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推“本土制造”限制中国产品,印度真能“自力更生”么?
财经

为推“本土制造”限制中国产品,印度真能“自力更生”么?

2020年07月10日 07:02:4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印度卫生部官方网站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7月9日上午,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767296例。在上周末,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越俄罗斯,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巴西。

尽管如此,莫迪在印度的支持率仍旧稳定,总部位于美国的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在6月底的调查显示,有74%的印度人对莫迪的领导表示认可。

六年前,莫迪举着“Make in India”的印度虎标牌,在第一个任期开始时就推出壮大印度制造业的计划,承诺让GDP增加数万亿美元,之后印度也保持了几年的经济增长。

但其实在疫情爆发前,印度GDP在2019年就有走弱迹象。根据印度国家统计局数据,印度2019-2020财年GDP增长率为4.7%,增速降至11年以来新低。叠加疫情冲击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6月发布《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印度2020年GDP将萎缩4.5%。高盛印度首席经济学家Prachi Mishra认为,这将是印度自1979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放宽外国直接投资上限

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6月发布的《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2019年流入南亚的FDI增长了10%,达到570亿美元,其中印度作为南亚最大的FDI接受国增长了20%,达到510亿美元,对印度的大部分投资流向了信息、通信技术以及建筑业。但报告也指出,新冠疫情加剧了国际生产体系面临的挑战,预计2020年全球FDI将减少40%,其中流入亚洲地区发展中经济体的资金将受损严重。

回溯历史,印度在1947年之后,政府早期奉行“许可证制度”式的干预主义,许多跨国资本在进入印度时遇到多重障碍,直到1990年代开始,印度政府才决定用新自由主义解放印度经济,使得公共领域内的国内外投资更加容易。

2014年当选后,莫迪政府的经济政策着眼于新自由主义框架下的经济私有化和自由化,在此基调下,莫迪加大放宽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政策,包括国防、铁路等公共领域行业。

“印度制造”是莫迪政府在2014年9月启动的计划,旨在“将印度转变为全球设计和制造中心”,目标包括将制造业增长率提高到每年12-14%,到2022年创造1亿个额外的制造业岗位,并确保制造业到2025年对GDP的贡献增加到25%。

为了落实这一计划,莫迪政府制定的政策向外资靠拢,为外商创造有利的投资环境。根据现行政策,印度除航天工业、国防工业和媒体之外,其他的行业均允许100%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因而印度在2015年曾以601亿美元成为全球FDI流入的最大目的地。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营商便利性指数中,印度从2016年的第130位跃升至第63位。

在尚未放开100%FDI限制的国防领域,印度的开放尺度也在不断加大,引进外资的渴望在近几年明显攀升。根据印度政府今年3月在其议会上提供的数据,印度国防部门上一个财年(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获得的2.18亿美元FDI占过去5年的90%以上。2001年,印度正式向私营公司开放国防领域,允许它们在获得许可的前提下带来26%的FDI,2014年,莫迪在不允许外商取得对合资公司控制权的前提下,将这一上限提高到49%,而在2020年5月,莫迪政府宣布将国防制造业FDI上限从49%提高到74%。

想要“自力更生”的印度

除了“印度制造”,还有莫迪不断号召的“自力更生”运动。

在2020年5月的电视讲话中,莫迪宣布了20万亿卢比的刺激经济计划,表示“由于COVID-19造成的危机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在这场战斗中,我们不仅需要保护自己,而且还必须继续前进。”莫迪称前进的道路就是确保印度变得自给自足。

早在2017年6月,印度商务部和工业部修改了印度的公共采购订单和一般财务规则,明确显示对于“印度制造”的偏好,随后,相关机构都在自己的采购订单中增加了印度制造的系列产品。

以国防领域为例,2016年,印度国防部在采购程序中提出“本土设计、开发和制造(IDDM)”的采购类别。2018年,印度陆军宣布将投入5万亿卢比(约70亿美元),支持11家本土私营公司提供弹药和制造武器装备,该计划旨在降低对外国进口武器设备的依赖。根据印度国防部公布的数据,在2016至2019三个财年期间,印度国有企业包揽了国防生产采购资金总额的近80%,约1.71万亿卢比(约250亿美元),印度国防部门称近年这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印度工业更能够自力更生。

在2020年的疫情冲击下,今年5月,莫迪政府修改了2017年国防公共采购令的条款,规定26种设备只能从印度本土供应商那里采购,从早期的“优先考虑”印度供应商变成了强制性条款,部分政府采购合同不允许全球招标,以支持本土企业发展并缓解当地就业压力。

分析人士:限制对华贸易隐忧重重

无论是传统制造业,还是新兴互联网业,印度市场都已经成为商业巨头出海投资的热土,吸引了大量中国资金,但当地相关政策风险不可忽视。2020年4月,莫迪政府颁布了一项规定,为防止疫情冲击下的“机会主义收购”,要求与印度有共同陆地边界的国家的任何实体对印度公司的投资要接受特别审查。

近期,印度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对涉华贸易采取限制手段。2020年6月底以来,有消息称印度海关在贸易方面“扣押”中国进口商品,同时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更是宣布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59款来自中国的应用程序。

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TikTok下载量累计近6亿次,在疫情冲击中下载量激增,今年5月有1.12亿下载量,其中20%来自印度。与此同时,印度本土厂商的对标竞品动作频频,据印度当地媒体报道,不少本土团队已开始寻求投资。目前,印度本土厂商的应用Roposo、Chingari、Mitron等在谷歌商店免费榜中下载排名上升,其中印度山寨的Tik Kik短视频应用一度登上热门下载的前三。

但也有印度媒体报道指出,部分应用平台上的印度内容创造者将失去重要的收入来源,且被禁厂商的印度雇员或将失去工作岗位。此外,接受中国投资的印度本土初创企业也直接受到影响,如印度外卖平台Zomato此前累计获得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领投近6亿美元融资,7月初被媒体曝出新的1亿美元融资将无法获得。

在印度的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印度系列举动过于冲动。如印度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Dev Khare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印度“封杀”中国应用程序在一定意义上属于民粹主义行为。印度国家智库前副主席Arvind Panagariya则表示,印度开展贸易战对本土经济的伤害大于其他国家。

就贸易而言,还有分析人士认为印度政府官员脱离全球贸易现实,印度工业基础仍旧非常薄弱。如有关观察人士表示,印度不大可能成为全球跨国公司的首选地,因为印度没有很好地融入全球主要供应链,“中国提供的是完整的基础设施,如大港口和高速公路,顶级的劳动力以及精密的物流系统,这些都是满足国际公司运营所需的严格交付期限的关键因素。”

中国南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四川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邱永辉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印度尚处于工业化的中期,正在发展制造业,许多产业还没有建立产业集群,“没有中国的原材料、零部件以及设备的供应,预计印度的制造业和装备产业都很难发展。现在的反对中国浪潮,不仅在短时间内无助于’印度制造’计划,从长远看还伤害了印度与中国的关系,还可能引起印度的政治分裂和社会动荡。”

“印度并没有搞清楚全球经济运行的逻辑,反而认为中国更依赖印度市场。仅从货物贸易方面来说,印度完全禁止从中国进口商品的结果,就是中国仅损失了不到3%的出口额,而印度不得到国际市场购买价格昂贵的商品,每年将会多花至少400至500亿美元。这意味着印度需要增加至少400至500亿美元的出口,才能维持平衡,这里外就是800亿到1000亿美元。”邱永辉估算道。

此外,邱永辉还指出,从人口和资源角度看,即使印度想成为下一个中国,首先还需要从影响经济发展的大量非经济因素——基础教育、社会改革如种姓制度、男女平等等方面进行长时间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