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然德:下游“入冬”业绩双降 子公司或经营混淆独立性存疑
财经

福然德:下游“入冬”业绩双降 子公司或经营混淆独立性存疑

2020年09月16日 22:58:52
来源:金证研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嘉树/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当前,“寒冬”成为了汽车行业频繁提及的词汇,2020年上半年,中国汽车行业产销量持续下滑。当市场高增长的“大潮”退去,“裸泳”的越来越多。从整车企业到零部件供应商,产业链或面临洗牌。在此背景下,福然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然德”)恐难独善其身,2019年,福然德的营收、净利均呈负增长,毛利率也逐年下滑。

不可回避的是,在业绩“不给力”的同时,福然德及其子公司也多次被行政处罚,内部治理或存“缺失”。另外,福然德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其医疗保险缴纳人数比“官宣”多出191人,令人困惑。与此同时,福然德的子公司与其主要运输公司共用地址,且子公司总经理曾在该运输公司持股,子公司或经营混淆独立性存疑。

一、营收净利双双“跳水”,行业毛利率逐年下滑

坐落于上海,以“做中国最具价值钢铁供应链解决方案提供商”为口号的福然德,2019年,其营收、净利均呈负增长。

据签署日为2019年9月26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9年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0年9月1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6-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福然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98亿元、51.93亿元、56.13亿元、54.81亿元、24.72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0.54%、8.08%、-2.35%。

同期,福然德的净利润分别为1.81亿元、2.88亿元、2.96亿元、2.81亿元、1.17亿元,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58.95%、2.78%、-4.95%。

无独有偶,近三年来,福然德的净资产收益率也逐年下滑。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福然德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3.97%、18.59%、14.82%。

除此之外,福然德的综合毛利率也呈下滑趋势。据招股书,2017-2019年,福然德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0.38%、9.78%、9.41%。

对比同行业上市公司,福然德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综合毛利率也逐年“走低”。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同行业公司江苏澳洋顺昌股份有限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01%、18.81%、12.66%,海联金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8.79%、21.59%、13.87%,欧浦智网股份有限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19%、4.21%、10.48%,物产中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58%、2.75%、2.58%。

根据以上四家同行业上市公司的数据可知,2017-2019年,福然德同行业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15.64%、11.84%、9.9%。

营收、净利“跳水”、毛利率下滑,2019年,福然德的业绩并未向市场上交满意“答卷”。反观其身后,福然德的下游汽车行业也“遇冷”。

二、下游汽车产销量连续两年负增长,成长能力或承压

据招股书,福然德主营业务为汽车、家电等行企或其配套厂商提供完整的钢材物流供应链服务。

2019年,加工配送业务、非加工配送业务、来料加工及其他业务的收入占福然德主营业务收入的比值分别为52.47%、46.57%、0.96%。

同期,加工配送业务中,镀锌、冷轧、热轧、彩涂、电工钢及其他产品收入占福然德主营业务收入的比值分别为25.9%、17.87%、7.11%、0.35%、1.24%;非加工配送业务中,镀锌、冷轧、热轧、彩涂、电工钢及其他产品收入占福然德主营业务收入的比值分别为14.54%、17.32%、5.3%、4.29%、5.11%。

报告期内,福然德的终端客户主要来自汽车行业和家电机电行业。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福然德的终端客户中,福然德来自汽车行业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值分别为66.89%、66.15%、62.99%;同期,福然德来自家电机电行业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值分别为15.27%、14.32%、14.01%。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中国汽车产销量持续下滑,汽车行业景气度下降。

据工信部数据,2015-2019年,中国汽车产量分别为2,450.33万辆、2,811.9万辆、2,901.5万辆、2,780.9万辆、2,572.1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4.5%、3.2%、-4.2%、-7.5%。

同期,中国汽车销量分别为2,459.76万辆、2,802.8万辆、2,887.9万辆、2,808.1万辆、2,576.9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3.7%、3%、-2.8%、-8.2%。

2020年上半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011.2万辆、1,025.7万辆,分别同比增长-16.8%、-16.9%。

另一方面,2018-2019年,全球汽车市场销量也连续两年负增长。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5-2019年,全球汽车市场销量分别为8,756万辆、9,152万辆、9,408万辆、9,333万辆、9,302万辆,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5%、2.8%、-0.8%、-0.3%。

也就是说,位于钢铁物流供应链行业的福然德,超六成的收入来自汽车行业。然而,近两年来,国内及全球汽车市场的销量处于负增长的状态,2020年上半年,中国汽车行业并未摆脱负增长的“窘境”,未来福然德的成长能力或承压。

三、屡遭行政处罚,公司治理或存缺失

除了下游行业“遇冷”之外,福然德及其子公司也多次被行政处罚。

据长春市生态环境局数据,2014年,福然德的子公司长春福然德部件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福然德”)因食堂油烟净化装置(大气污染防治设施)未安装就投入使用,被处以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2019年招股书,2016年3月1日,福然德因在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时,存在未经复验灰线擅自在宝山区潘泾路3759号建设厂房及辅助用房(一期)项目投资主体及建筑规模调整的行为,被上海市宝山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处以罚款2,000元的行政处罚。

据青地税纳服简罚〔2018〕64号文件,2018年1月30日,福然德的子公司南昌福然德钢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昌福然德”)因税务行为违法,被青云谱区地方税务局处以罚款100元的行政处罚。

被行政处罚的背后,福然德的企业治理或存“缺失”。此外,福然德采购数据真实性的问题也值得关注。

四、外协供应商或为“零人”公司,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福然德的前五大外协供应商中或存“零人”公司,交易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福然德外协金额分别为1,476.75万元、1,013.85万元、1,005.86万元,同期占营业成本比重分别为0.32%、0.2%、0.2%。

2018年,南昌共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共创实业”)为福然德的第五大外协供应商,福然德向共创实业采购的外协金额为61.91万元,占外协金额的比重为6.11%。

然而,共创实业或为“零人”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南昌市共创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0月19日,或为福然德招股书中的共创实业,股东为周小玉。2016-2019年,共创实业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2019年,共创实业的邮箱为380228064@qq.com。

据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9月14日,包含共创实业在内,共有26家公司使用过邮箱380228064@qq.com。

与多家公司共用邮箱,社保缴纳人数常年为0人,共创实业或为“零人”公司。而福然德在2018年却与共创实业进行了高达60万元交易额,福然德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五、医保缴纳人数比“官宣”多出191人,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除了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外,福然德的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也比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多出近200人,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据招股书,福然德旗下共有14家子公司,分别为佛山市友钢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佛山友钢”)、长春福然德、上海万汇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汇供应链”)、重庆福然德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福然德”)、上海久铄钢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久铄”)、宁德福然德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福然德”)、武汉福然德顶锋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福然德”)、南昌福然德、上海勤彤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勤彤”)、青岛福然德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福然德”)、河南邯钢福然德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邯钢福然德”)、马鞍山福然德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鞍山福然德”)、上海然晟金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然晟”)、上海复岁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复岁”)。

2019年,福然德及其子公司员工人数为462人,医疗保险实缴人数为443人。其中有19人未缴纳医疗保险,包括退休返聘人员4人,超过法定缴纳年龄7人,自愿放弃7人,未满30日新入职的员工1人。

另外,福然德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其代缴社保的情况,合并范围内也没有子公司注销。

然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福然德、佛山友钢、长春福然德、万汇供应链、重庆福然德、上海久铄、宁德福然德、武汉福然德、南昌福然德、上海勤彤、青岛福然德、邯钢福然德、马鞍山福然德、上海然晟、上海复岁的医疗保险缴纳人数分别为138人、5人、27人、29人、32人、0人、4人、7人、3人、0人、2人、1人、4人、0人、0人。

即2019年,福然德及其子公司医疗保险缴纳人数共计252人。也就是说,2019年,福然德招股书披露的医疗保险缴纳人数比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多出191人。

医疗保险缴纳人数比“官宣”多出上百人,福然德的信披质量如何?或该“打上问号”。除此之外,福然德子公司与运输公司之间“讳莫如深”的关系也值得关注。

六、子公司与运输公司共用地址,子公司总经理朱军曾持股运输公司

在福然德的销售费用中,运杂费占比超七成。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福然德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08亿元、1.15亿元、1.0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值分别为2.09%、2.04%、1.95%。

其中,福然德的销售费用主要包括运杂费、职工薪酬、业务招待费等。2017-2019年,福然德的运杂费分别为0.84亿元、0.87亿元、0.81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值分别为77.77%、75.75%、75.54%。

2019年,重庆百钢联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钢联物流”)首次出现在福然德主要运输公司的名单中。

据招股书,2019年,百钢联物流首次出现在福然德计入销售费用的主要运输公司中,福然德向百钢联物流支付的运输费用为523.21万元,占运杂费的比值为6.47%。

“蹊跷”的是,福然德的子公司重庆福然德,其住所与百钢联物流的地址一致。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百钢联物流成立于2015年12月11日,地址为重庆市渝北区龙兴镇天堡社区堡业路1号,股东为崔怀健。2017-2019年,百钢联物流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3人。

据招股书,福然德的子公司重庆福然德的住所为重庆市渝北区龙兴镇天堡社区堡业路1号。

此外,重庆福然德拥有的土地使用权证号为“渝(2019)两江新区不动产权第000063080号”房产,便坐落于重庆市渝北区龙兴镇天堡社区堡业路1号。

不止如此,重庆福然德主营业务包括仓储配送。据招股书,重庆福然德主要从事金属材料剪切加工及仓储配送,2019年,重庆福然德的净利润为145.3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福然德子公司的总经理朱军曾为百钢联物流的股东。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20年9月1日,朱军为福然德子公司的总经理。并且,朱军还在福然德的子公司宁德福然德担任法定代表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7年,朱军均在百钢联物流担任股东,持股比例为20%。2018年10月24日,百钢联物流的投资人发生了变更,变更前百钢联物流由崔怀建和朱军共同持股,变更后仅由崔怀建一人持股。

此外,朱军也曾在福然德子公司重庆福然德担任总经理。

据招股书,2016年6月,朱军在重庆福然德担任总经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3月25日,重庆福然德的负责人发生了变更,由朱军变更为王小亮。

且《金证研》沪深资本组通过研究发现,福然德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其与百钢联物流的关系,双方是否存在“关联”?不得而知。

以上诸多迹象表明,2019年,百钢联物流为福然德的主要运输公司之一,但福然德的子公司重庆福然德却与百钢联物流共用地址,子公司或混淆经营独立性存疑。与此同时,目前在福然德子公司担任总经理的朱军,也曾在百钢联物流担任股东,并且朱军也曾在重庆福然德担任总经理。对于前述百钢联物流与福然德的关系,为何福然德“讳莫如深”?尚未可知。

采购额数据真实性存疑,医保缴纳人数与官宣数据“打架”,运输公司或与子公司“潜藏”关联,福然德信披方面或存诸多问题待解,未来上市后又将如何给予投资者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