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元“最后防线”再出手,投机者亏损离场?
财经

港元“最后防线”再出手,投机者亏损离场?

2020年07月09日 18:57:21
来源:财经杂志

来源:财经五月花

—摘 要—

从5月至今,港元汇价持续呈现强势状态,与数月以来市场所担忧的“走资”形成强烈对比

文|焦建

编辑|苏琦

7月8日早上5点(北京时间,下同),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简称“金管局”)在美股收市后披露称:再次承接2.83亿美元沽盘,向市场注资21.93亿港元。截至7月8日中午12点《财经》记者发稿时,香港银行体系结余预计在周四(7月9日)将会增至1491.26亿港元。

受港元汇价持续强势影响,中国香港特区近日接连触发强方兑换保证:本周一(7月6日)时,金管局曾于傍晚注资54.25亿港元;美国时间7月6日纽约时段再次接连触及强方兑换保证,金管局(7月7日晨间)先向市场被动注资17.44亿元,再于同日香港交易时段(7月7日傍晚)注入81.38亿元。

三日四次承接美元沽盘,显示的是近期港元需求大增带来的汇价持续强势。 市场普遍认为:这与近期香港联交所IPO频繁、中资企业要以港元派发股息,以及半年结等因素有关。 近日亦有香港媒体报道称:为规避资产风险,近期部分高净值人士出售其美元资产后回流香港兑换港元,亦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新增的港元需求。

港元持续强势背后

从5月至今,港元汇价持续呈现强势状态,与数月以来市场部分人士所担忧的“走资”形成对比。

自今年4月21日香港特区自2015年10月后首次触发强方兑换保证(受一系列因素影响,强方兑换保证曾于2015年4月、9月及10月时多次被触发,期间金管局向市场多次注资,当年共购入293亿美元,沽出2272亿港元)后,截至7月8日中午,该机制已触发25次。

所谓强方兑换保证,与香港自1983年起实施并于2005年时优化的联系汇率有关:在联系汇率下,美元兑港元汇价被限于7.75至7.85水平浮动,最高及最低位分别称为“强方兑换保证”和“弱方兑换保证”,并以7.8为强弱分界线。

举例来说:香港本地三家发钞行印发港币,须以1美元兑7.8港元固定汇价,向外汇基金缴纳美元,换取负债证明书作为发钞准备。市场对港元需求上升时,港元兑美元汇价趋强,触发强方兑换保证时,金管局就会按银行要求向市场卖出港元,反之亦然。

对于近期的港汇持续强势,香港一位金融业人士近日则向《财经》记者解析:这与近期香港IPO频繁、中资企业要以港元派发股息,以及半年结等因素有关。比如在6月时,因港汇多次触发强方兑换保证,金管局也曾向市场注入近200亿港元。

“当时市场的预计是到7月时银行体系总结余或许会达到1000亿,没想到才7月初这个数字就被证实有点相对保守了。”前述人士称,“大型中概股到港第二上市暂告段落,但新生物科技企业来港IPO的积极性不减,你看近期登报的IPO广告接连不断,积极形势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根据港交所近日消息显示: 今年7月前两周,将有超过20家企业完成在港上市。 香港并无与内地类似的专业证券类报刊,新上市企业往往选择在英文报纸《南华早报》的商业版刊登IPO广告,而这一类广告的多少,也被视作是股市景气与否的晴雨表。

此外,港元需求与楼市的联动效应,亦是值得考虑的因素。

按照金管局官方网站资料显示:金管局透过自动利率调节机制及履行兑换保证的坚决承诺来维持港元汇率的稳定。当市场对港元需求大过供应,令市场汇率转强至7.75港元兑1美元的强方兑换保证汇率,金管局随时准备向银行沽出港元、买入美元,使总结余(货币基础的一个组成部份)增加及港元利率下跌。

香港货币基础组成分为四大部分,包括负债证明书、政府发行的流通纸币及硬币、外汇基金票据及债券,以及总结余。金管局“出手”就是向银行买入或卖出港元,使总结余减少或增加,从而影响港元利率的升跌。

7月8日,香港银行同业拆息(Hibor)继续维持多日的回落势头。香港银行公会公布的Hibor为隔夜拆息报0.12357厘;而与按揭利率相关的一个月拆息则报0.39179厘,创下1个月新低,亦为2017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因Hibor与房贷和公司借贷均有联系,利率较低被普遍认为有助于恢复香港经济形势进一步企稳。

根据7月7日金管局公布的消息则显示:香港适用的逆周期缓冲资本(CcyB)比率维持1%不变。所谓CcyB比率,参考的是信贷与本地生产总值的比率相对其长期趋势的差距,以及住宅物业价格与租金比率相对其长期趋势的差距而编制。经济环境处于不明朗状态时,适度维持较低水平,意味着可让银行有更大空间放贷。

重申稳固联系汇率

目前港息仍然高于美息,沽港元买美元的套息交易吸引力低,有助于港汇企稳。但由于近期市场投资情绪高涨,资金流入港股可能会进一步带动港元需求。

而香港金融管理局前总裁、香港行政会议成员任志刚近日在接受内地传媒采访时则表示: 香港联系汇率制度运作稳健畅顺,港汇亦会保持稳定,近期更因资金流入而维持在7.75强方兑换保证水平。 沽空港元、押注联系汇率失败的投机者,“一如以往将损手离场”,奉劝投资者不要踏入那些找理由为客户沽空港元、同时赚取昂贵费用的基金经理圈套。

面对市场关心的一系列问题,金管局曾在5月时呼吁称:近日有谣言称香港会实施外汇管制。呼吁市民切勿“跟车太贴”,务必小心核实讯息以防“炒车”。简言之,香港特区“有能力、有资源、有信心”守住联系汇率的金漆招牌。

在过去几十年间,每当香港出现银行不稳或金融危机,外汇基金就担当着重要角色,市场形容为是银行面临危机时的“最后防线”。

6月2日,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则在该局官网“汇思”专栏中刊出一篇名为《以事实为本看金融稳定》的文章,进一步分析香港可抵御冲击的几大因素,包括:

一、联系汇率有高达4400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作为坚实后盾,相当于香港货币基础两倍多;

二、香港银行体系资本雄厚(资本充足比率为20%)、流动资金充裕(流动覆盖比率为160%)、资产质素良好(坏账率仅为0.6%),在国际上均属非常稳健的水平;

三、香港一直以来在金融服务业方面居全球领先地位,更是投资内地资本市场的重要窗口,现时外资金融及其他机构的中国内地股票和债券投资当中,有超过一半是透过香港进行的。

正如不少大行所指:对以回报为主的国际投资者和跨国企业来说,香港仍然具有独特优势和吸引力,是他们投资内地市场的首选渠道。

余伟文还进一步分析称:香港在1983年10月已推行联汇制度,是香港基于自身对金融和货币稳定所需而设立。在过去36年来,联汇制度曾经历多次市场震荡的考验,但一直运作顺利,是香港货币金融体系的基石,不会因为外国对香港的政策而改变。维系市场和市民信心的最好方法,则在于保持高度的透明度和秉持事实为本的原则。

“《基本法》第112条亦明确规定香港不实行外汇管制政策,资金自由流动。市民可以继续按自身的需要进行资产配置,毋须为一些无事实根据的揣测而作出过敏的反应或轻率的决定。”余伟文该文称,“ 在过去众多困难发生的情况下,香港的金融市场仍能展现强劲的韧力,港交所继续成为全球集资最多的交易所,‘沪港通’的交投量翻了一倍,‘债券通’的成交更翻了两倍,这些都说明香港仍然是国际投资者投资内地金融市场的首选。 最近更有不少利好的新发展,特别是MSCI授权港交所推出亚洲及新兴市场指数的期货及期权产品,也为香港投下信心一票。”(作者为《财经》特派香港记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