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光:病毒溯源应该适可而止,不可能彻底搞清楚|凤凰《封面》

曾光:病毒溯源应该适可而止,不可能彻底搞清楚|凤凰《封面》

2021年01月07日 09:51:51
来源:《封面》

自动播放

(以下内容节选自曾光:停止春运是因噎废食,不要有点风吹草动就心慌|凤凰《封面》 

《封面》:现在仍有部分国际舆论说武汉当时没有做好防控,对于疫情的扩散有一定责任。

曾光:中国疫情是公开的,传到其他国家的病例还是比较少的,武汉初期传出的病例最多是武汉市,其次湖北省,再是内地,然后才是传到境外,特别传到国外的病例是比较少的。而西方那时已经知道存在人传人的现象,他们还只当成大号流感。

现在意大利、西班牙发现污水中有病毒,要早于武汉疫情爆发的时候,这说明病毒是不是也在这些国家隐匿地潜伏、传播。在中国爆发,说明中国一开始的疫源地被污染的比较严重,它具有疫源地的特点,但是疫源地不等于起源点。

《封面》:世卫派出的专家组可能1月就要来中国了,此前世卫要派专家组进行病毒溯源已提出过几次,您认为在时隔近一年后,他们来中国能够做好溯源工作吗?

曾光:从根本上来看,第一,溯源有必要进行;第二,在全世界统筹安排;第三,有正确的方法。比如一个方法是,对世界各大医院保存的血清在一两年内进行复查,从这点可以看出是不是早期存在。另外还有很多线索、很多研究,我认为应该综合分析,有一个全面的考虑,

中国欢迎世卫组织到中国来,最近世卫组织瑞安的发言已经提到了起源的复杂性、多元性。因此,我相信世卫组织不是代表一个国家,我认为他们还是秉持着公正的立场。

《封面》:这次面对面您期待跟他们交流最核心的信息是什么?

曾光:我想跟他们交流,我们是如何应对起源的科学问题,另外我要告诉他们对于起源的探寻要适可而止。

《封面》:为什么适可而止?

曾光:在人类发生的传染病里,还没有一种传染病能够把溯源都追查清楚,新冠也不会例外。清楚都是相对的,人类的防控策略上够用就行,因为病毒在侵犯人体之前,它在世界上的变化过程也许经过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直到病毒侵犯到了人类,引起疾病流行后,我们才关注它。

《封面》:但有很多中国民众期待这样的溯源调查能够帮助洗清那些不应该背的指责。

曾光:这种想法可以理解,病毒溯源是科学的问题,弄清楚这个问题对全世界的意义在于,认识病毒的预防手段,对以后的疾病起源提供一些经验。

我认为应该把病毒当成我们的敌人,共同面对病毒。中国做了很多艰苦卓绝的努力,应该受到世界各国的尊重。“他山之石可以击玉”,我认为这句话应该介绍给西方国家的同行,他们也可以借鉴中国的防控经验。

为什么西方国家临床救治、基础研究、公共卫生建设的优势都比较大,为什么应对疫情却一地鸡毛?

因为他们缺乏举国应对的经验,他们不知道中国在SARS期间克服了很多困难后整理出了一套经验。公共卫生防治对策,这经验是我们在SARS中用血的教训换来的,中国的基本防控对策应该是什么?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切断传播途径是中国的防疫的主调,它比治疗还要重要,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要有配套的法制、配套的伦理。

更多内容,进入《封面》

曾光:病毒溯源应该适可而止,不可能彻底搞清楚|凤凰《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