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暴涨!深莞企业“压力山大”:我做工厂十几年,从没这么涨过
财经

原料暴涨!深莞企业“压力山大”:我做工厂十几年,从没这么涨过

2021年02月25日 19:29:36
来源:证券时报

“我做工厂十几年了,印象中没有这么涨过,不是一个品类涨,是大部分品类都在涨;不是涨3、5个点,而是10%、20%的涨。”在深圳宝安经营一家通讯电子企业的胡女士向记者表示。

铜和油是两种最重要的工业原料,分别号称工业的筋骨和血液。今年以来,包括铜、石油在内的多种原材料价格出现大幅上涨,记者从深莞地区多家制造业企业处了解到,大部分企业迎来涨价潮,面临较大的成本上升压力。

成本陡然大增

“原料暴涨!新老客户下单前请先询价!” 东莞市高素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徐先生在朋友圈里广而告之,需要根据原材料涨幅重新确定产品售价。

今年一月份至今,石油价格持续上涨,WTI原油期货从1月末的52.1美元/桶,涨到目前的62.65美元/桶,不到一个月涨幅达到20%。

徐先生的工厂主营产品是拉伸膜,主要原材料是原油中分离出来的聚乙烯。此前两年,他都有在春节前提前备货,但前两年节后聚乙烯价格都出现了下跌,因此今年春节他就没有囤货,虽然知道现在价格在高位,也不得不进货,“昨天刚进了一车货,已经到了9000多元/吨。”他向记者翻看进货数据显示,1月中旬价格是7800元/吨,一月底到了8050元/吨,2月初8500元/吨,现在9000多元/吨。也就是说,一个月涨了1000多元/吨,而且用量大,他上个月一台机器平均要用到165吨的聚乙烯,成本陡然大增。

材料涨了,产品自然水涨船高。他目前已经在零售渠道和电商渠道提价,但主要的销售群体——协议定价客户没有办法及时提价,因为这类客户在合同期内无法单方面提价。

“目前我们已经向客户提交了涨价材料,客户收到材料之后需要核实、比价、上报审批等等,一套流程下来至少需要两个月。”徐先生表示,现在是出货量越大,心情越沉重。

“虽然以前也到过上万元/吨,但是涨得没有这么急这么快。”徐先生表示。记者了解到,此番国际油价暴涨,最直接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在1月初召开的OPEC+会议上,沙特阿拉伯意外宣布将单方面超额减产原油100万桶/日。二是春节以来美国遭遇大面积的极端寒潮,制约了原油生产,节后几天美国的产量每天减少300万桶,不过这个随着电网恢复正常得州石油行业重启生产,极寒天气引发的供应中断将逐步消弭。

短期影响虽然逐步消除,但目前看涨原油的机构不少,不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今年世界石油平均价格为65美元/桶 ,最高可能触及80美元/桶,高盛和摩根大通更是预测,今年油价有机会突破100美元/桶。

上游涨价,下游想降价

正月十二,是张女士位于深圳石岩的外贸音响厂节后开工的日子,本是开开心心给工人发开工红包,但是供应商应接不暇的涨价通知让她有点开心不起来,电阻涨15%,彩盒涨20%,膜类涨10%……很快,客户发来询价单,1000台东南亚的音响订单需求需要她尽快报价,她在计算了涨价成本后,直接把成本上涨部分加在原有价格上给出了报价。客户很久都没有回复,她怯生生地作出解释,这个也涨了,那个也涨了。客户表示这个价格太离谱了,没法做。

“原材料说涨价就能涨价,但我们很难涨,客户还希望降价呢,说国外疫情严重,购买力下降。这样下去,肯定会影响我们的订单情况。”张女士无奈地说道。

在宝安沙井从事无线耳机业务的周先生则表示,有听说部分品类产品涨价厉害,但还没有传导到他这一层,主要是供应商一般都有2个月左右的库存,可以顶一段时间。不过,他已经听到供应商在叫苦,“一天一个价,有的已经不接单了。”

“涨很多,生意没法做了。”在深圳、东莞两地从事PCB贸易业务的刘小姐,打开微信就看到供应商的头像在闪烁,这些天来,这样的诉苦已成为日常,要么就是甩个原材料涨价的新闻链接过来,背后的潜台词刘小姐很明白:为涨价作铺垫。虽然明白,但她也不敢捅破,自去年9月以来,已经历了多轮涨价,再涨价客户会抵触。而供应商的难处她也理解,原材料已经涨价近20%,供应商只向她涨价了10%,她又向客户涨价10%,“但是,老客户没办法涨10%,有的量大的客户,一分也不能涨,只能我自己让利,有的可以协商到5%,本来利润就薄,如果再涨价,我没有利可让了。”

但是,涨价并不会因为她的回避而消失,在发稿前,刘小姐给记者发来微信,供应商已正式发涨价函给她,几种PCB板将从3月1日起分别涨价25%、15%。

涨价会否持续?

原材料涨价会否持续,成为受访企业主最为关心的话题。

2020年6月以来铜等基本金属价格快速上行,目前LME铜价已经高于9000美元,触及近8年新高。此外,镍的价格自2014年以来首次超过每吨2万美元,铁矿石的交易价格则超过每吨175美元,接近10年来的最高点。

高盛公司估计,由于产量未能跟上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需求,铜市场正迎来10年来最大的供应短缺(32.7万吨)。在新冠病毒疫情暴发后,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消费正在逐步回升。为反映“稀缺定价”前景,高盛已将铜的12个月后目标价上调至每吨1.05万美元,这将是历史最高水平。

中金公司2月24日发布研报指出,原油价格上涨是一件大概率的事情,此外还将通过成本推升的方式直接带动塑料、PTA等商品价格上涨。此轮油价上行的核心在于需求端复苏预期的驱动,与铜价上涨存在正相关关系,宏观逻辑上,上半年铜价有望继续上行。

作为最重要的工业原料之一,原油和铜价飙升正向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传导,被视为这一轮“再通胀”行情的导火索。近日,包括正新、米其林、佳通轮胎、中策橡胶、赛轮轮胎在内的多家轮胎企业先后宣布,因原材料价格上涨,将上调部分产品价格。不久前的1月下旬,已有10余家企业接连发出轮胎产品涨价通知,涨幅多在2%至6%不等。

从产品涨价原因上来看,上游化工原材料涨价依旧是推动本轮轮胎涨价的根本因素。春节期间,作为轮胎主要原材料的合成橡胶、氧化锌、促进剂、天然橡胶等现货及外盘价格上涨,带动全钢胎原材料成本上行,机构预计,基础化工行业方面,化工品涨价潮未来有望持续一段时间。

家电行业中,原材料成本占经营成本的比重多数为70%-90%,原材料大涨一度引发家电股暴跌。2月23日,美的集团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如何应对包括铜在内的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风险”提问时表示,原材料上涨是全行业面对的问题。