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华生科技闯关IPO:产品价格下调,扩产4倍必要性存疑
财经

家族企业华生科技闯关IPO:产品价格下调,扩产4倍必要性存疑

2020年07月31日 07:21:56
来源:每日财报

受贸易环境变化影响,华生科技业务会受到一定冲击。

疫情“宅家”期间,家用健身器材迎来高光时刻。跑步机、划船机、瑜伽垫等可居家锻炼的体育器材倍受热捧。这也让尚在IPO排队的瑜伽垫原材料生产商浙江华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生科技”)赶上一波热点。

公开资料显示,华生科技于2005年5月年成立于浙江省嘉兴市,公司主要产品包括气密材料和柔性材料两大类,具体包括拉丝气垫材料、充气游艇材料、篷盖材料和灯箱广告材料等。

《每日财报》注意到,虽然华生科技盈利和偿债表现均可圈可点,但其缺乏议价能力,产品价格亦不断走低。此外,越来越多的公司参与到拉丝气垫材料的竞争中,加之贸易环境变化影响,华生科技在这种背景下,大肆扩产4倍,或将面临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缺乏议价能力,产品价格被迫下调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华生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683.82万元、26258.63万元、31815.8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177.49万元、5786.98万元、8345.28万元。

2017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6.95%,21.16%,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11.77%、44.21%。

《每日财报》注意到,2016年至2018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27%、41.39%和39.83%,呈下滑趋势。在主营业务产品上,2018年气密材料、柔性材料毛利率分别为51.48%、18.88%,分别下降9.91%、54.19%,毛利率下降较为明显。

据了解,气密材料包括拉丝气垫材料和充气游艇材料,是公司最核心的产品,2018年销售收入达到2.05亿元,占总营业收入比例65%。而华生科技这些主要产品的价格在报告期内均有下调。

招股书显示,2018年拉丝气垫材料售价93.85元/平方米,充气游艇材料14.97元/平方米,篷盖材料7.93元/平方米,灯箱广告材料3.04元/平方米,相较于2017年,分别下调13.18%、2.92%、3.65%、8.71%。

一般来说,产品单价和毛利率持续下降意味着产品技术含量较低,公司对产品缺乏定价权,这从公司的研发费用中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报告期内,华生科技的年研发费用约为1100万元,除去职工薪酬,真正投入到仪器购买、材料的测试和开发只有550万左右。2016-2018年,公司的研发项目均为8个,这意味着每个项目的直接材料、试验费用只有约70万元。

新材料的研发是一项难度极大且失败率极高的工作,单是一项仪器的购买就可能高达数百万元,传统科研机构几年也很难完成一种新材料的应用开发。

而华生科技在项目年均经费只有70万的条件下,每年总共投入8个项目,却能完成6个项目完结,年项目完结率高达75%,其超低投入与超高的完结率不禁让人产生怀疑。

主营产品竞争加大,扩产4倍必要性存疑

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数据,2017年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纤维加工量增速为4%,其中医疗与卫生用纺织品增速为7.5%、建筑用纺织品增速为7%。相较之下,华生科技拉丝气垫材料对应的文体与休闲用纺织品,2017年增速仅2.2%。

华生科技另外两种主营产品即拉丝气垫材料和充气游艇材料的下游客户主要为国内企业,但由于美国市场属于该公司主要产品的终端下游市场,因此,其业务可能受到一定的间接影响。

对此,华生科技坦言,或受贸易环境变化影响,公司业务可能受到一定的间接影响。

此外,在深知拉丝气垫材料毛利率存在下降风险的情况下,华生科技拟通过拉丝基布自产等措施抵御风险。据招股书的募资规划,华生科技此次拟投入募投资金的绝大部分4.28亿元用于“年产450万平米拉丝基布建设项目”。

华生科技表示:“募资项目的实施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并对经营业绩起到较大的促进作用。其中“年产450万平米拉丝基布建设项目”募资项目全部达产后,公司将新增拉丝基布产能450万平方米,扩大现有产品产能,能有效解决公司拉丝气垫材料基布产能瓶颈问题。”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拉丝基布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2.56%、64.16%,近两年的产能利用率均不超过73%,且2018年拉丝基布产能利用率较2017年还下降了近8个百分点,这不禁让人怀疑该项目的严谨性。

从公司披露的2018年数据来看,华生科技拉丝基布的产能为100.35万平方米,即新增产能为现有产能的4倍有余。

而从产能消化情况来看,同期公司拉丝气垫材料的产量、销量分别为171.28 万平米、164.55万平米,均与此次募投项目新增产能存在较大的差距。

“家族气息”浓厚,关联担保频频

企查查数据显示,华生科技的股权高度集中,实控人蒋瑜慧、蒋生华和王明珍合计控制公司 90.25%的股权。

而蒋瑜慧为蒋生华和王明珍之女,直接持有公司49.88%的股权,王明珍的胞妹王明芬直接持有公司4.75%股份,家族累计持股高达95%,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本次拟发行2500万股,若成功发行后家族控股比例依旧高达71.25%。

家族控股与内控瑕疵常常相伴,华生科技也不例外。报告期内,华生科技还存在多笔关联交易、关联租赁和关联担保。

华生科技曾多次为海盐天恩、海宁永丽和浙江豪生提供保证担保,合计金额高达1.31亿元。海盐天恩、海宁永丽为公司实控人蒋瑜慧配偶金超父母控制的企业;浙江豪生为公司实控人蒋生华胞弟蒋生良控制的企业。

2016和2017年,公司还与海盐天恩、海宁永丽、金超等发生多笔资金拆借。频繁的关联交易、关联担保和资金拆借折射出发行人在公司内控治理方面的隐患,这无疑让投资者和市场感到担忧。

此外,海宁市华宇纸管厂作为华生科技的供应商之一,其实控人范斌海是蒋生华堂姐的配偶蒋财发的女婿;另一个与华生科技有关联交易的海宁市天海毛绒有限公司则是王明芬配偶控制的企业。

除关联交易外,2016-2018年,华生科技还将房屋建筑物租赁给海宁市华宇纸管厂和海宁市天海毛绒有限公司使用。

在被证监会询问关联方事项后,华生科技终止了与该两公司的租赁关系,但关联交易仍在持续,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