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患者减九成,药企能否顺利过冬?
财经

流感患者减九成,药企能否顺利过冬?

2020年09月16日 17:17:15
来源:财经杂志

感冒的人减少了,药卖不出去了,或许是新冠疫情给制药业的持久性考验

本文 3838字,阅读全文约6分钟

文 | 辛颖 实习生 朱贺

黄芷过去十几年和社区工作人员的接触机会加起来都没有今年上半年多。直到7月下旬,身在哈尔滨的黄芷,在药店购买连花清瘟和罗红霉素,随后,她接到社区电话,询问她是否发热、14天内是否去过武汉、是否接触过来自武汉的人。机械、重复的提问方式让黄芷确认电话的另一端是人工智能。

自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在药店购买感冒、咳嗽、发烧用药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和监控。在药店登记个人信息,并同步到社区,随访跟踪健康状况。如果有疑似症状及时到医院看病,这成为新冠肺炎防控网络中深入社会角落的一环。

“全国流感活动继续保持在极低水平”。中国国家流感中心在8月1日的监测周报中描述。

围追堵截新冠病毒到位,以至于几乎检测不到流感病毒了。

其实,今年1月流感比去年同期活跃,但进入2月后迅速降低。2月—7月,全国流感发病数约只有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尤其在4月发病数低至去年同期的5%。

除了流感,法定传染病中的流行性腮腺炎发病数也快速下降,它们的共同点是都属于呼吸道感染疾病。

“买感冒药的人少了”,药店工作人员明显意识到这一现象。除了搭上疫情东风的连花清瘟等药品,清热解毒、解热镇痛、化痰止咳、抗菌消炎等几大类销量都有所下滑。

就连常在流感季断货的抗病毒药品奥司他韦此番折戟,东阳光药(1558.HK)在7月底发布业绩预警报告,直言销量受疫情影响,处方量减少。

图/pixabay

呼吸内科“复原”最慢

“真是不敢生病,生病也不敢去医院。”华彤最近偶有轻微的咳血,慢性支气管炎的症状并没好转,可她还是想继续在家服药观察一段时间,如果加重再去医院。

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王新卫不时会接到一些老患者的电话咨询,他们都不想去医院,能自己吃药缓解就不去看病。

日常感冒发烧患者最常去的呼吸内科,也是新冠肺炎疫情中的主战场。疫情平复,医院各科室问诊量恢复日常,呼吸内科成为“复原”最慢的科室之一。

轻症患者尽量不去医院。“直到现在,武汉的街头大家还都带着口罩,减少的不仅是流感患者,就连慢阻肺这样的慢性病,也由于戴口罩的习惯而减少。”王新卫说。

由于疫情防控,医院门诊现在都是限号,患者限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呼吸科的一位主任医师向《财经》记者介绍,“疫情之前科室每天有三四百个号,现在普通号70个左右,加上专家号,也只有一百多。”

8月,安贞医院呼吸内科正在进行病房改造,住院患者数也因此减少。

6月30日,国家卫健委发文推动完善医院感染防控。要求医院设置过渡缓冲病房,新住院的患者在单间收治,待排除新冠病毒感染后再转至常规病房。如武汉市已明确计划,9月底前,各综合医院改造、筹备1万张左右的隔离床位。

这样普通病床数就减少了。“不能像以往一样加床,还要隔出空间做缓冲区,现在开放的病床数不到70%。”王新卫说。

安贞医院的住院空间更为紧张,不仅仅是划定单独的区域那么简单,为了符合新要求,呼吸内科的病房区也在改造中。

祛痰止咳药销量下滑最多

“由于患者减少,各类感冒相关药品的销量都下滑。”北京市天坛医院药学部主任赵志刚告诉《财经》记者。

除了医院,药店的“感冒药”销量也如经历了过山车一般,在5月份才刚刚开始回升。

最初被认为是一次商机。1月初,武汉刚刚有“不明肺炎”的信息发布,药店就开始紧急采购。老百姓大药房平时是一周两次配货,但根据非典时的经验调整,板蓝根、抗病毒药奥司他韦等畅销货都备货约一个月的量。

奥司他韦在全国的需求量一度大增。医药流通企业九州通相关负责人向《财经》记者介绍,奥司他韦非处方药(OTC)在1月21日单日销售突破1个亿。

另有蹭上疫情热度的双黄连口服液也掀起过一波抢购浪潮。1月31日晚间,有媒体称“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晚上十点多发布信息,当天库存就清空了。”湖南省老百姓大药房湘雅店店长刘佳告诉《财经》记者,“我能感觉到大部分人都是买了在家中储备,真正需要服药的很少。”

一听说胡青是来买感冒药的,哈尔滨一家药店的员工立刻说,“别进来,别进来,你带的口罩都不合格”。

胡青带着家中仅有的棉布口罩,站在门口和里面的员工喊话,这才得知药店已经不能销售感冒类药品了,只能去医院。

此时,为了尽快发现所有新冠肺炎患者,药店的药品销售很快受到限制。各地相继发文禁止药店出售退烧药,或是含有退烧药成分的感冒药。

刘佳也曾在深夜11点多,遇到一位家长带着发烧的孩子来买退热贴,“这种情况下不敢卖,劝他快去医院做检查”。

在这样的波动中,全国零售药店一季度的感冒类药品销量出现分化。中康CMH数据向《财经》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止咳祛痰类药品销售额下滑幅度最大,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8%;解热镇痛类、全身用抗感染类药物迅速下滑。

只有清热类/感冒用药,逆势增长,比去年同期增加17.5%。“清热类感冒药为中成药,既不受发热药物的购买限制,也对新冠肺炎的一些感冒症状有效果。”王新卫说。

然而,2月底各地陆续减少对去药店购药的限制,“感冒药”的销量却没有就此回升。

“现在社区已经不是每天来检查,登记多是为了应付抽查。”北京一家药店的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可以放心买退烧药,登记个人信息,不会有社区人员联系的。

《财经》记者尝试在北京地区一家网上药店购买退烧药,既不需要进行单独进行登记,还赠送4片一次性医用口罩。

感冒药占据零售药店近四分之一的药品收入,进入5月,全国零售药店的感冒药订单数虽明显回升,但整体仍未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

刘佳介绍,对感冒用药的采购,电子系统会自动根据前几个月的药品销量调整采购计划。

有些药店已经意识到下半年这一板块的涨幅有限,将促销、增收的目光转向了慢病用药。

药企业绩两重天

一季度的明星“感冒药”还有疫情的影响加持,二季度能享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红利的药品就更少了。

“连花清瘟没有之前卖的那么好了,感冒患者本来就少,很多人家里之前又屯了药。”一位药店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

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红的连花清瘟,给以岭药业(002603.SZ)带来了相当好的收益。一季度实现营收23.34亿元,其中连花清瘟产品是绝对的主力,占一季度营业收入近三分之二。进入4月连花清瘟成为新冠肺炎治疗用药后,以岭药业股价更是接连涨停,至4月16日年内涨幅已超过200%。

此前从未采购过连花清瘟的南美国家厄瓜多尔,近两个月也陆续订购30万盒。7月13日,以岭药业公告预计,上半年营收整体增幅仍会超过50%。把目光放到国外,效益可见。

同样是靠一款主力产品打天下,单品销量几乎决定整体营收——东阳光药的境遇截然相反。2018年,磷酸奥司他韦(可威)销售额占东阳光药总收入的89.5%。疫情刚出现,是奥司他韦的重大利好,东阳光药第一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双增长。

然而,疫情稳定后,不仅需要服用抗病毒药物的新冠肺炎患者减少,普通流感患者人数也在降低。

7月24日东阳光药发布盈利预警,预估上半年公司权益股东应占溢利较去年同期减少约35%—45%。

产品线丰富的太极集团(600129.SH)也没有淘到金,因多个头部产品都在药店销量减少的大品类之中,如年销售过4亿元的产品洛芬待因缓释片,年销售过2亿元的急支糖浆等产品,虽都在解热镇痛、止咳化痰的非处方药销量排前列,可太极集团一季度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双双下滑,净利润亏算超三千万元,同比下滑129.34%。

同样在非处方药市场拥有“999感冒灵”等多款明星感冒药的华润三九(000999.SZ)、葵花药业(002737.SZ)、特一药业(002728.SZ)等在上半年均出现营收下滑。仅曾现抢购热潮的双黄连口服液,让有的企业在一季度营收实现增长。

“生产感冒类药品的企业太多了,不像某些品种集中在几个大企业。但上游的原料药供应企业更集中,比如扑尔敏的生产商只有两家。因此制药企业议价能力小,盈利的压力也就更大。但这种行业性的损失不能避免,也不会是致命的。”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史立臣对《财经》记者分析。

下半年感冒药有市场吗?

“8月初,国家卫健委开全国电话会议为入秋后的防疫做准备。为了能够确保新冠和流感都顺利治疗,必须得甄别两种病,有咳嗽等可疑症状的患者,今后可能都必须先进行核酸检测,再做下一步诊疗。”一位三级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告诉《财经》记者。

对于病人同时感染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的可能性,曾光表示,这是有一定概率的。病原微生物的感染是相互独立的,不会感染一个病原体之后,就能对别的病原体免疫,混合感染和继发感染的现象都有。

今年秋冬新冠和流感疫情会叠加出现,曾光认为,这是个大概率事件。

不过,“如果大家都继续戴口罩,维持现有的常态化防控水平,出现疫情苗头及时扑灭,那么新冠肺炎和流感可能都不会有大幅增长。”一位疾控系统研究人员对《财经》记者说。

国际上也在讨论。美国圣约瑟夫医疗保健系统医学部主任Bob Lahita博士预测,在戴口罩、经常洗手以及社交距离的要求下,美国的流感病例也会有类似的下降。因此,美国今年秋季可能不会出现流感大流行。

全国各地的医院在加紧建设P2实验室,以提升核酸检测能力,改造病房提高院内感染防控。医院已经准备就绪,制药业是否可期?

一位医药行业券商分析对《财经》记者说,“感冒类在药品市场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医院其他科室的门诊量和住院量都起来了,对药品市场的带动明显,整体是向好的。”

“秋冬换季感冒药销量会有小幅上升,但不可能达到往年同期水平。这种情况可能要持续到全球疫情相对稳定。”史立臣说。

相比于药物,新冠肺炎疫苗更令人翘首期盼。不仅生物企业,一些传统制药企业也将转型目光瞄准疫苗。2月,以中药发家的企业步长制药(603858.SH)就是新入局者,其子公司浙江天元生物药业有限公司投入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项目。

不过,在新冠疫苗尚未问世之前,现在明智之举是在流感疫苗上多下功夫。在8月1日召开的2020季节性流感防控策略学术交流会上,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冯录召介绍,今年流感疫苗的批签发量预计同比翻番,达到5000万剂。

在中国,流感疫苗并不受关注,接种率一直偏低。“如果今冬流感疫苗接种率上不去的话,唯一的办法还是要靠戴口罩、勤洗手、保持距离等传统防疫手段。”曾光对《财经》记者说,

“新冠肺炎和流感这两种疫苗都有必要注射。我希望以后两种疫苗能合在一起,打一针就都有了,这是最理想的状况。”

(文中黄芷、华彤、胡青为化名;《财经》记者赵天宇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