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鸣股份上会:倚重加盟却遭关店潮,屡触安全红线,昔日养鸡大王全家高薪
财经

一鸣股份上会:倚重加盟却遭关店潮,屡触安全红线,昔日养鸡大王全家高薪

2020年10月29日 16:17:17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IPO观察研究院》栏目出品

文/张雅欣

一鸣股份IPO终于迎来“大考”。据证监会公告显示,10月29日,发审委将正式审议一鸣股份等5家企业的首发申请,此时距离一鸣股份去年申报已过去10个月之久。

作为一家温州起家的乳制品企业,一鸣股份本有望成为温州食品制造第一股,却因为这10个月的时间最终与其失之交臂,取而代之的是刚刚上市不到半个月,有着“炼乳大王”称号的熊猫乳品。

凤凰网财经通过梳理招股书发现,一鸣股份作为一家同时涉及乳制品与烘焙食品的企业,与同业最显著的区别就是采用以“一鸣真鲜奶吧”(以下简称“一鸣奶吧”)为主打品牌的连锁门店经营模式。但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样的经营模式仿佛也制约着其成为一家优质的上市公司。

此外,透过招股说明书,凤凰网财经还发现公司还存在不少其它问题:财务数据真实性存疑、食品生产与安全问题不断、环保处罚等等,几乎每一点都是食品制造企业的“命门”,与此同时,公司董事长朱明春“养鸡大王”的发家史和一鸣股份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背景也给其冲击资本市场带来了更多了争议。

1222家加盟店主营业务贡献超50% 每开2家就要关1家

招股书显示,一鸣股份此番首次IPO拟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6100万股,募集资金9.27亿元,按计划分别投入下述四项项目,其中,直营奶吧建设计划募资1.63亿元。

根据披露,直营奶吧是“一鸣奶吧”两大形式之一,占比不多。截至2019年上半年,“一鸣奶吧”共有同名连锁店 1,524 家,集中分布在江浙沪以及福建等华东地区。其中,直营店302家,约占20%,其余均为加盟店。

收入方面,直营及加盟两种形式的门店收入是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2016、2017、2018年全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门店收入均占到主营业务收入的7成以上,其中加盟店的收入更是独挑大梁,报告期分别实现6.34亿元、7.61亿元、8.23亿元、4.3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5.38%、55.02%、51.72%、52.19%。

然而,加盟店创收能力如此之高却并不仅是依靠产品销售。一鸣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还通过销售包装物及耗材、门店设备以及向加盟商收取特许金、加盟费等方式创造收入。其中,特许金和加盟费两项看起来“零成本”的收入在报告期内的合计金额逐渐攀升,并在2018年实现了0.71亿元,按照当年全年归母净利1.57亿元来算,占比高达45.22%。

由此看来,一鸣股份仅从加盟商的身上就能维持不少利润,但值得注意的是,一鸣股份的加盟之路却似乎越来越难走。

招股书显示,一鸣股份现有的1,524 家连锁店已实现了对浙江地区的全面覆盖,并陆续进入江苏、上海及福建地区,在华东地区的分布处于持续扩张状态。

数据上看,报告期内,一鸣股份加盟店和直营店在持续扩张的同时也遭遇了闭店潮。仅2018年,公司加盟店的关闭数量更是达到了114家,而同期新增门店数285家,平均每新开2.5家店就关闭1家;2019年上半年更是缩减至不到2家新店开业就会关闭1家。

对此,一鸣股份则称,公司不存在较频繁新开与关闭门店的情况,各期关闭门店占期初门店数量的比例基本保持在15%以下。公司门店关闭的原因主要系部分门店经过一定运营期间后经营业绩未达预期而决定关闭,或部分门店系因租赁到期后未能续租等原因所致。

与此同时,另一个制约一鸣股份长远发展的因素也暴露在招股书中。根据一鸣股份披露,其所生产销售的乳制品以及烘焙食品均为短保质期食品,其中乳品保质期通常在15天以内、烘焙食品保质期通常在4天。

以公司最主要的产品乳制品为例,公司虽拥有自有牧场,但仅限温州当地,大部分乳制品的生产原料生鲜乳仍旧倚靠外部采购。其中,2016 年至 2019 年 1-6 月,公司外部采购生鲜乳占比依次为 82.53%、 82.79%、84.19%及 84.40%。受限于产地和产品保鲜的要求,具有高度地域依赖的一鸣股份,其未来门店辐射范围势必不会太广。

状况频出:产品不合格、酸奶中出现异物、员工因安全生产问题丧命

对于食品制造企业来说,产品质量与食品安全大于天,但一鸣股份近年来却在这些方面屡触红线。

有媒体曾报道,一鸣食品所生产的鲜牛奶曾存在大肠菌群超标的问题,烘焙产品鲜奶吐司也出现过因外包装存在问题而被监管部门认定为不合格的现象。此外,一鸣股份还曾爆发过消费者在酸奶中喝出头发的严重问题。

针对这两项问题,一鸣股份也在招股书中做出了风险警示。公司称,在公司乳品与烘焙食品的生产环节,产品配料、加工、包装等工序仍需要一定程度的人工操作,并有少部分产品采购于合作外部供应商;同时,低温保鲜食品的运输流通亦需要经历干线运输、支线配送、货架储存等全程冷链物流环节。在上述食品生产与物流环节中,公司一旦出现人员操作疏忽、运输储存差错、采购瑕疵产品等管控意外,都可能会出现产品变质、食品安全问题,进而对公司的品牌声誉、公众形象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除了上述两方面,一鸣股份在环保问题上也被“记过”多次,并在去年出现过一次安全事故。2019 年 6 月 19 日,公司一员工在子公司泰顺一鸣厂区驾驶夹抱车时发生翻车导致其本人死亡。2019 年 10 月 30 日,泰顺县应急管理局向泰顺一鸣出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根据《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 第(一)项“发生一般事故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公司处以 22 万元的行政罚款。

“养鸡大王”携妻子、儿子、儿媳齐上阵 冲A能否“一鸣惊人”?

一鸣股份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3000万,是由温州一鸣和李美香、朱立科、朱立群、李红艳等4名自然人以现金出资形式共同发起设立,持股比例如下:

其中,持股比例最高的温州一鸣成立于1991年,实控人为朱明春,主要从事生产、销售乳品、烘焙食品业务,2009年更名为明春投资后,温州一鸣终止了上述业务并转移至一鸣股份。

目前,一鸣股份公司控股股东为明春投资,持有本公司1.6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47.62%。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朱明春、李美香、朱立科、朱立群、李红艳,其中,朱明春与李美香系夫妻关系,朱立科与朱立群系朱明春与李美香之子,李红艳系朱立科之配偶。

不难看出,一鸣股份可以说是典型的家族企业,朱明春及其妻子、儿子以及儿媳,五人合计持有公司93.38%,控股权极度集中。根据招股书披露,目前,朱立科任一鸣股份董事长,朱立群任董事、总经理,李红艳任董事,李美香则任公司行政顾问。

资料显示,朱明春曾在创立一鸣股份前从事鸡禽养殖业务,发明与推广了“浅笼高密度饲养技术”,还曾于1989年被 《人民日报》誉为“全国养鸡大王”,同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根据招股书可以发现,朱立科、朱立群二人从大学开始就在为日后接手家族企业做准备。其中,朱立科本科毕业于获浙江农业大学 (现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畜牧专业,其弟朱立群则获得了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二人自毕业起就直接进入公司,分别从车间技术员和业务员起步,逐渐发展为公司高层,由此不难看出,朱明春对两个儿子“子承父业”的计划早有打算。

薪酬方面,2018年,朱立科年薪高达123.09万元,其弟朱立群年薪94.37万元,朱立科之妻李红艳年薪达63.77万元。

从披露的公司各层级员工薪资水平来看,2016至2018年,一鸣股份高层年薪逐年攀升,分别实现378.89万元、429.73万元以及566.89万元,2017、2018两年增长率分别为13.42%、31.92%。与此同时,其高层人均薪酬与中层及普通员工的人均薪酬相差悬殊,基本是普通员工人均薪酬的10倍之多,极大压榨了其他层级员工的薪酬空间。

回顾A股市场,家族式上市公司的“黑历史”层出不穷,公司治理顽疾、大股东利益之争、高位减持套现等案例更是不在少数。如此背景下,一鸣股份此番冲A能否成功,恐怕要打一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