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果汁大王陨落,汇源果汁将于1月18日被正式取消上市地位
财经

一代果汁大王陨落,汇源果汁将于1月18日被正式取消上市地位

2021年01月14日 00:00:00
来源:市界

停牌将近3年后,汇源果汁终究走到了被迫退市的一步。

1月13日,汇源果汁发公告称,联交所上市覆核委员会于2020年12月9日举行覆核聆讯,以覆核除牌决定。2021年1月5日,上市覆核委员会通知公司其已决定维持除牌决定。

汇源果汁董事会表示,对上市覆核委员会的决定失望且不同意有关决定,董事会认为公司已尽最大努力及已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尝试满足复牌条件。

2021年1月6日,联交所告知汇源果汁,公司上市公司地位将于2021年1月18日上午9时起正式被取消。

01 朱新礼的创业路

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是出名的农民创业者。上世纪90年代,他辞去公职,接手了山东沂源县里一个亏钱的水果罐头厂,这家工厂就是汇源的前身。

创业之后,朱新礼把目标锁定在了浓缩果汁领域。他的想法是利用沂蒙山区丰富的水果资源,把罐头厂改成果汁厂,出口国外。

当时,只有德国拥有现代化生产浓缩果汁的设备。朱新礼为了进口设备,自己只身一人去了慕尼黑食品展览会,并带回来一台先进的浓缩果汁生产设备。

为了得到更好的发展,朱新礼还把企业搬到了北京,在中央电视台做起广告。一句“有汇源,才叫过年”让汇源果汁走进无数家庭,成为红极一时的“国民果汁”。

2007年,汇源在港交所创下最大规模IPO纪录,上市当日涨幅就达66%,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

2008年,朱新礼56岁,经营汇源集团整整16个年头。如履薄冰的创业让他有了“退休”的想法,他在媒体面前抱怨道“做汇源确确实实是辛苦,没有比它更辛苦的事了。16年了,我就没有休过一个星期天、一个春节,我从来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这时,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伸出橄榄枝,想要收购汇源果汁。对此,朱新礼也十分乐意。他当时的想法是:可口可乐做果汁,自己做果业。汇源的浓缩汁和果酱将是可口可乐全球唯一供应商。

朱新礼觉得,“如果收购成功,我一下子就跟着它进入到世界100多个国家去了,靠我自己做是很难的,10年,甚至一辈子我都打不进这世界170多个国家。”

可惜,这场看似双赢的并购,由于涉及垄断问题,遭到商务部禁止。自此之后,汇源果汁一蹶不振,股价暴跌、连年亏损。

02 积重难返

2009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营收规模从28.5亿元上升至57.6亿元,但净利润巅峰时才有3亿元左右,2014年、2015年净利润分别亏损1.3亿元及2.3亿元。

更惨的是,汇源果汁的利润中有相当大部分来自政府补贴和出售资产。

2011年至2016年间,汇源果汁“其他收入”分别为2.6亿、2.8亿、3.4亿、1.1亿元2.2亿元和1.45亿元,在年报中,公司表示,其他收入主要是政府补贴。

以2013年为例,当年汇源果汁净利润2.3亿元,这其中包括其他收入3.4亿元,处置成都和上海工厂收益的4.3亿元。

所以,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很难看。2009年至2016年,7年间,汇源果汁仅在2010年盈利2450万元,其他年份均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4年亏损最多,达5.8亿元。

2018年4月,因为向关联公司违规提供近43亿元违规贷款,汇源果汁被勒令停牌。两个月后,港交所列出复牌条件,要求汇源果汁进行严格自查,以证明管理层诚信,公布欠缺财务业绩并说明审计修订等。

然而,汇源果汁至今依旧没能公布业绩,违规贷款的事儿也没能给公众一个交待。所以,公司也走上了摘牌退市的道路。

2019年4月,汇源果汁曾发公告称要与天地壹号合作,如果合作成功,汇源果汁也能暂时缓解债务危机,但这场合作最终“流产”。

错过卖身可口可乐的良机,是汇源坠落的外部原因。除此之外,汇源果汁公司内部管理也经常受人诟病。

外界议论最多的是其家族式管理,以及朱新礼在汇源内部的绝对权威。曾有汇源果汁的前员工向市界表示过,他最难忍受的是公司制度的随意性。

这点从汇源果汁的人员动荡可见一斑。

2011年至2017年,汇源果汁的员工数量先是两年内从10000余人降至7000余人,仅2013年至2014年,一年之间,员工人数从7000余人猛增10000人,至17000余人。

2016年年报显示,汇源果汁共有员工4266人,比2014年少了整整13470人。

在错失机遇、管理不善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下,曾经的果汁大王如今也不复昔日风光,只能走上停牌退市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