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创涉黑案“过堂”,创始人张伟命运未卜
财经

中科创涉黑案“过堂”,创始人张伟命运未卜

2021年02月23日 20:21:14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晏耀斌 深圳报道

在“失联”26个月后,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创”)实控人张伟站到了被告席上。

2021年2月1日,深圳中院开庭审理深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的张伟、韩作纪等19名被告人和中科创等4个被告单位的涉黑案,第一被告人张伟被指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吸收存款、强迫交易、寻衅滋事、虚假诉讼、敲诈勒索、聚众斗殴等11个罪名。

不过,在李华楠判决揭晓后,曾以李华楠作为“保护伞”、张伟等实施犯罪而启动的深圳最大的涉黑犯罪集团,在深圳中院审理过程中的有关程序问题,引发了一定的争议。《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获得的相关司法材料显示,起诉书指控张伟行贿李华楠62万元的内容与李华楠判决书内容一致,但并未提及“保护伞”的问题。

因卷入李华楠案件,张伟则面临了多项罪名指控,并被公诉机关建议没收全部财产。在开庭第一天,因审理程序问题遭到被告人和辩护人的强烈质疑,控辩双方各自表达自己的看法,庭审气氛激烈,中科创这个在如今的深圳显得有些特殊的企业,和创始人张伟的命运一起,引发着各方的关注。

庭审当中,张伟的辩护律师提出了该案的近十个程序性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等深线》记者致电相关司法部门,但并未得到答复。

因“行贿”被抓

开庭前,张伟等涉黑已由公安机关侦查了两年多。

2018 年11月底,中科新材(现更名为ST禾盛)实控人张伟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当时有媒体援引相关消息源称,张伟涉嫌向李华楠利益输送几千万元,后者成为其“保护伞”。

61岁的李华楠,长期在深圳担任中院院长等政法系统要职。2015年5月,李华楠任深圳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次年7月兼任光明新区党工委书记。2018年10月9日,广东省纪委对外通报,李华楠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等深线》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李华楠于2018年10月19日被留置,2019年4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0日被逮捕。后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李华楠收受正顺资本、皇庭集团等公司有关负责人财物人民币2663万元、港币1010万元。

2020年7月26日,李华楠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其中,判决书记载,为当选深圳市第五届人大代表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不予立案,张伟向李华楠行贿数额折合人民币62万元(包括65万元港币和10万元购物卡),

2019年4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对外公告称,近日打掉了以中科创法定代表人张伟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在深圳市检察院的张伟案起诉书中,张伟被控行贿罪的金额与李华楠判决书中记载一致。不过,李华楠案判决书和张伟案起诉书均未提及此前被高调宣传的保护伞问题。

在一审中,包括管辖和合议庭组成方式等相关程序问题引发激烈争议。是否涉及黑恶势力与保护伞,一方面与中科创创始人张伟的命运休戚相关,另一方面,也关乎张伟家族的财产处置问题,一时之间,甚为敏感。

张伟,是绕不过去的人。

南下创业

出生于1972年的张伟,于1994年退伍后从黑龙江孤身闯深圳,从在写字楼当保安,到白酒推销,然后成立公司,产业一步步做大。

中科创系始建于2004 年,实际控制人拥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有100多家。张伟在资本市场上成名是其2014年期间凶猛举牌新黄浦,他还曾涉足天目药业股权争夺。

张伟的发迹主要分为三个阶段。1994~2006年,张伟在退伍后从黑龙江前往深圳打工,干过保安做过销售,白手起家艰苦创业,通过白酒代理获得了第一个1000万元积累;2006~2011年,张伟开始进入金融行业,先期从事资金拆借收取中介费,后成立中科创融资担保公司、中科创小额贷款公司,并获得了多家银行的巨额授信,客户达到7000多个,积累担保总额200亿元左右,每一单赚3%的佣金,赚了6亿元左右。

88财富网出现在张伟创业的第三个阶段。2011年,张伟认为传统业务坏账风险太大,就转向创新金融,成立中科创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主要做私募基金的募集和投资管理,帮助十几家企业发行私募产品。在互联网+概念下,2012年中科创财付通网络金融有限公司、2013年88财富网上线,张伟正式进入P2P领域。

经过多年发展,张伟围绕中科创打造了网络金融、财富管理、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资产管理、保险经纪以及众多的基金合伙企业等。2016年,张伟通过创办中科创资产成为上市公司禾盛新材控股股东及实控人,禾盛新材更名为中科新材。

张伟曾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并任职深商总会会董、获得“深商风云人物”、当选为深圳市人大代表等,因购买私人飞机而名头更盛,一个南下青年至此成为深圳创业的标杆。张伟曾在2015年接受《投资时报》记者专访时称,整个中科创的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达到312亿元。

多次退回补侦

张伟案庭审的第一天,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就出现了争议。据现场律师介绍,2月1日,双方为了回避权问题,用整整一上午的时间表达控辩双方的看法。张伟等被告人的律师向《等深线》记者称,其发言屡屡被法官打断。

记者了解到,此后,张伟和其家属当庭解除了对两位辩护律师的委托。在次日的庭审中,第二被告人韩作纪和家属也当庭宣布解除了对两位辩护律师的委托。

张伟作为被指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领导者,需要对全案19名被告人的所有罪行负责任。依据法律规定,被告人没有律师必须休庭,待其另行委托辩护人后再开庭,但张伟和韩作纪先后被法警带离看守所视频审讯室之后,庭审继续推进。

作为重要案件,有关司法部门对于中科创案件的侦办,表现得较为严谨。记者掌握的司法材料表明,作为公诉一方,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三次要求案件侦办方补充多项有关涉黑方面的实质性证据,其中一次是在审查批捕阶段,两次是在退回补充侦查阶段。检方认为,该案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非法控制特征、经济特征等方面欠缺证据。

不过,2020年1月9日,此案被起诉到龙岗区法院。

记者多方核实的信息表明,在起诉之后,与检方一样,龙岗区法院也提出了详细要求,要求补充搜集有关证据材料。在这样的情况下,于司法程序角度而言,该案的司法材料中,一直未有明确“侦查终结”的程序表示。

2020年8月,该案再次被龙岗区法院退回到龙岗区检察院,龙岗区检察院随后将该案移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重新审查起诉,案件管辖权升级。2020年8月17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在其公众号发出给本案被害人的权利义务告知书。

此后,该案的多位辩护人即开始联系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递交辩护手续,要求阅卷,特别是该案追加起诉的新的案卷材料。不过,相关律师告诉记者,至9月中旬时,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仍然没有允许辩护人阅卷,理由都是案卷尚未扫描完成。

不过,9月9日下午,该案的辩护人接到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电话通知,称该案将于9月15日起诉到法院,至此案卷多达516卷。在案件进入审判程序后至本次开庭前,控方又陆续补充了近10次案卷材料。据此,庭审中,律师以审查起诉阶段未能保障听取律师意见、未能保障阅卷权等为由抗辩,指出移送起诉后还在不断补充卷宗,律师根本没有时间阅卷。

庭审第二天,即2月2日,深圳市检察院再次补充移送了4本案卷。

没收全部财产

一切最终归于零。

深圳市检察院向深圳市中院提起的涉案财产建议书载明,根据《刑法》以及《关于办理黑恶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理若干问题的意见》,因张伟等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建议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没收财产名录中包括房产、股权、存款,还包括价值3550万美元的空客319—115型号私人飞机,以及腰带雪茄等。

张伟等辩护律师认为,张伟案不符合黑社会特征,对企业资产的查封扣押和冻结,要严格按照法律规定,避免过度扣押,避免超期扣押,避免打击扩大化。“深圳司法部门恪守法律公正,才能与深圳全球标杆城市内涵匹配。”

根据公安机关的统计,88财富网共发行951个产品,出借户63,543户,借方会员57名,募集资金是56.6亿元,截止到2019年11月已经清偿了全部本金,无一人主张拖欠。

88财富网是中科创财付通网络金融有限公司的线上P2P平台。借势国家鼓励金融创新政策,88财富网出现在第一轮P2P平台爆发期。

伴随着E租宝等平台暴雷,行业整顿措施不断出台。2016年8月,原银监会、工信部以及公安部等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备受期待的P2P行业监管细则正式落地。为了让P2P行业得到规范和有序撤出,《暂行办法》给网贷行业留出了18个月的整改期。

经过持续不断的整顿,整个行业进行了一次洗牌,绝大部分P2P机构被淘汰出局。截至2020年9月末,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5000家,压降到6家。

在整个P2P行业生态中,88财富网是个不起眼也不活跃的平台。这家隶属于中科创财富通网络金融有限公司的P2P平台,2012年开始筹划,2013年正式上线,2017年初宣布停业。不过,与其他平台不同的是88财富网未出现一笔融资拖欠。

张伟被指控非法吸收存款罪,也因李华楠案件和P2P业务不存在拖欠,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引发争议。“在P2P行业普遍爆雷的局面下,这是相当难能可贵的,有效地避免了群体性事件和不稳定因素的出现。”张伟的辩护律师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