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天!华晨爆雷、“首例城投违约”,纯属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财经

同一天!华晨爆雷、“首例城投违约”,纯属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2020年10月29日 16:15:33
来源:小债看市

华晨违约一波未平,“首例城投违约”再起波澜,辽宁国企的债务问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01

“首家城投违约”风波

10月28日,一张“18沈公用PPN001”未能按期足额支付本息的公告在债圈疯传,一时间“首家城投违约”的讨论甚嚣尘上。

最终,这场风波以担保公司代偿收场,“技术性违约”再添一例,“城投信仰”再次得到加持。

“18沈公用PPN001”违约公告截图

据悉, 沈阳盛京能源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京能源”)于2020年10月23日收到沈阳市中级法院送达的破产裁定,根据破产法46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之日起停止计息。

因此,盛京能源旗下“18沈公用PPN001”已于10月23日提前到期并停止计息,截至到期日终,发行人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

基本条款

“18沈公用PPN001”发行于2018年8月,发行金额8000万元,票息7%,期限为3年,本应于2021年8月10日到期。

《小债看市》注意到,除了“18沈公用PPN001”,盛京能源还有一只4.2亿规模的“17沈公用PPN001”,也由于破产申请受理而提前到期。

也就是说,盛京能源合计有两笔债券发生“技术性违约”,总规模5亿元,均由瀚华担保公司代偿。

值得注意的是,瀚华担保在10月23日盛京能源破产申请受理时没有代偿债券,而是在28日违约消息在市场广泛传播后才代偿,这其中的缘由至今还是个迷。

《小债看市》发现,同为辽宁国企的华晨爆雷竟和盛京能源破产在同一天,据说9月盛京能源还在正常对接金融机构,10月就宣布破产,这突然的变故不得不有些耐人寻味,是纯属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盛京能源为辽宁省AA评级城投平台,属于地方国有企业,2019年4月由沈阳城市公用集团有限公司更名而来。

02

债务压顶

据公开资料,盛京能源成立于2011年,负责沈阳市供暖业务,主要包括热力生产及销售、租赁、煤炭销售和物流运输等。

2017年8月,盛京能源出资人由沈阳市国资委调整为沈阳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但实际控制人仍为沈阳市国资委。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出资人变更的同时,盛京能源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股权结构图

从业绩上看,盛京能源供热业务公益性较强,营业利润持续为负,再加上2016年以来煤价提升,其盈利能力进一步下降。

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盛京能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23亿和15.81亿元,业绩分别亏损1.55亿和1.34亿元。

盈利能力

截至2019年6月末,盛京能源总资产为165.55亿元,总负债137.3亿元,净资产28.2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2.9%。

据《民事裁定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盛京能源账面资产总额大于负债金额,但根据利润表、现金流量表等记载,其流动资产较少,账面资金不足,且部分资金为使用受限资金。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盛京能源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历年来其流动资产均无法覆盖流动负债,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均小于1,短期偿债能力持续恶化。

截至2017年6月末,盛京能源整体有息负债有92.29亿元,其中短期有息负债71.77亿元,短期面临很大的集中偿付压力。

同时,有息债务飙升导致盛京能源财务费用大幅增长,2016年和2017年前三季度,其财务费用分别为3.58亿和2.27亿元,对利润形成严重侵蚀,进一步削弱整体盈利能力。

作为沈阳市最重要的供暖企业,盛京能源可以获得财政补贴支持,以及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政府补助是公司利润的重要来源。

2016年,盛京能源营业外收入3.76亿元,其中政府补助3.5亿元,但高昂的财务费用将政府补助全部吞噬。

在备用资金方面,盛京能源的财务弹性也不乐观。

截至2017年7月末,盛京能源银行授信总额为106.69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仅剩16.82亿元。

银行授信情况

从资产质量上看,盛京能源大部分资产为对下属企业的股权投资、关联债权和实物类资产,变现性差。

截至2017年3月末,盛京能源受限资产账面价值为29.06亿元,主要为用于抵押的土地和房屋,占同期净资产的125.31%,可以看出其受限资产规模较大,变现能力一般。

总得来看,盛京能源业绩持续亏损,刚性债务不断上升,资金链异常紧张,短期偿债风险巨大;另一方面其资产受限规模较大,流动性欠佳变现性差。

近年来,随着业绩下滑、债务不断推升,盛京能源经营举步维艰。

2019年,沈阳国资委和沈阳城投曾积极寻求混改,希望通过最后的努力来促使盛京能源避免破产的命运。

今年1月,盛京能源与中国燃气签订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后者拟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通过增资方式入股盛京能源,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

但遗憾的是,这一意向协议最终并未落地。

今年4月,沈阳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盛京能源的混改需求,希望再次引入战略投资人注入资金、增资扩股。

但没成想,半年后盛京能源还是走到了破产重整这一步。

03

经济低迷

沈阳别称盛京,是辽宁省省会,东北地区最大的中心城市,地处东北亚经济圈和环渤海经济圈的中心,工业门类齐全,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据辽宁省统计局数据,2019年沈阳市地区生产总值6470.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4.2%,增量为368.4亿元。

2019年,沈阳市人均GDP为77777元人民币,在全国排名第88位,仅相当于大连市人均GDP的77%。

从全国经济发展水平来看,沈阳经济依旧低迷,一整年的经济增量还不到400亿,增速低于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从财政状况上看,2019年沈阳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30.3亿元,同比增长1.3%,其中税收收入586.5亿元,增长1.5%;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48.2亿元,同比增长8.6%,财政自给率0.7。

值得注意的是,盛京能源主营业务是城市供暖,属于传统型的国有企业,不承担政府投融资的职能,严格意义上说其不属于城投平台,按理说财政没有救助义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从东北特钢到大连机床,再从近日华晨爆雷到盛京能源“首例城投违约”风波,辽宁国企的债务问题再次引起广泛关注,尤其是辽宁处置债务违约的方式引发更大的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