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跑了!客户跑了!连80后实控人也失踪了!杭州高新股价暴跌20%

股东跑了!客户跑了!连80后实控人也失踪了!杭州高新股价暴跌20%

2020年11月25日 15:50:48
来源:雪球

今日,杭州高新股价再度下跌0.99%,报10.95元。至此该公司股价,相比11月9日的收盘价14.2元,跌幅高达22.9%。

此外,杭州高新“大片”上演,风波不断。高管陆续辞职、业绩持续下滑、大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银行账户被冻结。而现在,公司的实控人也开始上演失踪戏码。

01

上任近一年!80后实控人失联了

11月23日晚间,杭州高新公告称,近日,杭州高新橡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无法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吕俊坤先生取得联系,其处于失联状态。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了解到吕俊坤先生失联的具体原因。

事实上,吕俊坤刚于去年“接棒”成为杭州高新的掌权人。

2019年10月,上市公司原实控人高长虹为了缓解自身资金危机(违规占用公司资金3.23亿元)计划通过转让股权给吕俊坤来归还占用资金;之后,由于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无法进行转让股权事宜。

根据公告,截至目前,吕俊坤直接持有公司5%的股份,并通过中国双帆投资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双帆投资”)间接持股15%,且与万人中盈(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合计控制25%的股权,系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而这位掌权人的失联似乎早有“苗头”。

据时代周报报道,福建当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杭州高新实控人吕俊坤失联时长或已接近一个月。“10月底左右,上市公司那边就联系不上他了。”而周围人对吕俊坤的此次“失联风波”已有预感。

相关公告显示,本届董事会任期原定在今年11月12日止的吕俊坤,却在今年9月11日以个人原因为由突然辞去杭州高新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实际上,今年7月13日其兄长吕俊钦就已辞去了公司董事、 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原因同样表述为个人原因。

“实控人失联对于上市公司来说绝非小事,相关公告的发布非常慎重。一般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公司才会披露。”北京地区一位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02

前三季度亏损3317万元

净利同比下滑145%

除了实际控制人失联外,杭州高新自身的发展也算不上乐观。

公开信息显示,杭州高新成立于2004年,并于2015年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线缆用高分子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运用于电力、船舶、轨道交通、通信、电气装备、建筑、新能源等领域。

据悉,公司2017年曾以5.6亿元收购了奥能电源100%的股权,进军新能源电池行业,但因后者业绩表现欠佳,一年后杭州高新选择剥离此项业务;2019年6月,杭州高新再次进行了跨界收购,以自有资金7700万元收购快游科技35%股权(注:快游科技主营业务为PC端网页游戏研发、移动端游戏研发(手游及H5),快游科技已经完成并上线多款游戏,包括《刺秦秘史》《魔域永恒》《鸿蒙天尊》《桃源灵境》等)。

不过,从目前来看,公司并购的效果甚微。根据最新财务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杭州高新实现营业收入3.13亿元,同比下滑41.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316.56万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145.22%。对于业绩下滑,公司解释称系子公司太阳高新已被出售及新冠疫情影响销售所致。

业绩下滑的同时,公司还被原实控人“拖累”。

就在本月(2020年11月),杭州高新基本银行账户及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而被冻结的原因是重点“系原实控人高长虹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债权人签订《借款合同》,且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作为《借款合同》项下的共同借款人,以致部分债务到期公司未能偿还,导致债权人采取诉讼等措施对公司银行账户进行冻结”。

杭州高新被冻结的账户

根据公告,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已从杭州高新的账户划走1167.03万元,公司对本案涉及金额已在2019年末计提了2497.97万元预计负债,上述事项存在公司财产被强制执行的风险;此外,公司第一大股东高兴集团所持791.5万股股份也处在被拍卖过程中。

03

公司深陷“借贷纠纷”

杭州高新9个银行账户遭冻结

此外,杭州高新还深陷借贷纠纷,公司9个银行账户遭冻结。

11月18日晚,杭州高新公告称,公司基本银行账户及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基本账户系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产中大联合金融)与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导致冻结。

杭州高新方面表示,上述银行账户被冻结的主要原因系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高长虹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债权人签订《借款合同》,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作为《借款合同》项下的共同借款人,以致部分债务到期公司未能偿还,导致债权人采取诉讼等措施对公司银行账户进行冻结。

截至当日,公司名下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该事项对本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和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公司主要银行账户没有被冻结,公司日常生产所需的原材料采购可以正常进行,不会对公司的正常运行和经营管理造成重大影响。

此事迅速引来监管关注函,在11月23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杭州高新表示,截至2020年11月22日,公司可用资金及票据共计1197万元,公司本次被冻结银行账户涉及资金余额为109万元,冻结金额占比9.1%,占比较小。公司仍有一个银行账户可正常接收客户电汇回款和电汇支出日常其余开支,公司日常经营生产活动均可正常开展,公司上述银行账户冻结暂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同时,对于公司涉及的各项借贷纠纷的具体进展情况,杭州高新也一一作出说明。实际上,此前高长虹为杭州高新的实际控制人。然而,高长虹却私自借出公司公章,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债权人签订《借款合同》,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作为《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人或担保人,导致公司被多位债权人起诉,目前主要涉及5宗诉讼事项。

04

第一大股东所持791.5万股将被拍卖,

股东仅剩8247户

随着股价下行,公司的股东数也在不断下降。

截至2020年9月30日,杭州高新股东仍有8247户,尚有7家机构。

在其十大股东明细中,出现多位机构投资者,包括万人中盈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杭州天眼投资有限公司、南靖互兴树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

其中上海明汯投资的“明汯价值成长一期”为第三季度新进股东,位列十大股东的第九位,截至三季度末持股102.83万股,占总股本比例0.81%。

不过,四季度以来杭州高新股价表现并不理想,截至发稿该股估计累计下跌超6%,所以明汯投资的这一投资似乎收益并不理想。

此外,在9月30日,杭州高新发布公告称,公司通过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通知获悉公司第一大股东高兴集团所持791.5万股股份将于2020年11月12日开始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拍卖。

截止公告披露日,高兴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高长虹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877.30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61%;合计质押股份数3781.5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7.53%,占公司总股本的29.85%;合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股份数3877.305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30.61%。

你认为,被各方抛弃的杭州高新,还能“起死回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