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观察丨招商银行,零售之王的护城河与城外的挑战者

市值观察丨招商银行,零售之王的护城河与城外的挑战者

2020年10月20日 06:27:00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栏目出品

作者:席文超 季雅欣

2008年,马云说,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一晃十余年过去了,这句话始终笼罩着银行业。

互联网巨头们不断攻城略地,银行业步步退守。

即便被誉为“零售之王”招商银行,应对来自另一个维度的挑战,也有些狼狈。

招商银行“零售之王”实至名归

贵的东西,可能唯一的缺点就是贵。在资本市场,这个道理同样成立。

招商银行目前在A股37家上市银行中总市值9596亿元排名第四,市盈率10.43排名第七,市净率1.6排名第二。

据wind数据显示,银行股估值普遍处于历史低位,而招商银行的估值却长期处于近10年的高位,甚至超过2015年牛市期间的极值。

此外,银行股破净几乎成为行业常态,比如“宇宙行”工商银行市净率仅.077,建设银行仅0.71,农业银行仅0.62,招商银行却被市场给予1.6市净率,这充分体现出资本市场对于招商银行的尊重。

当然,这份尊重的背后,有招商银行自身强大的实力做支撑。

如果说成长与盈利能力是一家公司的“发动机”,招商银行的“发动机”毫无疑问是银行业中最强劲的。

据wind数据显示,招商银行从2015年至2019年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7.89、16.27、15.87、15.79和16.13,不仅始终稳居第一梯队而且优势还在进一步扩大。

招商银行净资产收益率优于同业主要有四大因素:领先同业的净息差水平、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不断下降的新增拨备占比(基于不良率下降以及高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的提升。

以银行业的核心指标之一净息差为例,招商银行近5年净息差分别为2.75%、2.5%、2.43%、2.57%、2.59%和2.5%,稳居全国性银行前列。

而招商银行高净息差离不开零售优势下的低计息负债成本和较高的生息资产收益率,而这则赖于长期以来的零售政策及科技金融战略。招商银行相继推出“一卡通”和“一网通”、信用卡、 “金葵花理财”等创新性零售产品,又开发招商银行、掌上生活和招商银行企业等明星App,积攒了大量的优质客户,为其零售业务从小到大再到强奠定了基础,招商银行的“零售之王”也因此而得名。

除了增长能力和盈利能力之外,银行业中最为关键的抗风险能力招商银行同样不俗。截至2020年6月末,招商银行及其附属公司不良贷款余额553.2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0.53亿元;不良贷款率1.14%,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440.81%,较上年末提高14.03个百分点;贷款拨备率5.03%,较上年末提高0.06个百分点。

以拨备覆盖率为例,拨备覆盖率即贷款损失准备对于不良贷款额的比值,拨备覆盖率高,说明抗风险能力越强。

招商银行拨备覆盖率为440%是什么水平?以其他全国性银行拨备覆盖率为例,建设银行为223%,工商银行为194%,平安银行为214%,中国银行为186%,农业银行为284%,与招商银行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

信用卡不良率激增 用户投诉量排同类第一

当然,招商银行也有“头疼”的事情,比如近些年发力的信用卡业务,不仅出现资产质量恶化迹象,而且投诉量竟居股份制银行第一名。

资料显示,招商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在国内银行业中一直保持领先。截至2020年6月末,招行信用卡流通卡数9638.73万张,较上年末增长1.14%;流通户数6526.73万户,较上年末增长1.18%。

信用卡各项数据增长的同时,不良贷款也在快速攀升。2020年6月末,招商银行信用卡贷款不良额120.6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30.32亿元,信用卡贷款不良率1.85%,较上年末上升0.50个百分点。

从历史趋势来看,近些年不良贷款余额上涨趋势非常陡峭。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招行信用卡贷款余额分别为4914亿元、5755亿元和6711亿元,不良贷款分别为54.7亿元、63.92亿元和90.33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1%、1.11%和1.35%。

据财务报表显示,招商银行解决信用卡不良贷款问题主要通过扩充催收资源,强化贷后清收,加大不良资产证券化、核销等处置力度。

其中,不良资产证券化(ABS)自2016年重启,已经迅速成为招商银行处置信用卡不良资产的重要手段。

CNABS数据显示, 2016年-2019年,招行累计发行信用卡ABS产品总金额约1845亿元,其中2019年发行规模约998.7亿元,2018年发行规模约207亿元,2017年发行规模607亿元,2016年发行规模32亿元。

10月13日,招商银行又拟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总额500亿元人民币的“招银和智”系列个人消费贷款,底层资产为信用卡债权。

值得注意的是,招行信用卡ABS累计逾期率在今年上半年逐步攀升。统计显示,2019年招银“和智”1-8期ABS在2019年底-2020年逾期率增长较为明显,尤其是2019年中发行的2-4期,截至2020年9月的累计逾期率均已超过4%,最高的是2019年“和智”系列第二期,截至2020年9月末的累计逾期率为4.43%。

中信证券报告认为,2019年招行发行的“和智”系列8期产品中,入池资产出现信用下沉迹象,具体表现为信用卡持卡人信用评分下降及持卡人越来越趋于年轻化,这也许进一步放大了信用卡逾期风险。

其次,扩充催收资源,强化贷后清收。据招商银行的招银和萃2020年第一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与40家外包单位签约合作。

综合公开资料和发行说明书信息,招行信用卡合作规模最大的一家催收机构为青岛联信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曾在2018年爆出催收员未经授权擅自向借款人发布造假“逮捕证”的丑闻。

另外体现“扩充催收资源,强化贷后清收”的直观数据是投诉量。9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关于2020年第二季度银行业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通报》指出,2020年第二季度,涉及信用卡业务投诉33732件,占投诉总量的50.2%,其中招商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投诉量位居股份制商业银行第一名。

除了官方数据之外,网上的投诉量同样惊人。招商银行信用卡在21CN聚投诉平台投诉量679件,在新浪黑猫平台投诉量679件,其中多数与非法催收有关,甚至不乏疫情期间用户无力还款而引发的催收纠纷。

狼狈迎战支付宝进攻 战斗可能刚刚打响

除了信用卡问题之外,另一个让招商银行焦虑的是近期支付宝在基金销售方面的尝试。

近些年,支付宝先后推出支付宝、余额宝,近期又在基金销售领域发力。

若非金融行业的特殊性,政策方面较为审慎,恐怕银行业已经被更加注重用户体验的互联网巨头们冲击的七零八落。

以近期事件为例,蚂蚁集团上市共引入8只上市开放型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其中有5只战投基金仅能通过蚂蚁旗下的支付宝进行认购。

据媒体报道,招商银行在一周前就在规划发行由5只战略配售基金中一位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甚至打出了“资金保卫战”的口号,颇有与支付宝一决高下的意味。

有券商渠道人士称,有部分券商和银行销售人员劝已经认购战略配售基金的客户撤单,甚至还手把手教客户如何撤单。

数据显示,最终五只蚂蚁战略配售基金累计超千万人认购,按照600亿元的总规模,基金人均投入6000元。而招商银行主导发行的中欧互联网先锋,首募金额99.01亿元,有效认购户数9.68万户,基金人均投入10.22万元。

从数据来看,支付宝和招商银行本轮交锋只能算是平分秋色,造成这样结果是多方面:

首先,互联网巨头们目前只能靠流量取胜,基金人均投入明显小于银行渠道, “聚沙成塔”式募集侧面体现出支付宝高净值用户明显少于银行渠道。

其次,支付宝对于五只战略配售基金推广力度之大、投入资源之多,毫无疑问是空前的。但是自9月25日发行到10月18日结束,却耗时足足有15天之久!

招商银行的在基金发行方面已经打磨出一套固定打法,尤其是自2017年兴证全球基金的兴全和润之后,多只爆款产品背后都有招商银行参与。动辄一天就缔造百亿、千亿的爆款产品也时常发生。

以本次战略配售基金的五位明星基金经理号召力来讲,在银行销售渠道发行600亿规模一日售罄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在服务方面,为高净值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线下银行占据更为明显优势。尽管在这方面支付宝也试图以互联网思维做出很多贴合用户的尝试, 但是很难做到千人千面。

以支付宝开发 “目标投”为例,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注意到用户可以在4%至20%的预期收益率之间调整,但变动的仅仅是持仓时间,推荐的产品却永远都是天弘基金旗下中高风险指数型产品。

这样“生硬”的模板式功能上其实很扣印象分,也难怪支付宝直接用流量强行售卖的产品用户不买单。

随着蚂蚁财富IPO延迟,本轮银行与支付宝之间的摩擦暂时告一段落。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支付宝之外,腾讯、京东、今日头条也都虎视眈眈,而且它们大多都有相关金融业务牌照,单纯一个支付宝已经搅得天翻地覆,而再有一个巨头入局,银行业应付起来恐怕就要更加狼狈。

当然笔者认为,招商银行或者整个银行业也不必过度担心,根据以往经验互联网可以成功改造的行业往往本身浑浊不堪。

互联网改变了购物,是因为线下部分商户以次充好,而用户在网上可以很容易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

互联网改变打车,是因为部分黑车漫天要价,而用户可以用软件很容易享受到透明且优质的服务。

所以万变不离其宗,可以改变服务形式,改变服务渠道,但是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和产品的本质是不会改变。

从这个角度来看,招商银行能不能抗住互联网巨头们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归根结底还是在于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