走弱。今年一季度以来,各大华尔街投行开始唱衰美元,因为美元已经丧失了息差优势,无限量宽松(QE)也导致美元本身价值被稀释,“但这种看衰的观点并未体现在仓位里,因为机构希望当选举结果更清晰时,再迅速增加风险敞口。”渣打全球研究主管罗伯逊(Eric Robertsen)对记者表示。

但市场往往不会给人过多等待的时间。“最新网络数据表明,拜登(民主党人)当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也暗示了民主党将有可能控制国会两院。民主党大选获胜对美元影响将是负面的,控制两院将加剧该反应。”他称,尽管现在就根据大选预期结果建仓或为时过早,但如果大选前美元就大幅走弱可能使市场措手不及,因此将持续寻找卖出美元的理想时机。

人民币大反弹,冲刺7关口

中国股市连日大涨,加之二季度中国经济反弹超预期的态势确立,人民币绝地反击。近期,贸易摩擦的消息进入空窗期,这也助长了市场的风险情绪。

6日,美元/人民币、美元/离岸人民币相继升破7.03关口,离岸人民币刷新3月18日以来新高,日内涨超400点,在岸人民币涨超300点。

多位中外资行交易员早在5月初就对记者表示,若非贸易摩擦等一系列外部不确定性,只看利差和基本面,必然是加仓人民币。但美元此前始终受到避险情绪和“美元荒”的支持。

直到近期,人民币的做多情绪开始巩固。从基本面看,中国经济二季度几乎超出一众机构的预期。渣打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对记者表示,二季度GDP有望恢复正增长,6月官方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较上月分别上升0.3和0.8个百分点,至50.9和54.4,印证经济运行自3月以来持续加速。内需稳固有助于加速生产和建设活动,且随着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相继重启经济活动,外需下降的势头开始趋缓。服务业正紧随制造业的复苏步伐,迎头赶上。

从利差角度看,人民币也具备优势。“自2018 年末以来,当美元相对于G10货币的利率优势达到顶峰时,人民币就对美元有130个点的利差支持(如今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已超240点)。 此外,中国经常账户似乎正转向盈余,今年有望重现顺差。虽然人民币可能不是替代美元的避险货币,但这确实表明从2015年一季度就开始的分散美元、风险多元化的趋势可能会恢复。”罗伯逊称。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近期表示,随着产业链呈现区域化态势,“可以预想人民币在亚洲地区的使用可能会进一步上升。过去一些年,随着汇率弹性进一步增强,也随着中国经济地位上升,亚洲越来越多的货币跟随着人民币汇率波动。”

美元酝酿“滑铁卢”?

近期,全球风险情绪回升,美元指数维持在96-97区间震荡。截至北京时间7月6日16:40,美元指数报96.93,较3月“美元荒”时近104的水平下挫近10%。

上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为480万,且制造业复苏速度也快于预期。迹象表明,全球各地巨额的货币和财政刺激已产生效果。经济若继续复苏可能施压美元。

荷兰国际集团分析师称:“美联储的印钞措施似乎导致风险资产和美元之间出现稳定的负相关关系。只要美联储仍在购债,并打算继续购买,我们预计这种风险偏好上升而美元下跌的负相关关系会继续在未来几个月主导市场。经济慢慢站稳脚跟意味着下半年美元可能出现温和的跌势。”

回顾一下美元自2014年7月以来反弹的原因,包括美元对G10货币利差扩大,美国经济和金融资产跑赢大市,美国页岩油工业的兴起以及美国能源独立性,还有最近美元作为避风港的角色。现在,相对G10货币和某些新兴市场货币而言,美元的利率优势几乎消失。

“缺乏利率支持也可能阻止市场将美元作为避风港。考虑到在2018-2019年度,持有以美元计价的现金平均每年可赚取约2.25%的利息,由标普500和美元组成的平衡投资组合具有较高的套利和升值潜力。而今天,无风险的美元现金是零回报,因此机构可能会寻求收益更高的替代方案,或者只持有黄金。”罗伯逊对记者表示,还应考虑到,由于央行外汇掉期减少,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最近有所下降。“这表明美元需求减少,因为无需央行就可以在国外获取美元。在我们看来,这是利空美元。”

美元的一波“滑铁卢”可能已经在酝酿。罗伯逊也提及,若民主党人拜登当选总统,将利空美元,但是目前机构仍将外汇风险保持在较低水平(非美货币的持仓较低),因为他们相信当选举结果变得更加清晰时,风险敞口可以迅速增加。但风险在于,美元贬值在大选之前就可能加速,届时将迫使投资者竞相抛售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