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董事长被查、两名前高管被立案!62年老牌企业怎么了?还有多少雷?
财经

原董事长被查、两名前高管被立案!62年老牌企业怎么了?还有多少雷?

2021年01月28日 06:16:31
来源:券商中国

2021年首月尚未结束,广州浪奇这家始建于1959年的老牌日化企业已面临“年关难过”的局面。

1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其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在此之前,2020年11月,广州市纪委监委宣布,傅勇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而傅勇国正是广州浪奇的前任董事长。

2020年9月底,广州浪奇“5.72亿元存货不翼而飞”的消息曾一度引发市场侧目。当年7月,陈建斌和王志刚即双双离开广州浪奇,时间上颇为凑巧。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广州浪奇库存存疑的金额也攀升至8.98亿元,相关涉嫌犯罪行为仍在调查当中。

伴随着一路“雷声”,广州浪奇的股价也不断下挫。自2020年9月至今,广州浪奇股价已然腰斩。截至1月27日收盘,广州浪奇股价为2.83元/股,当日微涨0.71%,总市值仅为18亿元。1月8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正式对广州浪奇进行立案调查。

在前任高管们出现“窝案”遭遇调查之际,广州浪奇的存货黑洞将由谁“买单”?其当前诉讼缠身、债务逾期的窘境又何时能够得以缓解?

前任总经理+董秘遭立案调查

自“5.72亿存货不翼而飞”的奇葩新闻传出后,广州浪奇这家于1993年上市的老牌日化企业重新回到市场关注焦点,在近期更是呈现“一雷高过一雷”的局面。

1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其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在此之前,1月26日,《广州日报》对此事已有报道:据可靠消息,广州浪奇原董事长傅勇国、部分中层管理人员因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部分社会人员所控制企业在与广州浪奇开展业务过程中谋取非法利益提供帮助,并收受对方贿送财物,正在接受纪律审查监察调查。在此过程中,还发现广州浪奇部分人员涉嫌与社会人员内外勾结套取上市公司资金,对此监察机关、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侦查之中。

虽然上述报道与广州浪奇信披内容并不完全相符,但结合来看,仍可透视出广州浪奇存货失踪背后的利益勾连。

在发现存货丢失不久,2020年9月底,广州浪奇曾披露称,其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后续将通过诉讼等方式依法维护公司权益。而随着案件的不断深入,涉案的相关方也不断浮出水面。

2019年5月,广州浪奇原董事长傅勇国因“工作原因”,向董事会递交辞职报告并辞去一切职务。2020年11月,广州市纪委监委宣布,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傅勇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傅勇国提出离职后,2019年9月,广州浪奇监事会主席、职工监事史洪方因工作原因辞职,一个月后财务负责人、财务总监王英杰也因到法定退休年龄不再担任公司职务。

2020年4月,陈建斌因工作调动辞去总经理职务,但仍继续担任董事、副董事长。三个月后,陈建斌于2020年7月30日卸任董事、副董事长、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当天,除陈建斌之外,董事会秘书王志刚、董事符荣武等人也纷纷离职,广州浪奇董监高团队实现“大换血”。而在不到两个月后,广州浪奇即上演了存货失踪的闹剧。

对于此次前任总经理和董秘遭遇调查,广州浪奇表示,针对贸易业务涉及的存货风险、应收预付等债权债务、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及违法违纪的有关事项,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的调查和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广州浪奇将积极配合监察机关等有关部门,以查清事实真相,维护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和利益。

“黑洞”扩大至8.98亿元

广州浪奇存货的“不翼而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监管的不断问询中,事情逐渐变得清晰,而其存货及其他账实不符的“黑洞”也在逐步扩大。

2020年9月底,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其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根据仓储合同,广州浪奇在两家对手公司的库区分别存储4.53亿元、1.19亿元存货,但却无法展开货物盘点工作。而在沟通之下,两家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此后,两家仓储公司均宣称“未签订仓储合同”、“没有看到货物”等,对存货情况矢口否认。此外,相关对手方缺少仓储资质、公司破产、存储地址与广州浪奇参股公司一致等诸多问题一再被媒体曝光。

那么,实情究竟如何?根据广州证监局调查,2019年7月,广州浪奇与辉丰公司签订了4份《仓储合同》,与鸿燊公司签订《物流外包仓储合同》。2020年1月,广州浪奇工作人员会同审计人员对存货进行了实地盘点。2020年3月至7月期间,鸿燊公司先后5次通过《瑞丽(鸿燊)盘点表》对存放物料种类及数量予以确认,辉丰公司先后4次通过《辉丰盘点表》对存放物料种类及数量予以确认。

而在2020年5月、8月,广州浪奇工作人员先后两次前往辉丰仓、瑞丽仓开展存货盘点,其中对辉丰仓存货,因与辉丰公司未联系好未能进入仓库实施盘点;对瑞丽仓存货,因仓库现场条件简陋、储罐无取样口而未能完成盘点。至2020年9月,两家公司在回函、访谈中开始表示未签订合同或未存储货物。最终,广东证监局以未及时履行信披义务,对广州浪奇及相关负责人出具警示函。

在2020年9月发现库存货物存在风险后,广州浪奇组建了存货清查小组开展全面核查。截至2020年年底,广州浪奇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

具体来看,广州浪奇在四川库存的大量磷矿、磷矿粉无法核查,且2428吨黄磷被存储方私自销售。除了存货外,广州浪奇还对相关方共有1.35亿元的应收预付款,已全部逾期。而上述存储、交易的公司实控人均为姚之琦,已因涉嫌犯罪被广州警方立案侦查。

4.49亿土地补偿款遭冻结

伴随着一路“雷声”,广州浪奇的股价也不断下挫。自2020年9月至今,广州浪奇股价已然腰斩。截至1月27日收盘,广州浪奇股价为2.83元/股,当日微涨0.71%,总市值仅为18亿元。

而颇为吊诡的是,在存货去向不明、公司诉讼缠身之际,广州浪奇曾在2020年11月和12月两度拿下两个涨停板。从消息面上来看,这与其预计可获的一笔巨额土地补偿款相关。

2020年11月,广州浪奇公告称,其已取得广州土发中心《土地移交确认书》,在调整会计确认方式后,该次交易预计实现税前收益约22.47亿元。虽然广州浪奇的财务处理方式招致监管的多方问询,但对于股民来说仍是重大利好。

然而,进入2020年10月以来,广州浪奇各类诉讼、仲裁层出不穷,且由于债务屡次出现逾期,导致其多个银行账户、子公司股权被冻结。1月11日,广州土发中心向广州浪奇发出函件,称其按照相关法院要求,已划拨补偿款2.06亿元、冻结补偿款4.49亿元,故暂时无法向广州浪奇支付剩余补偿款。

在各方陷入混乱之际,广州浪奇的信披质量再次遭到监管的质疑。2020年12月,深交所曾向广州浪奇下发监管函,涉及四大信披违规:

第一,未及时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违约情况。

广州浪奇在2020年3月、8月、9月出现部分商业承兑汇票、应付保理款逾期的情形,但直至9月25日才对债务逾期情况作出披露,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

第二,未及时充分披露相关存货涉及风险情况。

关于存货问题,广州浪奇在知悉辉丰公司回函否认签订存储合同、确认辉丰仓没有存储货物,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否认保管、运输过公司货物,相关存货存在重大风险的情况下,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未充分揭示相关风险。

第三,未及时披露收到土地移交确认书。

2020年11月14日,广州浪奇公告称其已于10月29日取得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土地移交确认书》,但直至11月14日才披露信息,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第四,对土地收储事项会计处理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

广州浪奇对土地收储事项会计处理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且对公司利润影响重大,对投资者决策产生一定误导。

1月8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正式对广州浪奇进行立案调查。

在前任高管们出现“窝案”遭遇调查之际,广州浪奇的存货黑洞将由谁“买单”?其当前诉讼缠身、债务逾期的窘境又何时能够得以缓解?市场将继续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